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系统〗魔教教主上位史 > 章节目录 分第15部分阅读
    开始,这里每天早上的热闹程度堪比菜市场,总是吵吵闹闹讨论着最佳的因对方案。

    教主在中毒之后,无形中添加了一分压力。

    值得庆幸的是,李阳逆这个颇有威望的前教主此时正在教中。

    今天的议事厅格外的安静。就在前一秒,李阳逆宣布季枫元将成为磨脚的代理教主。

    李阳逆坐在最上方象征教主权威的位置旁边,霸气外漏双目不怒自威的望着长老,堂主,队长一干人等,“你们此事可有异议。”

    被李阳逆这样一问原本有意义的也变成了没有意义,下面的纷纷摇头,“没有,没有异议。”

    李阳逆满意的颔首,今天的会议也就正式开始,依然有李阳逆主持,下面的众人开始依次汇报。 href=〃.l.〃 trget=〃blnk〃.l. 平南文学网

    季枫元就站在李阳逆身后,全然成了观众,没有一个人询问季枫元这个代理教主的意见,也没有一个人想到教主不在,还有个新上任的代理教主。

    季枫元和杜庆柏悄悄对视一眼,看来,李阳逆在魔教的地位,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高,还要重。

    在李阳逆的主持下,早会进行的有条不紊。

    杜庆柏竖耳细听,之前他对魔教的格局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现在听了一个内部会议,对魔教各个部门的职务分配,运转情况已经基本有了了解。

    郁郁葱葱的山间清晨,空气清新随意的深呼吸就能闻到刚才的清香,瞭望台之上,夜里值班的弟子睡眼朦胧的进行着换班前的最后一次眺望观察。

    今天的桃花山和往常石三子每天看到的一样,鸟语花香中透着祥和,忽然,石三子的视线中出现了一队人,足足有百八十人,石三子紧绷了一个多月的神经,一下就蹦到了极致。

    “敌袭,敌袭。”他扯开了喉咙大声的发出尖锐的音调,表示敌袭的钟声震彻山谷。

    巨大的钟声骤然响起,会议室的人自然是听的清楚。

    “发生了什么事谁在敲警钟”最外围的队长小白,是整个魔教的第一关卡。外人想要进入魔教,就必须经过他。所以此时最紧张的就数他。

    “不是说八大门派的明日才到吗”有人看向来风灵堂的新任堂主印子。

    印子猛然跪倒在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李阳逆说,“回李前辈,今早收到的消息,八大帮派的人马今早抵达大同城,不会有无,请李前辈定夺。”

    李阳逆看不出喜怒的目光在印子身上短暂停留后移向季枫元,“你带着他们去好好的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魔教的门里已经汇聚了好多的人,有的明目张胆的站在那里小心戒备,有的藏身暗处方便偷袭。

    石三子在瞭望塔上看到的百十号人已经越走越近,石三子紧了紧手中的刀,心脏狂跳,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的。“他娘的,终于能够好好打一场了。”

    和石三子有一样想法的还不在少数,戒备戒备,一直戒备,眼睁睁的等着敌人找上门的来杀的感觉让这一群热血自由散漫惯了的汉子感到憋屈。

    “可不是,这一个月真的够了。”

    季枫元、杜庆柏印子,小白四人先后用轻功赶到。

    那百十号人走走停停居然还没到,白队长已经去了解情况,布置拦阻事宜。

    “我去前面查看一下。”印子焦急的看着前方,眼看着就要冲出去。如果真的是情报有误印子的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就不知是热的,还是紧张的了。

    “你轻功不行,会被发现。小杜,你去。”刚才来的路上,季枫元已经注意到这个风灵堂堂主的轻功,放在江湖上可以称得上是一流,也只是一流。

    进来经常和杜庆柏比试轻功的季枫元知道,杜庆柏此时的轻功只怕天下难敌,称为天下第一也不为过。

    杜庆柏看了一眼前方,点点头。百十号人,一旦被发现就意味着无法不可能全身而退。

    印子的脸一下扭曲了,虽然他向来认为自己刀术见长,轻功放在风灵堂也不过是一般的水平,可是就是这个一般的水平,放在江湖上也是一流。“季枫元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我的轻功不如你的仆人,你少”瞧不起人,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也就永远没有了说完的机会。

    杜庆柏的身影徒然在印子眼前消失了,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杜庆柏的动作。四处寻找,根本无法找到那个仆人的身影。

    readtextc;

    “他他他他真的是你仆人”印子惊得合不拢嘴,不敢相信这样厉害的人居然只是一个仆人,看着季枫元问。

    季枫元看了一眼印子后,视线回到了大门外的小路,已经做好了随时出剑的准备。一旦前方发生什么,他能及时做出反映。

    杜庆柏运着轻功,飘飘忽忽、悄无声息的落在一颗树冠之上,杜庆柏疑惑的看着那百十号人从树下走过,有说有笑。

    不对,气氛不对。

    仔细去听下面人的交谈,杜庆柏微微勾起唇角。原来这些人是

    白队长已经布置好布防,回来后却发现印子好好端端的站在季枫元身边,反而是季枫元的仆人不知去了何处。

    “什么情况。”一队长小白低声问印子。

    “季枫元派仆人去查看情况,还未回。”

    “原来有人去查看了,我说你怎么还在” 小白一想,不对呀“你说什么季枫元的仆人”小白看着印子,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印子看着小白的样子,心里已经笑疯了,面上却一本正经的问。“有何不可”

    \"你说有何不可”小白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此时的心情了,指指季枫元,又指指印子,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他,他你,你,你”

    印子还想再逗一逗小白,可惜杜庆柏已经笑容瞒面的落在了两人之间。

    “啊你怎么出现的。”小白吓得倒退了一大步。

    杜庆柏茫然的眨眨眼再眨眨眼发生了什么了吗怎么就一会儿,他就变成小怪兽了吗居然有人被他吓到。

    印子看着两人的反映,已经笑到直不起腰,在地上打滚了。

    第56章

    这人,今天出门忘吃药了吧

    这样想着,杜庆柏走到季枫元身后。

    “如何。”季枫元问。

    “不是敌人。”

    印子缓慢的从地上爬起,轻咳一声止住笑,眉头紧皱,“你说不是敌人”

    “如果不是敌人,是什么人会这个时候上山”小白目光沉沉的看着杜庆柏反问。

    杜庆柏看出了小白眼睛中的不信任,挑唇一笑。“自圣教除了总坛的这些人难道就没有别的人了”

    被杜庆柏如此已提醒,小白和印子先是疑惑了一下,后猛然想到异口同声夹杂着兴奋和激动的说,“是三个分坛的人。”

    “应该是吧我只听他们说,已经多年未回总坛什么的,一路上还和穿着自圣教弟子衣服的人有说有笑。”杜庆柏虽然没有给出确定的答案,可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这个时候分坛的人回来,寓意为何还用说吗

    小白什么话也没说,可是就那嘴已经裂到太阳丨穴了。

    印子走了几步,走到最前面,嘴里念念有词。“怎么还不来,太慢了吧”

    在印子殷勤的期盼下,百十号人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停在了一个弓箭射不到的安全距离。

    印子一看,一爬大腿。“嘿果然是自己人,知道再走就越界了。”

    readtextc;

    百十号人中走出一人,手上拿着两面小旗,蓝底红边很是鲜艳。站在队伍的嘴前方开始动作。

    那人一套动作做完,小白和印子整齐划一的看向对方,点头。

    印子迫不及待的去迎接在教里遇到困难回来的教众了,

    “戒备解除,各回各位,严阵以待。”小白大声下令。看着周围瞬间萎靡的教众,小白哪里不懂这些人的心思。“都打起精神,想打架,过了明天有你们打的,就怕到时候把命搁下。”

    “为了圣教,为了保护我们的家,我们的亲人把命搁在这里算什么,我们不拍。”树丛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句,这应该是个弓箭手。

    “对,我们不拍。”

    “家没了,家人死了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就等明天那帮子伪君子一到,就干他娘的,让他们有来无回。”

    最外层的,也是魔教最底层的人,他们没有高强的武功却又一颗沸腾的心。他们加入魔教的理由千千万,可是他们已经成了魔教的一员,是魔教收容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个家。

    小白满意的点点头,这都是他手底下的汉子呀“好,那帮龟孙子一上来,我们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好。”

    “好。”

    “好。”

    震天的响声,好像就要冲破天际。

    高亢,带着必死决心的声音,让杜庆柏都热血沸腾起来,整个人蠢蠢欲动。

    季枫元目光放在远处的印子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杜庆柏没有迟疑的靠近季枫元,双唇落在季枫元脸颊上,一碰即走。

    季枫元看了眼杜庆柏一眼,双颊飞快被红色侵占,就连耳尖都是红彤彤的。瞪着眼睛,又羞又恼的样子看在 杜庆柏眼中简直可爱到爆,忍不住又要往前凑。

    “有人。”

    杜庆柏刷的一下退开。眼睛四处乱瞄,发现根本没人在看他们。一帮子人沉浸在胜利会师的喜悦中,一帮人正豪情万千的无闲顾及其他。

    杜庆柏捂着颈窝处,季枫元呼出的热气刚才喷在了那里。红着一张脸看着季枫元傻笑。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人这么亲密。

    “可惜了,我现在是你的仆人。如果就不用怕被人看到。”杜庆柏拉拉季枫元的手,小声的嘟囔。

    季枫元心情忽然好了,因为看到魔教众人的团结而产生的怀疑与落寞一扫而空。难得的笑,出现在季枫元脸上,转瞬即逝。

    杜庆柏也跟着笑,笑容傻傻的,看着季枫元的眼睛闪闪亮亮的。

    印子带着分坛的百十号人物已经走到了大门下。

    一干人等自然是有说有笑,印子向季枫元和小白介绍了三个分坛坛主。

    小白只是队长,还是近两年才升为队长的,这三位坛主才没见过,印子和这三个都是熟人,“走,我带你们去见李前辈。”这不,已经热情的拉着三人走了。

    三个分坛其余的人都留在原地休息。

    议事厅的人还没有散会,众人一看去的时候是4个人,回来的时候居然变成了7个人,多出来的三个人居然还有点面熟。

    readtextc;

    等众人再一细看,不是教众的分坛坛主吗

    坛主和堂主不同,魔教的坛主并不为外人所知道。他们隐藏在市井之中,可以说是掌握着整个魔教的经济命脉。

    这三个人这个时候回来,众人和小白印子想到一块去了。

    纷纷给出笑容,表示热烈欢迎。

    唯独李阳逆冷冰冰的目光落在跪在他面前的三个坛主身上。“起来吧先站到一边,你们的事之后再说。”

    怎么了态度不对呀

    三个坛主面面相觊,一旁的众人也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

    “季枫元,印子,小白你们可知错。”

    李阳逆怒气冲冲的爆喊一声,印子和小白整个人都抖上三抖,低着头齐声道,“属下不知。”

    李阳逆的眼睛掠过季枫元,“不知哼,好好想想本座之前说了什么。”

    你带着他们去好好的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之前李阳逆的原话,两人被这么一问都想起来了。在场的众人也想起来了,目光刷的一下看向季枫元。

    季枫元安若泰山,腰背挺直的站在那里。

    小白不善的瞥了季枫元一眼,“属下知错。”

    李阳逆把视线转向季枫元和印子。“你们呢”

    在李阳逆冰冷压抑着怒火的目光下,印子缓缓低下了头。“属下知错。”

    “既然知错,分坛来的教众晚上休息的房间就交给你们打扫干净。要亲自打扫。”百十号的的住处,就算是四人一间,也需要打扫二十多个房间才能住的下。

    李阳逆的惩罚,不重也绝对不清。

    李阳逆的态度,让众人再一次的开始在心中有了计较。

    李阳逆接下来的话,更让众人知道,对待季枫元决不能像之前想的那样,当做不存在。

    “季枫元,你身为代理教主,却不约束手下,你和他们一起罚。”李阳逆这样说。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多码点的,一看表,已经4点多了。

    速度上不去,真的好悲催。

    第57章

    “季枫元,你身为代理教主,却不约束手下,你和他们一起罚。”李阳逆这样说。

    在李阳逆开口之前,谁都没想到李阳逆会说出这样的话。

    季枫元走向高台,在众目睽睽之下安然的坐在代表了魔教最高身份的教主之位之上。语调冰冷而缓慢的反问,每一字,每一句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季枫元说。

    “我是代理教主,你用什么身份罚我。”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巨变。

    上一个胆敢和李阳逆这样说话的人,如今坟头的草长得比人还高了。

    现在众人就怕他们成了遭殃池鱼,一个个低头缩肩大气都不敢喘。

    readtextc;

    议事厅中安静的可怕,李阳逆的脚步声在众人耳边响起。风雨欲来的气氛让众人更加的紧张。

    一滴冷汗顺着印子的额角缓缓滑落,印子却不敢去插。

    李阳逆去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发出雷霆之怒,而是背着手,围着季枫元周围转了两圈。

    季枫元目不斜视,安然在坐在那里。

    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骤然,李阳逆挑唇一笑,啪啪啪的掌声在整个议事厅回荡,“好,好,真的太好了。聪明有胆量,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后辈。”

    李阳逆前辈不会被气疯了把这是看到李阳逆反应后,一干魔教众人的心声。

    李阳逆却不管其他人如何想,一锤定音的道;“你可以不去,但你的仆人必须带你受过。”

    二三十个房间打扫起来是说着玩的吗

    早晨的会议一结束,杜庆柏、小白和印子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打扫工作。

    印子、小白别看他们那个样子,打扫起卫生来也不含糊,杜庆柏自然也不能落下了。三个人在一起,干活那叫一个热火朝天,期初只是印子和小白在贫嘴相互调侃,之后杜庆柏也加入到他们之中。

    中午吃饭的时候,三个人端着碗,或站、或坐、或蹲饭厅的一角。三个人的袖子都是高高挽起,头上还沾着蜘蛛网的残骸。猛一看,这就是三个不顾形象的汉子,那里还有属于队长、堂主的形象可言。

    印子咬着馒头,“小杜呀你轻功那么好,来我们风灵堂吧正好发挥所长。”

    以上的那句,已经是印子今天第n1次向杜庆柏说了。

    杜庆柏崩溃的抱头。“印子大哥,你说的不烦,我听得都烦了。求放过行吗我真的不想去什么风灵堂呀”欲哭无泪呀

    被第n1次拒绝之后,印子不气馁。拍拍杜庆柏的间,一副长辈的姿态。“好好考录一下,我过段时间再问你。”

    “不是吧还来。”杜庆柏抓狂。

    “你就答应了他吧如果不答应,他一定会问到你答应为止的。”一只旁观的小白终于说话了。

    杜庆柏还没反应呢印子一听不干了,“小白,你说什么呢在你眼中我是那种死皮烂脸的人吗”

    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印子,“你不是吗”

    一甩头,挺胸。“当然不是,这是执着明白吗”

    “嘘也不脸红。”

    “脸红了呀谁说我不脸红的,因为脸皮太厚看不出来。这就是优势”

    杜庆柏对着两个无语凝噎,这都什么人呀

    “小杜呀你轻功那么好,来我们风灵堂吧正好发挥所长。”在杜庆柏走出饭厅的时候,听到这句话,膝盖一软给跪了。

    这的跪了。

    “小杜呀你跪在地上干什么。”印子这不还一脸疑惑的问杜庆柏。

    杜庆柏一抹脸,就跪在地上不起来了。“印子大哥,印子大爷,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去风灵堂。”

    “不能去”

    谢天谢地,印子的回答终于变了。

    readtextc;

    杜庆柏点头如捣蒜,“真的,真的。”

    “好了,好了,走吧再不走晚饭前可就干不完了。”小白招呼着两人。

    这个话题先搁在一旁。

    下午,因为房间比较分散,三人就各自提着东西开始分头打扫。

    可令人疑惑的是,原本应该各自一间的印子和小白却同时出现在一个房间。

    “如何”小白把玩着手中的抹布,面色沉静的道。

    印子摇摇头。“感觉不像是奸细,风灵堂一向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如果季枫元他们企图对圣教不轨,不可能不借机会进入风灵堂。”

    经过一上午的观察,小白也同意印子的观点。

    “看来是我们会错意了季枫元向我们展示他仆人轻功高强不是要进风灵堂。”

    “只能再做观察了。”印子感叹。

    “别叹气了,如果季枫元是实心实意帮助咱们,这无疑是一大助力。”小白乐观的劝解。

    印子低着头,微微叹口气。“但愿如此。”

    杜庆柏完全不知道,印子对他的邀请只是试探,如果知道,他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印子的试探。明知道是试探也要装作不知道。

    一个房间打扫完毕,额头豆大的汗珠顺着额角滑落,他却没有理会。只是双手扶腰,不断地的扭动着酸困的腰部。

    杜庆柏今天才体会到,练武和干活真的不是一回事。

    季枫元静悄悄的出现,默默地去拿杜庆柏手上的工具。

    “不用,只有两个房间就打扫完了。你就不用沾手了。”

    季枫元也不说话,只是用那双沉默坚持的眼睛和杜庆柏对视。

    杜庆柏在季枫元的眼神攻势下败下阵。泄了气的指指扫把“好吧等一下你扫地。”

    外面的太阳已经开始缓缓西沉,晚风送来了一丝清凉。

    “今天有没有人接近你。”杜庆柏一边擦桌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他们被找来魔教,其实就那个暗中下毒的人一个活动的靶子。

    现在他们在明,敌人在暗完事都需要小心。

    “没有。”季枫元一个上午都跟在李阳逆身边,看着李阳逆处理教中事物。

    今天在议事厅,是一场没有剧本,没有事先通知的戏,一场演给所有人看的戏。

    为的就是向暗中的敌人传达一种,季枫元不只是摆设,给敌人制造危机感。

    按照单浩所说,如果没有解药,教主最多只能活一个月,现在离教主中毒已经过了半个月,时间紧急。暗处的敌人绝不会让突然冒出来的季枫元坏了好事。

    只怕在发生过上午的事情之后,今晚敌人就会有所行动。

    杜庆柏和季枫元心里都清楚这一点,两人很快打扫完房间之后赶在饭点进饭厅吃饭。

    在这里吃饭,是为了避免敌人在饭菜中下毒的可能。

    季枫元和杜庆柏一到饭厅,一下就成了全场的视觉焦点。

    readtextc;

    “这人就是代理教主”

    “代理教主怎么会出现在饭厅的”

    “真的是代理教主”

    这样的声音充斥着整个饭厅,饭厅这种地方,魔教一共有两个,一个15层也就是大家说的外层一个,610层也就是大家说的内层一个。

    这里虽然是内层,偶尔队长,堂主什么的也会出现,但代理教主这样身份的人出现在这里还是头一次。也难怪大家会惊奇的感到不可思议。

    围在人群中的施承阴测测的注视着季枫元,向他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心领神会的点了下头悄然退出人群。

    季枫元必经路上一只脚悄悄伸出,季枫元仿佛脚下涨了眼睛一样大步的跨过。

    杜庆柏撇撇嘴。“幼稚。”

    哥,其实你这个样子也挺幼稚的。

    要你管。

    “哼,一个正派的走狗也相当我们圣教的教主。”说话的是一个高瘦的精壮汉子,那只脚就属于这个人。

    因为走狗两个人,季枫元停下了脚步。冰冷没有温度的目光落在说话的人身上,那人对上季枫元的眼睛,骇然倒退一步。

    “你,你要干什么”

    “把之前的话再说一遍。”

    这人已经被吓得不光舌头打结,脑袋都开始打结。咽了口口水,“什么,什么”

    见到这人这幅怂样,季枫元感觉杀这样的人,只怕会侮辱他的剑。转身继续走。

    那人双腿一软跌坐在凳子上。

    杜庆柏凑近那人,用不大不小更好能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清楚的声音道:“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去问做出这项决定的教主,或者支持教主这项决定的李前辈。”

    杜庆柏装作一副伤脑经的看着那人,“其实,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哭喊着要我家主人当什么代理教主。如果你问出来,一定要告诉我。”

    杜庆柏一件一件退去身上的衣服,饱餐一顿之后,他现在需要再洗个美美的热水澡缓解今天一天的疲劳。

    就在他要退下最后一件遮羞布的时候,猛然间的一瞥,让他看到了眼睛看向他处的季枫元,瞬间起了心思。

    光着脚丫,无声的靠近在季枫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把季枫元扑倒在床上,狠狠地压住。“为什么不看我”

    感觉着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而来的热度,在杜庆柏目光下,故意放出冷气,用冷硬的声音道:“起来。”

    可惜他此事红红的脸颊已经出卖了他。

    杜庆柏看在眼里只觉得季枫元此事别扭又羞涩的可爱极了,面对如此美景,杜庆柏什么可能错过。

    在季枫元的注视下,他缓慢的靠近。

    耳鬓厮磨间,季枫元听到杜庆柏轻声的呢喃,“说好的,我不会放手。”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好,越来越热的时候

    哥,你真的要在我面前上演活春宫吗

    readtextc;

    懒洋洋带着调侃的声音响起,杜庆柏整个人石化了。

    天呀他怎么把这么关键的事情给忘了。

    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