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血色终章 > 章节目录 第110部分阅读
    不再挺拔。

    我的胸腔突然有些怒气,军人,无论何地,即便是再疲劳,也要注意自身形象。

    因为当你穿上军装的时候,你所代表的是中人不是个人

    “都他妈把腰给我挺直了”

    “哎呀,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困,这样吧,运动运动就清醒了,十五公里武装越野,不跑完不准吃早餐。”

    “怎么都这么看着我难道十五公里还不够哦,那在加两组俯卧撑吧。”我轻描淡写的说道。

    丝毫不管他们要杀人的眼光离开了这里。

    我也有些困了,补个觉吧。

    我来到了宿舍,把凯乐喊醒,让他帮我看一下菜鸟们,我睡一会。

    他答应了,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见此,我就裹了裹衣服,睡了起来。

    美梦中的我并不知道此刻的菜鸟们是多么的恨我,即便我知道了,也不会怪他们,因为我能理解他们此刻的感受。

    yu戴王冠,必承其重。若想成龙,便先chéng rén。

    他们还没有上过战场,他们也没有见过那种横尸遍野,灰天红地的血腥场面,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战争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就好像,道理谁都知道,但是,你没经历过就是不会明白。

    真正的战士,是在逆境中成长,仿若那断翅的鹰击长空般不屈,是在绝境里求生,如那裂齿的虎跃荒山般不挠。

    相比于训练来说,战场,才是真正能让战士成长的地方,以血养血,以杀止杀。

    在我看来,所谓的训练就只是一个过渡段,让你先感受感受战场,不至于刚上战场便傻了眼当别人的靶子。

    在家乡的时候,他们都说,没当过兵的男儿不是好男儿。

    在部队里,他们都说,没上过战场的军人并不是个合格的军人。

    我并不需要他们做无谓的牺牲,我希望他们能成为祖国和人民的血sè利刃。一把无谓死亡宁愿牺牲的利刃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后。

    我站了起来,午后的阳光沐浴着我,我虚眯着眼睛看着太阳,突然我的脑子里闪现过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很无厘头,也许就是这一丝丝太阳普照而来的炽热什么是光明

    如果按照西方学说来讲,光明就是慈爱,正义,善良,博爱,宽容。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这群人算什么

    难道我们对敌人不慈爱便不是光明了吗,难道我们对敌人不正义便算不上光明了吗难道我们对敌人不善良不宽容就不是好人了吗

    在西方,有一种骑士,叫做圣骑士,他们的武器其实不是手中的长矛大盾,而是普天的圣光。

    在他们眼里,圣光,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深信,他们的身体的力量就是圣光所赐予。

    他们同样也是为了人民为了王国与他们口中的邪恶势力做斗争,他们同样杀戮,那为什么他们还代表着正义呢

    我并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readtextc;

    也许,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信仰,以自身为中心,向外延伸,若是遇到侵犯者、阻碍者,那么他们便是对这个国家而言的邪恶势力,这样,杀戮也就成了“正义”。

    在我退役的几年后,我曾专门去了教堂询问着手拿圣经的教父。

    我问他:杀戮与正义是否相对

    他说:正义是上帝的普光,而杀戮是恶魔的罪恶。

    我又问他:那当年的西方圣骑士却又为何手持长矛的击杀着敌人,进行杀戮,难道他们也是恶魔吗。

    他又说:他们是承载着人民的祷告与上帝的祝福出发的,圣光会愤怒,但绝不是狂热的复仇,身为圣骑士,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公正,怜悯和正义的代表。

    我又问:那么何为圣光呢

    他沉默良久,说了一句至今为止我都难忘的话:圣光就是你的心,一颗摆正了的心。

    我沉默。

    他又说:圣光纯净的光,温暖心田,由心而发,是光而非光,代表着独特的人格魅力,就像神话中上帝,菩萨之类的慈悲神仙身后都有一圈的圣光。

    我离开了。

    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圣光”,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圣光代表了真善美,代表了自身的认可与正义。

    我们并不是恶魔,我们是一个为了祖国和人民而战的战士,我想,在祖国和人民眼里,我们已经代表了正义与善良,这也许就足够了。

    第三十四章 火神归队

    我看着天边的那一轮烈ri,出神不语。

    “小宇,去吧,菜鸟们刚吃完饭在训练场呢。”李昊突然走过来说道。

    “恩。”

    我朝着训练场走去,一路上,阳光照耀着我,浑身暖洋洋的,以前的伤口也有些发痒。

    我耸了耸肩,大步走到了菜鸟们的队列前方。

    我看着他们,发现人又变少了,现在人最多有六十多人。

    我疑问的看向了凯乐,意思是又有人退出了

    他点了点头。

    我大致扫视了一眼菜鸟们,他们一个个都有些狼狈,显然,凯乐肯定摧残的不比我轻。

    我笑了笑,冲着他们说道:

    “吃完饭了”

    他们没有回答我,一片寂静。

    我发现气氛有些不正常,踱步走了几圈后,我的眉头越皱越紧。

    吼道:

    “怎么一个个都死气沉沉的谁能告诉我”

    “报告”一道女声响起。

    readtextc;

    “讲”

    “因为我们的战友有一个受伤了”

    我并不知道有这个事情,来到了凯乐的旁边问向他。

    “刚刚有一个菜鸟身体透支还在坚持训练,我也拦不住,结果在训练的时候受伤了,现在在送往军区医院的路上。”

    听此,我神情凝重,点了点头。

    随后,我对着菜鸟们说道:

    “特种部队的训练就是模拟战场,别说是受伤了,我们还有死亡名额”

    “报告即便这样,也不能这么过分的摧残我们的身体和心灵”

    “如果你们都是这么想的话,那么,谁能告诉我,当你真正成为一名战士的时候,在与敌对阵的时候不幸被俘,敌人会怎样摧残你们身体和心灵”

    他们沉默。

    “一个战士,当他开枪的时候就应该有被开枪的觉悟他们不是怀中宝他们是厮杀者他们是在刀尖上生活,时时刻刻准备牺牲奉献,如果,你们连一个简简单单的受伤就如此忌惮,那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都他妈给老子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我吼道。

    他们一动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我猛然把衣服脱下,露出了坚硬的上身,枪伤的伤疤,刀伤的伤疤等等数不胜数。

    这些伤口大部分都是在训练时造成,个别枪伤是在以前的行动中偶尔受伤。

    菜鸟们看见我这原本白嫩的皮肤上竟然附存着如此恐怖密集的伤疤,无一不面带惊讶。

    “看见了么,看见这是什么了吗我之所以能在战场上存活就是因为这些疤痕它给了我自信与勇气,它让我有了绝处逢生的信念它是我这一生的鉴证,它是我这一生的骄傲伤疤就是战士的勋章。”我又吼道。

    “战争不是过家家,那是与的碰撞,那是鲜血与鲜血的浇洒,那是战士与战士的对抗。在战场里,谁的拳头大谁是大哥那里没有公平、公道那里只有杀戮与冷漠所以,你们根本没有当一名战士的资格现在全体都有各自回寝室拿上你们的东西离开这里半小时以后这里集合”

    我语气寒冽,目光冷芒闪动,冲着他们吼完之后,我就转身离开了这里,留下了他们这一群菜鸟。

    此时的我不知道菜鸟是怎么想的,我只是有些厌烦与这些弱者打交道,战士不是口口声声说我要当就能当上的,战士最基本的三要素:冷静、勇气、坚持。我在他们身上实在是见不到几个人具备这种素质。

    “小宇,难道你真让他们都滚蛋”叶霍率先开口道。

    身后跟着凯乐、魏尘、李昊。

    “否则呢。”

    “如果那样的话,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就失败了。”

    “一个是与这群整ri没有上进心只会抱怨的废材们打交道,一个是任务失败接受惩罚,那么,我宁愿选后者。”

    “哎,好吧。”

    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再次来到了训练场。

    发现菜鸟们一动不动的站在烈ri下,目光竟然有了些坚毅。

    “你们想违抗军令吗我刚才怎么说的收拾你们的东西滚蛋”

    “报告我们不想离开”

    readtextc;

    “闭嘴这地方不是你想留就留我不想和你们这群弱者多说什么,赶紧滚蛋”

    但是,他们仍然是一动不动的站着,脊背挺直着,昂首挺胸的看着我。

    见此,我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发现唐月倾竟然散发出淡淡的战士的气息。

    我皱了皱眉。

    但就在这时,我身后屋内的电话突然响了。

    我扭头走进了房间,拿起了电话。

    “喂,这里黑魔。”

    “这里军区总院,病员火神可以出院了,请派人来接。”

    “恩,明白了。”

    我挂了电话,对着凯乐等人说道:

    “刚才医院打电话来让我们去接张金蛋,你们在这看着菜鸟,我去接金蛋。”我说道。

    “太好了,我想死蛋蛋了。”魏尘说道。

    “xing区别有问题的老驴。”李昊嘲笑道。

    我看着他们又有隐隐的辩论姿势,连忙跑了出去,我可不想听到他们污秽之词尽出,有时候我们这群听他们辩论的人还会躺枪,所以,我觉得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即将沦陷为“战场”的地方为妙。

    我走出了房间,没看列着队的菜鸟们一眼,朝着车库就走了过去。

    拿起钥匙,开着军用吉普朝着军区医院飞驰而去。

    “魔头怎么走了”

    菜鸟们见我驱车离开,都私私小语起来。

    “嘘,别说话了,再惹到这魔头,估计我们真得滚蛋了,我看他的样子,可不像是闹着玩的。”

    “对,都别说话,这魔头诡计多端,心眼多着呢,说不定,他是故意离开给我们看的,实际上躲在哪个角落观察着我们呢”

    一路飞驰的我并不知道这群菜鸟们把我想成那样,一路速度无限飙升,很快,就来到了军区医院。

    稍等片刻后,金蛋出来了,我冲他摆了摆手。

    他见到我很高兴,几乎要留下了眼泪。

    你仿若疯癫般朝我冲过来,一上来就给了我一个熊抱,低声抽噎着。

    我眼前的场景突然转化成当ri的壮烈场面:

    “我背着满身鲜血的他,咬着牙朝着不远处的武装直升机走去。砰一声巨响,眼前一片黑暗,耳边耳鸣震动,鲜血溢出,倒在地方不省人事。”

    “好了,都过去了。”我安慰他。

    “宇晨,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们,见不到妈妈”

    “没事了,没事了。”我轻轻拍着他的背。

    readtextc;

    有的军人和医生护士看见了,都面带不解的看着我们。

    我们并没有理会他们异样的眼神,他们不会明白,当人处在死亡边境心里的想法和感觉。

    那是无比苍凉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成了黑sè,心中一幕幕难忘的事难忘的人都会纷至沓来,那一瞬间,你的心情是平和的,你没有任何心里波澜,就仿佛是一个过客在观赏着你的一生一样的无感。这种感觉是苍白无力的,你想做却又不能做,你想站起来却又不能站起来,你想停止狼狈却只能接受狼狈

    过了好久,我开车带着金蛋驶向训练营。

    在路上,我告诉了他菜鸟入营,他显得有些高兴,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也能成为特战教官。

    我笑着听他诉说,很快,到了训练营。

    我带着他下了车。

    一眼望去,菜鸟们竟然还是站立着无比严肃的军姿。

    金蛋有些呆住了,笑了出来,说道:

    “宇晨,这些人站的很好啊。”

    我笑了笑。

    没管他们,带着金蛋,在菜鸟们的眼光中穿越了训练场,来到了监控室。

    魏尘一见金蛋回来了,上去就是一个熊抱:

    “蛋蛋,你可回来了,想死你了。”

    “老驴,我也想你。”金蛋也说道。

    “嗨,你怎么给黑蛋学会了,请叫我魏尘,或者叫魏教官也行。”

    一旁的李昊见此不乐意了。

    “老驴,我再次jing告你,你要是在敢强调我皮肤黑的事实我给你没完”

    “黑蛋,我也jing告你,你要是再敢嘲笑我脸长,我也跟你没完。”

    “咋的想比试比试”

    “怕你”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是你脸长还是我黑,训练场上见真章”

    说完,李昊就装模作样的捋了捋袖口,朝着训练场大步迈去。

    “我靠,比就比。”

    魏尘见此也走了上去,紧跟其后。

    见此,我和凯乐和叶霍金蛋互相望了望。

    “观战去”

    “那还等什么”

    说完,凯乐就和叶霍也跟了上去。

    我和金蛋见此连忙说道:

    readtextc;

    “等等我,这一场狗咬狗的jing彩比试不能不看啊”

    训练场上。

    李昊、魏尘并列站在前面,在菜鸟们不解的目光中。

    他们突然动身,向着前方的特殊障碍跑道冲去。

    他们的速度惊人,仿若脱缰野马,身子奔跑间,已经离我们好远。

    “1.32分。”我拿着计时器对着李昊说道。

    “1.33分。”凯乐对着魏尘说道。

    “哈哈,老驴,你不行。”

    “哼,这不算什么,有本事咱比试比试枪法”

    “怕你”

    于是,训练场响起了一阵枪声。

    一旁的菜鸟们早已经看的目瞪口呆天呐,这是人吗,这是人该有的速度和枪法吗。

    我并不知道,魏尘和李昊无意间的一次比试较量竟然让一旁观看的菜鸟们心中萌生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越长越大,不可遏制我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战士

    在不断的比试中,我们都忘记了身后还有菜鸟的存在。

    “老驴,你个不要脸的,你耍无赖”

    “哈哈,笨黑鬼,这叫战术懂吗。”

    “战你娘了个头,老子今天非要给你练练。”

    说完,李昊就与魏尘激斗起来。

    碰撞的声音啪啪响,他们一个个动作凌厉无比,拳风腿风更是将菜鸟们全部震住。

    就在这个时候,训练营的紧急集合铃骤然响起。

    我双目一滞,眉头紧皱。

    菜鸟们在听到声音的第一反应就是蹲下,想拔出枪来防备,却发现身上根本没枪,只好都蹲在地上起来。

    凯乐听此,对着我们吼道:

    “快快快拿装备有任务”

    在菜鸟们惊愕的目光中,我们都迅速的朝着装备库跑去。

    “这群疯子出任务了那我们怎么办”

    “别着急,看看再说。”

    ;

    readtex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