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中国少年的甲子园 > 章节目录 第126部分阅阅读
    公里的坏球了吗既然他已经创造了那个球速,那把球投进好球带也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吧”

    看台上说着这样话的观众们比比皆是。

    但是史淇的球,却迟迟没有投出来。

    “怎么回事儿”观众们向史淇望去,却见投手丘上的少年此刻正拄着膝盖,非常大幅度的喘着气。

    “他他累了啊”

    怎么可能不累呢,上一局里在跟翔平连续对持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显露出疲态来了,但别忘了,那时候他投的还只是正常球速呢,158公里跟160公里看似只差两公里,但对于史淇来讲可不是如此,158公里其实就已经是史淇的极限球速了,而160公里,却毫无疑问已经是在超越史淇的极限了

    而且,这样的极限超越,他投的可不仅仅是一球

    159公里,160公里,162公里,然后又是159公里,160公里三球,在这次对决里,史淇已经实打实的连投了七个球每个球都是毫无花巧的全力爆发,每一个球,都是一次拼了命的,毫无保留的全力释放

    他又不是铁打的

    “暂停一下”发现了问题的松井未来赶快叫出了暂停,而在摘下头盔跑向投手丘的时候,他的腿甚至都有些软了,看着那个低着头的少年,他越跑姿势越低,等跑到史淇身前的时候,他真个人几乎都已经单腿跪地了,这样姿势的他用双手推着史淇的肩膀,轻声的问道:“怎么样没问题吗”

    “没没事儿就是有点累而已等我喘口气”史淇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有些辛苦的说道。

    “真的没问题”松井是越看越心惊,史淇是种什么样的怪物,特训的时候,他的训练量历来是队友们的两倍以上,但即便如此,每每当若田部把队内其他人操练的摊在场上的时候,承受了两倍以上训练的他却仍旧能站在场内优哉游哉的用脚尖戳懒得动弹的队友们最初的一段时间,松井甚至怀疑过这家伙是不是地球人类没办法,这家伙的体力条长到几乎是无限的,这两年多以来,从未看他喘的这么厉害过

    “当当然没事儿我现在,就是肌肉中的氧气没了,有些疲劳而已”史淇倔强的说道。

    “可是”松井还想说什么。

    “哎放心吧不会拖大家的后腿的”史淇艰难的直起身子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明明是我们拖了你的后腿啊”

    “这时候就不要再纠结这些了你看,我真的没事儿”史淇勉力的压下自己的气喘,终于捋顺了自己的舌头道。

    “真的”

    “你看着。”史淇说完,推开了松井。

    “吸”“呼”在推开松井之后,他先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再长长的吐了出来。

    “吸”“呼”

    “吸”“呼”

    连续三次的深呼吸之后,史淇看着身前的松井:“好了你看,早说我是身体有些缺氧吧,现在多吸了点氧气就好了”

    “哈哈”看着史淇的动作,松井本来很奇怪的,而在听到史淇的解释的时候,松井先是有些啼笑皆非,如果他真的能这么轻松就恢复自己的体能,那还是不要打比赛了,送去医学院解刨一下,说不定能尽快攻破人类衰老之谜什么的。但第一反应之后,他就惊讶的发现,史淇最后说的这句话,跟之前说的那几句的确有些不同

    一个人说话时候的声调跟力量其实也是能充分显示出他的状态的,之前的几句话,史淇说的甚至有些半死不活的感觉,但现在,他在说话的时候竟然恢复了他曾经的那种精力十足,之前的疲劳感跟如今的精力十足之间有着无比巨大的差别,恐怕神经再大条的人,也能从他的声音中轻易的分辨出来,他的确好像恢复了不少精力

    “这这家伙不会真的是外星人吧”松井不由得再次想道。

    松井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史淇好说歹说,才再次把他送回了本垒,比赛已经进行到这个阶段了,或许在别人看来,就算让木村郎上来投球也没问题,木村郎跟史淇截然不同的风格反而可能拿下翔也,但史淇绝不可能同意这样的想法,他懒得说那些大道理,他的想法既简单又功利:“我练了这么久球,不是为了在比赛的最后时刻下场的,这场比赛,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投手丘上”

    第三百四十二章 告罄的体力

    看着有些狐疑的退回了本垒的松井,史淇有些如释重负的擦了擦脑袋,他的疲劳只有自己知道,刚刚说话时候的那种精气神儿,纯属装出来的,甚至为了装出那状态,他还用掉了更多的精力,但他就是不愿意让出这个位置,这么说其实是非常自私的,不仅对场下一直在做热身的木村郎不尊重,更是对队友们,对所有支持樱高之人的不尊重,因为一旦自己在这里丢了球,恐怕等待着樱高的,就只有失败一条路了。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的原因有绝大部分要归于自己身上,史淇不知道别人会怎样,但他很清楚,如果搞砸一切的是自己,或许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内,他都一直会受到后悔跟羞愧的困扰。

    但是,他仍然会这么做,并且坚信如果自己失败了,五年后十年后的自己,回到现在也仍旧会这么选择。他是自私的,但回首这两年的棒球生涯,其实构成这两年生涯的,不就正是自私二字吗父母跟自己想要别墅的自私让自己留在了这里,为了柏木雪的自私催促着自己前行,到最后自己喜欢上棒球,然后自私再度让自己成长

    为什么总要说是为了谁呢我就是自私的,想要的东西,我不会让给别人

    readtextc;

    自私其实是一个人最大的原动力,有些人为了名有些人为了利,有些人为了钱有些人为了女人,当然,为了女人可以说是为了爱情,而这些东西,其实都可以说是为了自己啊。

    “平复一下,现在看来,击杀这家伙的路还有一段距离要走呢。”史淇看着本垒处正跃跃欲试等着的翔也想道。要论体力,翔也就算不如史淇也不会差太多,但投手跟打者之间的体力消耗却根本是没必要去比较的,要是换做史淇是打者的话,他就算连着挥棒个一两千次都未必会像投了100多个球这么疲劳。

    所以翔也现在可谓好整以暇,相持无疑是对他更为有利的,相持多了,史淇的球速必然会降低,连续多个160公里直球翔也其实也已经明白了一点,史淇的这个球速,的确不是他能掌控的或许他能把每一球都破坏出去,甚至或许他还能把球打进不出界的场内但问题是,他不敢他的挥棒纵然能把球打进球场,可那样的话,他会丧失非常重要的一样东西,那就是对球的控制

    若他能保证把球打成全垒打的话,那恐怕他早就二话不说的挥棒了,但他不能,真的朝着场内打的话,全垒打自然是皆大欢喜天下太平,可如果不是呢如果是个高飞球呢如果刚好打向了守备的防守范围呢甚至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安打呢翔也没办法冒险,因为他的身上现在承载着的,是全队所有人的期望

    所以,他只能跟史淇耗着,要么史淇能让自己挥棒落空,要么他的球速因为体力而降低,最后被自己轰出全垒打来

    至于中间的部分,给球队贡献个安打出来什么的,翔也没办法接受

    在松井从新蹲回自己的位置之后,史淇终于又一次投出了自己手中的棒球。

    “乒”翔也也毫不示弱,再次狞笑着把球打了出去,而球速记录仪上稍后所显示出来的数字,仍旧是渗人的160公里

    160公里,打击,界外,160公里,打击,界外,一时间很多人都觉得好像两个人的对决要持续要永远一样

    “乒”又是个160公里没有人发现,此时此刻的史淇,他眼睛里都已经有些充血了从上一局开始到现在,他透支了太多的身体,现在或许他还能投下去,但身体已经开始做出各种抗拒了,从几乎令人难以坚持的疲劳,到充血的眼睛,让人感觉头部快要炸裂的剧痛,史淇的身体,此刻其实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史淇知道,自己能坚持的时间不多了,可他的对面,翔也的每一次打击却仍旧非常的精彩,精彩到让人根本找不到机会

    “又是两球啊160公里的球不我已经不行了啊”再暂停之后,史淇又是两记160公里之后,他终于开始软化下来了

    “呼”“乒”暂停后的第三球,照旧被打出去界外。

    “咦”翔也在挥棒的过程中,球棒刚刚碰到球,他就觉察到了不对的地方,这球的力道小了

    史淇的这暂停后的第三球,球速上仍旧很快,翔也觉得,这球的球速照旧不会低于155公里了,但这球的问题是,史淇平时的快球,每一个都重的好像攻城重炮打出来的一样,但这一球却并不是如此,虽然速度仍旧很快,但史淇的这一球所蕴含的力道,比翔平的球力道也大不了多少

    打到了这样的球,翔也清楚的很,史淇他没力气了

    很快,球速记录仪上显示出来的数字也证实了这一点:159公里虽然仍是超越了以往史淇能力的数字,但是无疑,从这一局刚开始到现在,他的好球,终于降速了

    “你不行了”翔也呲着牙,看着不远处的史淇非常兴奋的想道:“那么接下来,就是我的时段了”

    史淇也没办法,各种痛苦侵袭着他的神经,现在的他,能站在这里一个球一个球的投,就已经很厉害了,至于对球速的追求,他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剩下的,他真的做不到了

    “不不行,我要投下去,我要赢下比赛”史淇仍未放弃,他再次投出了自己的棒球。

    “乒”又是一记打击出现,又是一个界外球,但是这个界外球,却让很多人都惊呼了出来

    很简单,在刚刚的对决中,翔也所打出的所有界外球,都是在球场右侧出界的,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他的挥棒每次都迟了一点点而就是这一点点,成了他一直没办法跨过去的门槛

    但是这一球却并不是如此翔也的这一球,赫然把球打出了左侧的外野

    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翔也不仅掌握了史淇的球路,甚至挥棒的反应速度也跟了上来

    不仅跟了上来,甚至还有点多了出来

    史淇唯一赖以坚持的球速,如今,终于被翔也盖过去了

    可以说,虽然又是一记出界,论结果跟之前的那么多球没有任何区别,可对于伊集院高,对于翔也来说,这记出界可太振奋人心了,因为大家在这记出界里能感觉到,距离最后拿下史淇不远了

    而很快,球速记录仪上的数字也证实了这一点:“156公里”换做县内任何一个投手,这都是一个渗人到可以让人咬着后槽牙赞叹一声天赋真好的数字,可如今对于史淇,对于翔也来说,这个数字竟然是不及格的投出这样的球,会让人挥棒过早而把球打出界外

    天理是什么人道又是什么我们打的,就是外星棒球

    “吼”翔也对着天空喊了一声:“来呀你来呀不行了吗这么快就不行了吗”

    史淇似乎真的不行了,他拄着膝盖,艰难的站在投手丘上,似乎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已经用尽了他啊全身的力气一般,这样的他,又有谁会相信,他会再进一步,击破状态士气正佳的翔也呢

    readtextc;

    不,或许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人会这么相信,整个球场内的几万人当中,至少还有一个人是在这么坚信着的。

    这个人不是服部爷爷,不是王贞治,不是今井纯一,不是柏木雪,这个人,其实就是史淇自己

    “好累,快要不行了,但是,我不会输,我绝不会输我要赢”艰难的吐出胸腔中的最后一丝气体后,再猛然的吸满一口气,史淇再次抬起了头。

    他真的已经累的快不行了,原本非常挺拔的后背现在已经有些驼了,满脸的汗渍跟泥土让他看上去像个邋遢的乡下孩子,但是,正站在史淇身前的翔也,却感觉到了史淇此刻跟之前的不同之处

    他的全身好像都已经累的不成样子,但他的眼睛上帝啊,那是怎样一双眼睛那眼睛中的斗志,战斗欲望跟不屈的信念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看着史淇的那双眼睛,翔也几乎整个人都深陷进去是怎样的求胜欲望,才会让他拥有如此吓人的眼神

    “这这家伙要干什么又不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场比赛,需不需要这么疯狂”连翔也也都没感觉到的一点是,他已经有些退缩了。

    “别开玩笑了,再大的战斗欲望又如何你已经没有体力了以你现在的状态,下一球的球速或许会低于155公里了这样的你,怎么可能影响到我这场比赛,这次对决,我赢定了我们伊集院高也赢定了”翔也有些疯狂的想道。

    但是这样的想法,真的就算是自信了吗

    第三百四十三章 永不放弃

    “木村郎,去热身。”时间回到八局上半的最后部分,在史淇跟翔平相持的时候,若田部吩咐道。

    “是”木村郎喊道。

    这场比赛里,若田部已经让球队不少人都热身过了,但比赛进行到现在,伊集院高那边已经被“打”下去了两个,可樱高这边,却仍旧没有任何人下场,尤其是富泽守,他遇到的麻烦可能丝毫不比伊集院高那边下场的人小,但他仍旧坚持着站在场上。

    不过在这些热身的人里,却是第一次见到有木村郎的身影,没办法,史淇实在是个体力好到爆表的球员,绝大多数时候,他是根本不需要替补投手的,或者说,给他打替补的投手,想要上场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教练处于战术的需要对两人进行交换,至于出于体力上的交换却基本是不可能的。

    但今天似乎情况略有不同,翔平跟史淇的连续多球相持终于让樱高的这位体力怪兽也露出了疲态。

    木村郎知道,自己上场的时间并不会是在八局上半,投手的热身最为繁复细致,八局上半的比赛已经进行了不少,在他热身的程度达到能上场的最低标准之前,恐怕八局下樱高的进攻都已经快要结束了。

    于是时间在他的训练当中很快来到了九局上半,在这段时间里,史淇击杀了翔平,成功把比赛拖入了八局下半,然后则是樱高用整体,用前赴后继的进攻,终于在同样密不透风的,以翔平为首的伊集院高防守线上狠狠咬了一块肉下来反超的这一分,功劳绝不能只归功于最后贡献打点的史淇,在史淇前面登场的每一个人,都贡献了他们最好的表现

    木村郎本来并没有觉得自己会上场,史淇的体力是在是太好了,虽然不愿承认,但他这个前任主力投手在史淇当上主力之后绝大多数比赛都捞不到任何上场的时间。这场比赛对木村郎来说差不多也是如此,毕竟两队的比赛虽然激烈,可作为投手的史淇跟翔平对比赛的掌控都很好,除了丢分的那几个半局之外,二人所投出的球数还是比较少的,正常情况下的话,这场比赛到了第九局,还远没到史淇的体力告罄的时候。

    他估算错误的一点自然是在翔平翔也身上。这两位对手在打击上给史淇带来了太大的压力,到最后的时候,史淇通过很多球才解决掉翔平,而对阵翔也,更是连投多个160公里却依旧没办法赢下对决的胜利。

    直到史淇终于在投手丘上显露出了他的疲劳,木村郎才终于想道,如果史淇不能解决翔也的话,说不定自己真的要半途替换他登场了。

    对阵内村翔也别别开玩笑了,这家伙连160公里的球都能打到,整个鹿儿岛还有哪个投手能治得了他

    木村郎的紧张是很正常的,想到面对的人是翔也,恐怕任何人都会紧张的要死。所以,一方面他虽然在准备着登场,另一方面却也在恐惧着登场,更是在祈祷着史淇一定要拿下翔也,不仅是因为球队需要胜利,更因为如果自己去对上翔也的话,恐怕直接会被打成筛子。

    但是情势却并不会轻易照着他所希望的方向前进,史淇在休息了一下之后再次勉励投出了两记160公里之后,终于不可避免的降低了自己的球速。

    这一降低不打紧儿,看台上伊集院高的支持者们麻烦反应过来了,樱高对面这看似强的离谱的投手,终于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一时间在木村郎头顶上,观众们的喊声欢呼声叫好声连成一片,都是在为着翔也加油的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木村郎一时间紧张的都快不能自已了,在他看来,这场比赛或许真的危险了。

    156公里依然是让木村郎或许一生都无法企及的超快球速,但他也很清楚,这个球速,已经限制不住翔也了眼睁睁看着棒球被打出左侧界外,木村郎不由自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下麻烦了啊。

    “教练,你想想办法啊”木村郎回头着急的跟若田部说道。

    “想办法没办法,能有什么办法”若田部咬着嘴唇,看着球场上如受伤了的野兽般的史淇,缓缓的摇着头说道。

    “可是”木村郎虽然同样没有办法,但他还是有些不死心。

    readtextc;

    “史淇的招数跟底牌就这么些,甚至他已经超水平发挥了,以前我从未见过他能投出这个球速来,他已经做到极致了,后面的路,也只能看他自己了”

    “只只能这样了吗”木村郎失望的瘫坐到长凳上,看着投手丘上那个连站直都很辛苦的少年无奈的想道。

    只能这样了吗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看台上,无数支持樱高的观众都这样想道。

    看来今天的比赛就这样了,虽然赢不下比赛,但是打到这个状态,应该不会有什么后悔的感觉了吧像王贞治王建民一样的观众,心中或许会有自己的偏向,但多年看球或者本身就是球员的他们,对一场比赛的输赢或许并不会非常关注,这样的人就不会过于在意这些。

    整个球场的观众们,绝大多数此刻都已经放弃了赢下比赛的希望,他们纷纷长出了一口气,准备接下来对决产生结果的时候,毫不吝啬的贡献自己的掌声,这是一次绝对伟大的对决,是一次可以再如史册的,史诗般的战斗,再多的掌声,两个少年也承受得起。

    “呼哧,呼哧”如风箱般的大口喘着气,史淇也感受到了球场内气氛的一丝丝变化。

    “是觉得我输定了吗最后的最后,我是要投出最后不死心,代表了荣耀的一球了吗觉得我虽败犹荣了吗别别开玩笑了高一时候,我没能表现出自己的胜负心,高二的时候,我仍旧没能在最后决定比赛的胜利。为什么我要练投手不就是因为投手这个位置,才是真正能左右比赛胜负的人吗结果真到了这个时候,我却没办法做到这一切了吗别开玩笑了,这一球,才不是关乎荣誉呢,这一球,是我赢下比赛的一球”

    史淇猛然的抬起了头,他平素是个很和善很活泼的少年,但此刻他的眼神,却完全没有了曾经的快乐自由,他的眼神中有的,只有认真跟坚持,还有如狼一般的,让人恐惧的杀气

    这样的眼神被翔也看了去,怎么可能不紧张不恐惧

    “我要赢”史淇终于直起了身体,他无疑已经很累了,前面两球的减速,除了体力的原因之外,身体姿态的难以维持也是个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但现在的他却并没有那样他的胸,肩,腰,背乃至支撑腿全都如松树般挺直然后他整个身体压了下来,左脚猛然踏了出去快,猛

    带着无边的气势,带着“我要赢”这三个字的信念,史淇的棒球脱手而出

    “他会投的更快这球,绝对是更快的”看着史淇那如野兽般令人恐惧的杀气眼神,在史淇棒球出手的刹那,翔也想道。

    投手的球速一旦降下来,就意味着他的体力出了绝对的问题,如果不休息好的话,想要提升球速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虽然翔也这样想着,但他却明白,这样的想法,实际上是否定了自己的常识的。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否定自己的想法,看着史淇的状态,他的心中不停的重复着同样的话:“这球一定是个超快球是个我没办法抵抗的快球我要提前挥棒我要提前挥棒”

    以翔也的经验,平素心中哪怕有再多的想法,在挥棒的时候也可以条件反射般的做出最冷静理智的判断,但是这一次,似乎往常的经验不再管用了,看着史淇的棒球出手,他终于挥起了球棒,用的时机,挥棒的力道,甚至都要比他打160公里球的时候还要略快那么一点点

    “我要输了吗啊啊啊啊啊”翔也带着恐惧的挥舞起球棒,用脑海中那种近乎第六感的感觉去催动自己而并不是用理智来判断的这次挥棒让翔也几乎不报任何信心,被史淇的气机所牵引的他感觉自己的这一次挥棒甚至好像已经失去了自我,在他看来,这么早的挥棒,结果必然是挥棒落空或者把球打向左侧界外的。但几乎在同一个瞬间,他也看到了史淇出手的棒球

    快很快非常快史淇的这一球,翔也能感觉到,这球的球速,甚至比160公里还要快

    “啊啊啊啊怎么会”翔也发现,他的第六感,他被史淇气机所牵引的挥棒并没有判断错误,真正判断错误的,是他脑海中那些“正常,理性”的判断,但是更令他恐惧的一点则是,即便如此,即便他提前挥棒了,却好像还是慢了

    史淇的这一球,快的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第三百四十四章 奇迹与结局

    一个力量已失,只是靠着信念在投球的人,其投出的球速会有怎样的发展

    恐怕九成九的人,都认为球速会下降,而剩下那百分之一,估计也只会觉得投手能坚持那么几下而已。

    而如今,史淇已经坚持了这么多球的情况下,恐怕就连那最后的百分之一,都会倒戈认同其他人的观点,史淇的球速必然会降下来。

    而在之前史淇的表现也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他的球速已经慢慢降了下来,156公里这个数值,在翔也面前可是不够看的。

    关键的,几乎是绝地的时刻,唯一能让人期待的,就只有奇迹了。

    然后,想要奇迹,奇迹就真的来了。

    如闪电般滑过的棒球迅猛无匹的接近本垒,翔也的挥棒带着恐惧也几乎是在同时赶到,在这短短的瞬间里,高速相对移动的球跟球棒在这次对决当中头一次产生了交叉而不是相撞

    不得不说翔也是真厉害,电光火石的瞬间,他对球路的把握准确的让人心惊,但这一次,再怎么准确的挥棒也没有用了,高速摄像机中,棒球在堪堪飞过之后,球棒马上覆盖上了曾经棒球飞过的位置,两个高速运动的物体之间的最短距离一度只有一两厘米而已

    然后“砰”

    有好多人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都在想着到底已经多少个球了,多少个投球最后形成的是清脆的击球声而不是敦实的接球声了。

    不过这当然不是重要的问题,在听到了这个声音,看着翔也的球棒挥空之后,他们很快明白了如今发生的事情。

    readtextc;

    翔也挥棒落空,对决结束了

    赢了赢了樱高的支持者们终于反应了过来,现在这个结果,不就是赢了吗或许比赛还没有拿下,可三振了翔也,跟比赛结束又有什么区别呢

    “赢啦史淇万岁”

    翔也颓然的放下球棒。

    就这么输了吗两年多时间没日没夜的训练,不,何止两年多,从小时候第一次听说甲子园开始,第一次接触棒球开始到现在又何止两年甚至五年这么多年的努力,就被这么一个初出茅庐,高中开始刚刚接触棒球的家伙所击溃了吗

    翔也想要摇摇头,他绝不是小看史淇,但史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一时间,翔也好想哭。

    而史淇呢在投出这一球之后,他已经彻底没力气了,顺势倒在场上的他望着鹿儿岛那湛蓝的天空还有那巨大又刺眼的夏日阳光,史淇的心中一片安详:“剩下的东西,交给木村郎也可以了吧我好累啊”

    欢呼还在持续着,越来越多的人反应过来这一球的重要性。

    而这样的欢呼,在一个东西出现之后到达了顶点。

    那就是球速记录仪。

    史淇最后一球的球速,终于在二人对决结束后出来了。

    162

    162公里

    大屏幕上适时播放着松井未来最终接住球的镜头,樱高捕手举起双臂,手套就放在胸前几乎最正当中的位置,最终棒球的落点让松井几乎没有移动过自己的手套,毫无疑问,这一球,是个百分之百的好球

    史淇的球速,162公里的好球

    在几乎完全没有力气了的状况下,他创造了奇不,怎么可能说是奇迹他创造的,就是实打实的成绩而已从此以后,160公里,将不再是阻拦他的那道鸿沟而他,也将把自己这令人恐惧的天赋,还有更令人恐惧,同时却也令人喜爱崇拜的,那永不服输的精神,带去那座爬满了常春藤的球场

    让全国的打者们,都尝尝160公里高速球的滋味吧

    “史淇,你没关系吧”队友们纷纷围上来问道。

    “赢了吗”躺在地上的史淇在倒下前并没有看清楚最后的结果,而看着队友们兴奋的跑上来,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的他条件反射似的问道。

    “赢了我们赢了史淇我们赢了虽然不是赢下最后的比赛,但是你赢了翔也”乱糟糟的情况下,史淇甚至没有听清这竹筒倒豆子似的几句话是谁说的。

    但是结果似乎很清楚了,自己真的三振了翔也,而这场比赛,也因为这记三振而彻底失去了悬念。

    “好幸福的感觉啊”

    要如何形容那感觉呢

    人生命中总有一些感觉是会让一个人感觉到很快乐的,听说自己有个很有钱的国外亲戚,还留给了自己一栋很值钱的大别墅是很另史淇开心的,后来出国前,那种“去很厉害的地方”的感觉也是很让人开心的,当然还有跟少女柏木雪之间的感情更是令人开心,总体而言,在鹿儿岛的这两年多,确实是非常快乐的。

    但是这些快乐怎么说呢,得知击杀翔也的那一刻,史淇先是觉得这两年多以来日日夜夜的训练值了,而另外就是,两年多以来那些因为棒球而带来的快乐,因为柏木而带来的快乐,因为看动画看电视,跟朋友们出去玩凡此种种所有的快乐加在一起,都未必顶的上这一刻短短几秒钟时间的快乐

    那是一种由心田中绽放出来的,好像让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跟毛孔都欢快起来的美好感觉。

    “原来这就是胜利吗不不不,我赢过不少比赛,所以现在的感觉应该是胜者而不是胜利吧”

    看着周围关切中带着掩饰不住快乐的队友们,史淇艰难的抬起了手:“赢了。”

    “啊是啊,赢了虽然还没有赢下全场比赛,但是你放心,我们赢定了”松井说道。

    readtextc;

    当史淇被队友扛起来的时候,全场响起了巨大的掌声,今天史淇所做的一切,绝对配得上这掌声,队友们的确非常重要,但他的确可以说是独自对抗着翔平翔也的攻击跟防守,若没有他的话,今年的樱高或许仍有一定的可能进入决赛,毕竟松井富泽守跟铃木真弓也都不是吃素的,但这样的阵容加上木村郎的话,对上伊集院高却绝对是没有胜利的可能的。

    今年的县大会中,樱高跟伊集院高是绝对的国家级球队,两个学校放任何一个到甲子园赛场,也都注定会是一只劲旅,但这就是甲子园的残酷性,他们当中,注定只有一只球队能走到最后。

    史淇并没有继续投下去,在击杀了翔也之后,他马上就被若田部换了下来,不换也不可能了,此时的他几乎没有半点力气了。

    从投手丘到休息区的一路上,史淇是被队友架着下场的,而这一路上,掌声跟欢呼声也在一刻不停的伴随着他,对于史淇来说,这是他在高中时代的鸭川球场所打的最后一场比赛。这场比赛之后,高中生史淇再也不会出现在鹿儿岛的赛场上,甲子园对于高中生来说是残酷的,对于观众们来说其实也是如此,因为不管他们有多喜爱一个球员,这个球员最多也只能呆在甲子园三年而已。

    在史淇下场之后,伊集院高并未放弃比赛,翔也身后一点也不弱的打线面对着的,是木村郎的防守。木村郎的实力在春甲的时候就有体现,他是个很让人放心的常规投手,但是在面对对手强点的时候却比较乏力,而这样的他,在养精蓄锐了一整场之后,面对的,则是伊集院高已经奔跑跳跃了一整场的残缺打线。

    所以,即便伊集院高的队员们拼了命的想要至少拿到一分把比赛拖入加时赛,木村郎跟樱高剩下的队员们却还是没有让他们得到太好的机会,很简单,两只如今都只能拼整体的球队,一只士气正旺,投手体力很足,另一支球队则大受打击,队员们疲劳的只剩下进攻的欲望而已,这样两支球队,胜负已经失去了悬念。

    最后,当木村郎终于三振了最后一名伊集院高打者,来自鹿儿岛的樱岛高中,终于在建队之后第一次,拿到了通往甲子园的门票

    球场下绝对的最有价值球员史淇,终于可以再一次,并且是堂堂正正的踏上甲子园球场

    他和他们,为了这个目标努力了两年半,这将会是他们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时间,因为他们将成为这个夏天,全日本最受关注的一群人之一

    至于伊集院高,哭泣跟悔恨围绕着他们,跟樱高战斗到了最后的他们,同样具有甲子园的实力,但这就是县大会,这就是甲子园,无奈并且残忍。

    史淇跟他的队员们是成功的,更多的人则是失败的,列队的伊集院高队员们站在樱高队员们面前,脸上流着伤心的泪水,而樱高的队员们虽然开心兴奋,但有好多人却也流下了眼泪。

    “列队握手”裁判的喊声。

    史淇伸出了手,他的面前,是伊集院高的队长内村翔平。

    “加油谢谢”果不出若田部所料的,翔平竟然真的跟史淇说了谢谢,少年的眼中满是泪水。

    “我才要谢谢你”史淇也红了眼眶。

    松开翔平的手,史淇第二个握上的,是伊集院高的一棒西野。

    “很精彩的表现你很厉害”西野说道。

    “谢谢。”

    最后,史淇站到了翔也面前。

    “再给鹿儿岛拿个甲子园冠军回来”翔也首先伸出手说道。

    “谢谢你们,若没有你们,我也不会变的这么好”史淇道。

    “那是当然没有你,我们也不会变的这么好”翔也握着史淇的手,整个身体却凑上来抱了史淇一下。

    “可别太早就输掉比赛,不然的话,会显得我们也很烂的”翔也道。

    “不会输的我连你们都赢了,又有哪支球队赢不下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