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革命逸事 > 章节目录 第11部部分阅读
    ,很快的打进李静芷的体内,“你也别老摇头埃和孩子们说说洗肠的感觉什么滋味。”李静芷只顾着摇头,压抑身体的不适感,并没有听清罗张维在说什么。

    罗张维见李静芷不说话,使劲的拍了下她的屁股,“说,告诉她们你洗肠的什么滋味。”又对着姐妹俩说:“你看看你妈妈摇着头,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你们问问她到底什么滋味。”

    姐妹俩爬到李静芷的面前,趴着,姐姐方娉问道:“妈妈,你是不是很难受啊”

    李静芷听到女儿们的声音,睁眼看见女儿趴在自己面前,一脸的好奇关切,想到当着女儿的面被如此侮辱,心中更加羞愧,在罗张维的催促下只得应道:“不是啊,妈妈现在很舒服,很舒服碍”罗张维在李静芷说话的时候,故意的使劲的推动活塞,刺激的李静芷快要哭了出来,几乎要喊了出来。

    罗张维口中笑着,手上的动作因为熟练而加快,“让你不听老爷的话,看老爷怎么治你。”李静芷因为女儿就在旁边好奇的看着,只得咬着牙,强忍着,近似疯狂的摇着头。

    就这样,罗张维几乎把整盘水全灌进李静芷的体内,然后拿着她的内裤紧紧的塞在她的肛门里。等罗张维打完后,李静芷的小腹被撑的有些胀了起来,就好像一个并不是很明显的孕妇。

    罗张维给李静芷灌完肠,拉起早已汗流满面的李静芷,捏着她的脸,“刚才老爷问你话怎么不回答白天的约定你忘了是不是要老爷操了你女儿”

    李静芷恐慌的哀求道:“别,老爷,刚才,刚才是奴婢的小腹胀的太厉害。

    等会奴婢一定好好的听老爷的话,求老爷,放过她们两个吧。“说着,双手就解着罗张维的腰带,”奴婢这就舔老爷的大rou棒。“

    罗张维也不阻止她,自己脱着上衣,很快的脱光衣服。rou棒因为下午的奸yin并没有恢复过来,而是软软的垂着。

    李静芷双手先撸开黑皱的包皮,张开嘴正要把gui头含进去,却被罗张维阻止了,“着什么急啊还有你小丨穴里的枣子呢,先拿出来,别弄脏了。”

    李静芷羞红了脸,刚要把手伸进荫道里,罗张维拉住她的胳膊,把她翻身抱在怀里,“你别动了,先好好伺候老爷,让小娉小婷她们给你拿出来。”转头对正在旁边看着他们的方婷说:“小母狗,你们过来舔你妈妈的这里,把里面的枣子都弄出来,不准偷偷的吃埃”同时,一手握着李静芷柔软的丨乳丨房,变换着各种形状,另一手抚摸着微隆的小腹。

    方娉爬到李静芷的双腿之间,而妹妹方婷趴在母亲的大腿一侧,交替着把小舌头伸进母亲的荫道里,使劲的往外拨弄着红枣,出来一个就含在口里交在罗张维的手里李静芷的小丨穴被女儿舔着,既羞愧又舒服,身体软软的倒在罗张维的怀里,嘴里呢喃着,“别,小娉,小婷,别舔”随着枣子的一个个的出来,荫道里的充实感渐渐消失,而方娉、方婷的舌头一齐的深入,两条粉红的舌头灵活的舔舐着她痒了一天的荫道壁,舒服得她身体微挺,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喊出来。

    罗张维望着母女三人yin乱的行为,疲软的rou棒渐渐挺立起来,伸在李静芷的股沟里,李静芷“嗯”了一声,发觉了罗张维的变化,脸更加羞红。

    罗张维也不再客气,抽身微坐在李静芷隆起的小腹上,rou棒塞在她丨乳丨沟里,“别光自己爽,用你的奶子给老爷爽爽。”

    李静芷在罗张维的指导下,双手向里挤着自己的丨乳丨房,紧紧的夹住罗张维的rou棒,前后撸动着,小嘴含住突出的gui头,舌头在上面来回的扫着。而罗张维很轻松的吃着姐妹俩抠出的红枣。

    在方婷方娉姐妹俩努力下,终于把李静芷荫道里的红枣全部清理出来了。最后几个枣子因为太深了,姐妹俩的脸紧紧的贴在李静芷的阴沪上,舌头努力的往里探着,舔动着,转动着,刺激得李静芷双腿绷得死直,腰身要不断的挺动,倒让罗张维生出了轻微的起伏感。

    舔完枣子的姐妹俩正要起身观察母亲正在做什么被罗张维挡住了,罗张维回头对她们说:“小婷你接着舔啊,舔到你母亲出水为止。”姐姐方娉来到李静芷的身前,靠在她的头部,眼睛好奇的看着母亲艰难用丨乳丨房的撸动着罗张维的rou棒,嘴里也含着粗大的gui头。而李静芷看到女儿过来,心里更加负疚与羞愧,脸上的表情也不再是甜蜜的享受,而是一丝哭意,转着头,嘴里呜噜着什么。

    罗张维把gui头从她口里拔了出来,李静芷带着哭腔喊道:“小娉,别看,别看妈妈现在的样子”

    没等她说完,罗张维就又把rou棒插了进去,双手拍打着她的丨乳丨房,“专心点,让你女儿看看你yin荡的样子。”身体也轻微的摆动,配合着她的动作抽插着她的小嘴,对旁边的方娉说:“这个叫丨乳丨交,你说你妈妈现在是不是象个妓女”

    李静芷听着罗张维侮辱的语言,当着女儿的面给丑陋的男人下贱的丨乳丨交,小丨穴也被女儿的小舌灵活的舔着,心中的堕落感更加强烈,只是全身心的享受着小丨穴传来的快感,努力的撸动着罗张维的rou棒,舔舐挤压着口中的gui头。

    在女儿的舔舐和罗张维的玩弄下,李静芷渐渐的达到了高潮,阴精从子宫中喷出,打在方婷的脸上,双手更加疯狂的挤压丨乳丨房撸动着罗张维的rou棒,鼻翼快速的翕动着,小嘴把rou棒吐出来,急剧的喘息着,沉重的喘息和鼻息打在红亮的gui头上,舌头也伸了出来,在gui头上无意识的划来划去。

    完成任务的方婷也爬了过来,和姐姐并肩看着母亲追求与享受快感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在李静芷近似陶醉的丨乳丨交下,罗张维也渐渐有了she精的欲望。

    他望着母女三人差不多的脸,心里充满了占有与虐待的快感,不再忍着,rou棒从李静芷的丨乳丨沟拔出,马眼对着母女,一股股的jing液射在她们的脸上。

    李静芷仍然躺在床上,嘴微张,急剧的喘息着,任由滚热的jing液射在嘴里;而年幼的姐妹俩的脸上也沾满了浓浓的jing液,姐姐方娉有些疑惑的看着正在she精的马眼和喘息的母亲脸上的滩滩jing液,想问什么却没问出来;妹妹方婷却仰着小脸,满脸欣悦的接受着jing液的扫射。

    射完精的罗张维拿了几个枣子塞在李静芷的荫道口,滚动着,粘满了李静芷的阴精,放在口中,边嚼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不错,好吃,宝贝,你的小丨穴里的东西真是好吃埃”

    李静芷害羞的“嗯”了一声,看着女儿们脸上的jing液,心中一阵的悲凉,难道自己母女就这样永远被罗张维任意的奸辱着吗而罗张维吃着沾满了阴精的红枣,看着李静芷如花的成熟容颜和姐妹俩俏丽天真相似的容貌,心里升起满足得意的感觉。

    有些迷茫的李静芷刚才挺动着微隆的小腹,被罗张维压的有了些便意,可是在女儿面前却不好意思说出来。高潮后的身体更加敏感,虽然努力的控制着肛门的肌肉,但是长久的肌肉疲劳却渐渐失去了作用,她感觉到小腹内的秽物快要喷了出来,忍不住的哀求着罗张维,“老爷,我,奴婢想”

    “你想干什么啊,小骚货”罗张维看着她,眼里满是调笑,戏谑的神情。

    “奴婢忍不住了,要出来了。”她趴在罗张维的怀里,害羞的不敢看自己的女儿。

    readtextc;

    “什么要出来了”罗张维望着怀中美妇的通红有些痛苦的脸,抠着她小丨穴里的jing液,抹在她紫红的丨乳丨头和白白的丨乳丨房上。

    “奴婢,奴婢要拉屎。”她通红着脸,看了眼自己身边的两个女儿,又看了眼微笑的注视着自己的罗张维,羞得“嗯”了一声,把脸深深的藏进了罗张维的怀中,轻轻的磨着他已经有些松弛的胸部肌肉。

    “那老爷抱你去吧。”罗张维抱着她,作势要起来。

    “不,不用,奴婢自己去。”李静芷推挡着,起身要出去,却被罗张维拉住了。

    “你要自己去可以,但是”说着,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还顺势舔了下她柔软的耳垂。

    “奴婢,奴婢快忍不住了。”李静芷带着哭腔说,“等奴婢回来,一定做给小娉小婷她们看。”

    “不行,”罗张维拒绝着,心里充满了征服与虐待的快感,“要不你就当着她们的面让老爷操个爽,要不你就在你女儿面前拉出来。”

    “老爷老爷”李静芷有些悲惨的哭喊着,哀求着,“奴婢确实快憋不住了,求求老爷了。”

    “憋不住了还不快做1罗张维有些恼怒的说,”你越这样磨越憋不祝“

    又放缓语气,安慰着,“放心,你的裤衩堵着呢,拉不出来。”

    说着,他把李静芷抱在怀里,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掰开她的双腿,让小丨穴大张的露在姐妹俩的面前,身体推了推她,“快点,不然裤衩也堵不住了。”

    李静芷身体软弱无力的靠在罗张维怀里,强忍着羞意,眼睛不敢看正在瞪大眼睛注视着自己身体的女儿,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丨乳丨头,满脸通红的对姐妹俩说:“这是丨乳丨头。”

    “大点声。”罗张维双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摩挲着。

    “这个叫丨乳丨头。”李静芷狠下心,有种豁出去的感觉。双手从下方托得肥腻柔实的丨乳丨房高耸着,“这个是奶子,是让罗伯伯吸的。”说着,强烈的羞耻感使得她捂着脸,开始小声啜泣起来,摇着头,哀求着:“老爷,饶了奴婢吧,奴婢人都是老爷的了,以后一定尽心的伺候老爷。”

    “我的人更要听我的话。”罗张维顺着她的话说着,“别哭了,让女儿看见多不好啊,你看她们都在看着你呢。”

    李静芷无奈的放下手,依然低着头,手伸到自己的下体,抓着两片大荫唇,手指揉磨着,“这是荫唇,是盖着小丨穴的。”接着又撑开阴di,“这个是阴di,是挡着小丨穴的,等男人的rou棒进来才开开。”然后手指又伸进潮乎乎的荫道,抠挖着,“这是小丨穴,最喜欢罗伯伯的rou棒伸进来了。”抠出些阴精和jing液的混合体,“这是阴精,是妈妈被罗伯伯操的舒服的时候喷出来,那个是jing液,是罗伯伯射在妈妈的小丨穴里的。”

    李静芷做这些的时候,就象当年第一次登上讲台一样,动作生硬,声音也是机械的。

    说完这些,她仍然低着头,不敢看女儿,只是对罗张维哀求着:“老爷,奴婢都做完了,让奴婢去厕所吧。”

    “着什么急啊,不是告诉你了吗有裤衩堵着,没事。”罗张维把她反抱过来,跪在自己的双腿间,“让你女儿看看你是怎么样吃老爷的rou棒的。”

    李静芷快哭了出来,眼泪汪汪的看着罗张维,“老爷,让奴婢上了厕所,奴婢回来什么都愿意干。”

    “不行,快点1罗张维招呼过方娉方婷,指挥着母女三人,”小娉你过来看看你妈妈是怎样舔罗伯伯的rou棒的,小娉你去舔你妈妈的小丨穴,把里面舔的干干净净的。“

    姐姐方娉第一次看到如此的事情,内心的好奇促使她安静的蹲在罗张维的头边,一脸期待的看着妈妈和罗张维胯间疲软的rou棒,连罗张维握着她的丨乳丨房揉搓着都没注意到;妹妹方婷因为有过经历,内心更加追求那种舒服的感觉,就蹲在妈妈的身后,小手摸着妈妈光滑的屁股,等着李静芷趴下。

    李静芷叹了口气,跪在罗张维的双腿边,大分开双腿,高撅着屁股,让女儿钻到自己的胯下,舔着粘湿湿的小丨穴,自己双手扶着罗张维的双腿,头靠在他毛茸茸的下体上,看了一眼旁边好奇的女儿,张开嘴含着疲软的rou棒,努力的舔了起来。

    而罗张维就很舒服的靠在被压的凌乱的被子,一只手拿着沾满yin液的枣子吃着,另一只手享受女孩青涩坚挺的丨乳丨房的柔软与肉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