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守护十二星座男 > 章节目录 分第28部分阅读
    巴成“o”型,略显惊愕的望着银苡孀,银苡孀也差点被她惊愕的样子吓一跳。不过还好她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然一定会更加疑惑的。

    “听到银家你那么惊讶做什么”银苡孀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幽幽的问道。

    银家的名声确实是大了点,实力也更是强横,可是,莫裘球也不至于这样吧

    “没有”莫裘球摇了摇头,垂眸道。

    “你来这里干嘛啊,这里可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来的。”她不想说,银苡孀也没有心情再问下去了。想起刚刚“她”告诉自己的所见所闻,银苡孀就蹙起了柳眉,心底有股踹踹不安的感觉。

    当然,不安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面前的人。

    “你不知道吗死亡谷有百年难得一见的彩色水莲,这莲花有七种颜色,是七色单色水莲的结合,功效远远要比炼制七种单色水莲的功效强,可解世间百毒,当然,那些独特的毒就是不可能的了。”莫裘球认真的说,眸光也变的强烈了几分。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

    听到前面银苡孀也是兴致勃勃,心中把这彩色水莲已列为圣物,心中满怀希望之色,如果得到这东西,她哥哥的病是不是就能治好了

    可是听到后面,银苡孀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从希望一下子变得失望。

    撇了撇嘴,在心中暗骂:连个毒都治不了,算什么好药喂狗都不值

    “哦。”兴趣缺缺的随便应了一声,银苡孀眨了眨眼,转过头来望着莫裘球。

    “裘球。”银苡孀的声音一下子就柔下来了,仿佛能掐出水来。脸缓缓靠近她的脸蛋,唇边勾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啊啊”莫裘球眼皮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来来,望着近在咫尺的脸,不由得一个抽气,象征性地应了一声。又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这姐们也太多变了吧

    “从今以后,我就跟着你了。”凭着直觉,伸出手掐了掐她如水般滑嫩的皮肤,脸上抹不去的笑容,笑吟吟的望着她,“啧啧,这皮肤还真是够嫩的呢。”

    “”莫裘球默。

    好吧,面对银苡孀,她完全不知道到底给说什么好。

    “小球球,你生气了吗”见她不说话,银苡孀皱了皱眉,收回了手,尴尬一笑,“抱歉啊”

    “噗嗤”见到这样一脸纠结的银苡孀,莫裘球忍不住笑出了声,牵起了银苡孀的手,含笑道,“好了,我们走吧。一起走也会有个照应。”

    “嗯。”银苡孀笑了笑,感受着手心的温度,心里不由得一暖。

    就这样,两人往树林深处走去。这一路倒是通顺无阻,一只变异动物也没有遇上。也算是如两人的意。

    两人的神经也是一直紧绷着,她们并不知道下一秒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动物,所以只能随时保持警惕。

    “唔”此时,夜已经深了,两人随便找了些食物吃完后,银苡孀就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手放在唇上轻轻打了一个哈欠,眼睛也有些酸涩。

    “困了吗”莫裘球眨了眨眼睛,看银苡孀一副慵懒的样子,不禁开口问道。

    “有点”银苡孀懒懒的回答着,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眼皮也在打架。

    只要到了一定时间,她一定会困了。这是规律。

    “那你就睡吧。”莫裘球整了整地上的草,又扔了几根木头将火点的大了些。

    “你呢”银苡孀揉了揉眼睛,轻声问道,她强撑着眼皮再忍一下,但还是觉得一波波困意排山倒海般袭来。

    “不要管我啦。你先睡吧,我还不困呢。”莫裘球甜甜一笑,话音刚落,身旁的人已经睡了过去。

    此时,很精,静的能听到银苡孀轻轻浅浅的呼吸声。莫裘球单手撑着下巴,咖啡色的眸子中写满了思念。她抬头,静静地望着天空,崔厚,唇边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是那样的单纯。

    哥哥,放心吧。我会找到彩色水莲来救你的。答应裘球,你一定要挺住啊

    readtextc;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莫裘球也缓缓闭上眸子,睡了过去。

    守护no247 梦魇逃脱

    黑暗漫天,血流成河。

    遍布的尸体上,一名少女孤傲的伫立在尸体堆成的山上。

    黑色长发无风自舞,露出一张绝色的面容,倾城潋滟,一双血眸翻卷着滚滚的煞气,血腥遍布,强烈的杀气倾泻而出,脸庞白皙如凝脂,隐约还有血滴在脸上,与黑发明显的反衬,更添一份冷傲。而手中,一把血色长刀紧握,更添一份凌厉与杀戮之感。

    黑色皮靴下,成堆的尸体面目全非,有的可见惨惨白骨,格外渗人。

    忽然,她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唇上的鲜血,只听,飘渺空灵的声音如鬼魅般渗人:“呵呵,血,好甜呐”

    飘渺的声音仿佛风一吹就消散了,可是那笑声,虽宛如银铃般悦耳动听,可是却隐藏着浓郁的杀戮之气。接着,她缓缓抬起头,猩红恐怖的血色眸子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下的树林,轻笑。

    “看来,还有更甜的血可以喝呢”清脆的声音如风,少女身影一闪,朝森林之中走去。

    银苡孀睁着眼睛,呆呆的望着天空,天空中一片乌黑,隐约可见那轮明月,可是已被黑烟所笼罩,透出淡淡的光明。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感受着清凉的风掠过面颊上的触感,令人放松下来,心旷神怡。

    “你还真是悠闲啊”轻轻地,宛若清风般飘渺的声音飘入银苡孀的耳中,好似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悦耳。可杀戮之气却没有减少半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银苡孀倏地站起来,眯着眸子打量这四周,可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她不禁提高了警惕,冷声道:“既然敢说话,就不要不敢出来。要谈,出来谈。”

    “哦”颇为不满的语气,在银苡孀四周响起,一时间让她分辨不出对方所在的位置,接着,她缓缓道,声音动听如流水:“那确定要我出来吗”

    银苡孀眸光一黯,手中的银色手枪也不禁握紧了。随后,她幽幽的笑了,笑的妧媚动人,笑的倾城潋滟,只是眸中的冷意只增不减,在黑夜之中格外骇人:“哥们,你废话多了点。如果我不确定,就不会叫你出来。”

    “呵呵,”又是清脆的笑声,却异常的诡异:“好吧,给你一次机会竟然不要,那么就算了吧。那么我出来了。”

    银苡孀听过之后,立即绷紧神经,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你后面。”清凉的声音宛若鬼魅。银苡孀猛地转身,瞳孔猛地一缩,一张狰狞的脸蛋豁然出现在面前

    而这张脸,竟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那双血瞳

    “呵呵,”不在清脆的笑声,此时宛若地狱修罗,遍布地域黑暗气息,全身煞气倍增。

    她狰狞的眸子杀戮之气乍现,手中血色长刀一扭,朝银苡孀刺来。

    “下地狱吧哈哈哈”

    “不”黑暗之中,银苡孀猛地的惊醒,空洞的眸子惊恐的睁着,不停的喘着粗气。

    “苡孀”一旁正在烤着不知道哪里找来的食物的莫裘球疑惑的问,随后了然的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怕啦,做噩梦了吧”

    银苡孀脑海中还闪着那些惊悚的画面,头一次,一股恐惧扑面而来,她张口,想说话,喉咙却像被堵住一样,干涩说不出来。

    见银苡孀这幅样子,莫裘球也很清楚,她握住银苡孀冰凉而有些发颤的手,一手轻拍她的背,柔声道:“没事,没事的,这只是一场梦而已,没事”

    他的声音,轻而柔,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魔力一般,安抚着银苡孀,渐渐地,银苡孀从梦魇中走了出来,清楚地听到了莫裘球的话。

    “裘球,我没事”低沉沙哑的声音让莫裘球勾了勾唇角,这才放开她,继续烤着鱼。

    “你先休息一下吧,一会就可以吃饭了。”

    readtextc;

    守护no248 噩梦开始1

    “裘球,现在什么时候了”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银苡孀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口问道。眉宇间不由自主的染上一抹倦意。

    那个梦好真实啊

    就好像发生过一样。

    这是有什么寓意么

    银苡孀摇摇头,不再想这个,只是愣愣的望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差不多已经十二点了吧。”莫裘球甜甜的声音在耳边萦绕,让她心里莫名的觉得放松。

    “是么”哀怨的叹了口气,原来今天也不比原来起早过多少,甚至更晚了。

    “好了,苡孀。”在心中默默抱怨的同时,莫裘球的声音在空中漾开,语气中包含着真切的关心,又是让银苡孀的心一暖,“我虽然不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梦。但是我知道这个梦对你来说影响并不好,你不要把这个梦放在心上。不论如何终究只是一个梦,哪怕在真实,也只是一个梦。你听明白了吗”

    这样关切的声音,银苡孀的心瞬间化成了一滩水,在这个充满寒气的山谷,能有这么一句关心的温暖话语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好的裘球,我明白了。”银苡孀微微颔首,淡然一笑。

    螓首蛾眉,明眸皓齿,瞬间融化了万物。

    莫裘球微微一愣,随后也扯开了了甜美的笑容。

    肤如凝脂,巧笑倩兮,骤然捕捉了万眸。

    “给。”手如柔荑,握着一根用树枝穿好的烤鱼,递给了银苡孀,一股浓郁的香气充斥鼻尖,银苡孀眸子一亮,顿时也觉得肚子开始打架了,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道了声谢谢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像是被饿了几万年似的。

    不过也什么,一条小小的鱼竟然可以烤的如此美味。

    “裘球,你吃过了吗”银苡孀狼吞虎咽的吃完后,这才想起了莫裘球,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笨死了,吃完之后才想起裘球,你脑袋挨驴踢了么

    “吃过了,这还有,你还要吗”莫裘球也没在意,清澈的眸子闪着灵动的光芒,只是在眸子深处,一抹抹不掉的狡猾之色荡漾着。

    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善类,但是遇到银苡孀后,她收藏起来她的所有情绪。

    “还有”银苡孀一愣,随后猛地反应过来,眸子里似乎有一抹光亮掠过,她舔了舔嘴唇,克制不住的激动展现:“要要要,必须要”

    莫裘球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递给她一串。

    十分钟后。

    “唔好饱啊”银苡孀懒散的躺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

    半眯着眸子,舌头还意犹未尽的舔舔唇瓣,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有那么好吃么”莫裘球翻了一个白眼,有些鄙夷的望向她。

    “当然有啊。”银苡孀淡淡的笑了笑。和她胃口的人做的饭并不多,“你是第二个。”

    “你是第二个做饭和我胃口的人。”还未等莫裘球反应过来,银苡孀就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粘的土和草屑,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伸了个懒腰,道:“走吧。”

    “嗯。”莫裘球应了一声,收拾了一下便跟上了。

    殊不知,一场劫难张开的网已慢慢将银苡孀拢住,只要她稍有动作,这张网就会收紧,甚至还会取她性命。

    readtextc;

    守护no249 噩梦开始

    “苡孀,小心左边,喂喂,右边啊还有左边小心啊”茂密成荫的树林中,不断传来莫裘球焦急的声音。此时她精致的小脸上布满担忧,白皙饱满的额头上蒙上一层冷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道红色倩影写满了忧虑。

    “没事,裘球。”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响起,仿佛一缕微风吹散心中的焦虑,银苡孀全身警惕,握着匕首的手也不禁有些发颤,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慌张,一片沉稳淡然,让人忍不住放下心来。

    靠之,这个大怪物真他妈的难缠

    虽然听到了银苡孀可以治愈的声音,莫裘球也没有完全放下心来,目光紧紧的追随那道身影。双拳不禁握紧了,暗自咬牙。

    如果她身手好就好了

    虽然她会其他人不会的东西

    但是并排不上用场啊

    “嘶嘶嘶”一只巨大的响尾蛇全身呈青绿色,布满一道道可怖的黑褐色斑纹。一双有绿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银苡孀,时不时的吐出血红色的信子,好像要把她一口都吞了一样。

    响尾蛇本身就具有毒素,如要解毒必须注射和毒素相同分量的解毒剂,。这只响尾蛇的毒素显然要比一般的响尾蛇的毒素大出数十倍,如要注射相同份量的解毒剂,可能会造成部分细胞坏死,对人体无利有害。

    更何况,现在她们一点点解毒机都没有啊

    “拼吧。”银苡孀蹙着眉毛,缓缓闭上眼睛,用心感觉巨响尾蛇的位置,手中的匕首暗自握紧。

    “嘶嘶”感觉出银苡孀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戾气,巨响尾蛇目光也骤然变得阴冷嗜血,徒然,它身子一直,再次朝银苡孀攻来。

    轻挑柳眉,螓首轻点,银苡孀身影一闪,躲过了一场攻击。

    “嘶嘶”巨响尾蛇又连续攻击了好几次,都被银苡孀躲过了,骤然大怒,阴冷的目光突然转向莫裘球,吐了吐信子。

    看样子,那个人类应该更好对付吧。

    对上那双阴冷骇人的眸子,莫裘球全身一寒,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恐,不禁后退了一步。

    这微小的动作,巨响尾蛇自然也看在了眼里。幽幽的吐了吐信子,巨大的蛇尾一扫,一阵狂风变相莫裘球袭来。

    莫裘球心漏跳了一拍,眼睁睁的看着那蛇尾以及翻天黄土席卷而来。突然身子一轻,整个人便被带出了数十米。

    莫裘球一愣,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啊

    随后猛地反应过来,一股宛如恶灵般的气息猛地袭来,而这种气息莫裘球颇为熟悉,是从银苡孀身上散发出来了,骤然一惊,眸子一凝,大吼一声:“苡孀稳住”

    可惜

    已经晚了

    “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可是现在,晚了”寒气逼人,冷酷嗜血的声音宛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灵,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可是声线宛若银铃一般悦耳动听,可是邪恶的气息只是有增无减。

    一双茫然空洞的宝蓝色眸子此时却是充满邪恶气息,不再空洞,而是深邃幽深,而颜色

    渐渐变成了绛红色

    手中血色长刀乍现,隐约有黝黑的气息滚动。

    头发退去原有的颜色,渐渐变得黝黑深邃,长发无风自舞,一股令人恐惧的气息遍布全身。

    这便是银苡孀梦中的那个少女

    和她有着一样的容颜

    readtextc;

    原来

    这就是她的第三灵魂

    守护no250 噩梦开始3

    “苡苡孀”莫裘球惊讶的目瞪口呆,冷冷的看着宛若鬼煞一般恐怖的人。

    没有了往日的淡然如水,粲然笑颜,有的只是一片冰冷骇人。

    “呵呵,不要叫这个名字,我才不是她。”银苡孀缓缓转过头,如一汪深潭般诡异的血色眸子眨了眨,声音如黄鹂歌唱般动听,只是多了一层浓浓的煞气。

    这样动听的声音,银苡孀从来都没有过。

    这样诡异的声音,银苡孀更没有过。

    眉宇间一抹倨傲狂妄,少女握住血色长刀,唇边亲着一抹诡异的笑容,眨眼间,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小蛇蛇,不好意思啦,你惹怒了本尊。”婉转动听的轻笑响起。只见

    “嘶嘶”巨大的痛苦声自喉咙传出,巨响尾蛇睁大了眼睛,只见那身子一杯那锋利血刀切成两半,浓烈的血腥味布满空气中,硕大的身子一歪,永久的闭上了眼睛。那血色身影倨傲的伫立那舌头之上,鲜血顺着那刀身滚落下来,滴在那一动不动的蛇头之上,又顺着蛇头滴落到地上,少女血色的眸子依旧是一片平静,只是那唇角泛着妖娆嗜血的弧度,让人心惊胆战。

    “呵呵,真不过瘾。”轻启朱唇,少女潇洒的转身,竟是妖娆无比。

    “苡孀,你去哪”莫裘球无比震惊的望着这一幕,半晌才反应过来,有些磕巴的问道。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誓死都不会认为,那是银苡孀。

    印象中的银苡孀,才不会是这个样子。

    “我都说了,我不是银苡孀。”少女蹙了蹙眉,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随后,锐利的目光扫向莫裘球,仅有一秒就恢复了平静。倏地,她巧笑嫣然,如同绽放的罂粟,娇艳欲滴,却有致命的诱惑,“也不知道银苡孀犯了什么抽,竟然因为你把我召了出来。”

    莫裘球一愣,没有说话。

    少女话锋一转,眉宇间冷冽了几分:“不过,这也很好。”

    “这世界,马上就会是我的了”

    “哈哈哈哈”

    一阵仰天长啸,银苡孀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只是那巨响尾蛇惨不忍赌的尸体。

    莫裘球也猜到了几分,这是传说银家的纯血统的致命的劫。

    可是银苡孀这个劫,明显比正常的要大啊

    不过,也罢

    她会想办法救她的

    看着她死,她做不到。

    别墅。

    一阵诡异的气息遍布大厅。玉念歌懒懒的倚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眸子,显得漫不经心。只是那眼底,一抹锋芒划过一层涟漪。

    缓缓抬起手,白皙如玉的手掌张开,一块雕刻着复杂图案的白玉映入眼帘,可见一只凤凰的图案,雕刻的如此精细,离很远都可以看到,次失败与正散发着淡淡白色的雾气。

    玉念歌敛下眸子,把白玉放入衣袖。

    readtextc;

    “这劫开始了么”清凉淡雅,温润如玉的声音动听悦耳,如雪山之上的白莲那样淡然却依旧繁星点点,美不胜收,宛若谪仙一般,勾人心魄。

    “孀儿不要让为师失望啊”

    咳咳,上一章的标题忘记标2了,大家就不要在乎标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