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章节目录 第63部阅分阅读
    起来,麻利的披上浴袍去屏风外面换衣服,走到屏风外面还没忘了叮嘱,“你也别洗了,快出来,水快凉了,泡久了会感冒。”

    “嗯,好。”江逸帆应着。

    美女出浴看不成了,他也没心情洗了,利落的在身上搓洗了几下,然后拿过毛巾擦干,披好浴袍出去。

    他从屏风后面走出去,大大的雕花牙床周围红色的轻纱帐已经放了下来,轻纱帐笼着整个牙床,看不清萧幻幻的面容,只能看到轻纱后面一个影影绰绰的曼妙身影,在低头摆弄身上的衣服。

    屋子里,红烛摇曳,火红色的柔纱无风自舞,不知道为什么,江逸帆忽然觉得心跳猛然快了几分。

    他紧走了几步,撩开纱帐,一愣,看的呆了。

    萧幻幻换上了那套唐朝的公主服,公主服也是红色的,火焰的颜色,衬的萧幻幻粉嫩的脸颊越发的娇艳欲滴。

    腰间的金丝带勒出她纤腰一束,领口开的特别低,还微微往外张着,稍稍低头就能看到令人血脉贲张的白嫩丰盈。

    江逸帆有点晕。

    所谓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就如同眼前佳人一般吧

    而眼前佳人是他的从头到脚彻头彻尾都是他的

    缓步走过去,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微微俯身,仔细看她,不眨眼睛的看她,一直看一直看,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萧幻幻被他看的有些羞涩,微微低头,露出半截粉嫩脖颈。

    江逸帆不依,托起她的下巴轻轻抬起,叹息,“好美”

    萧幻幻眨眨眼,黑长睫毛如蝶翼,仿佛随时都会振翅而飞。

    江逸帆又是一声叹息,轻轻吻上去,细长的睫毛、嫩白的鼻尖、嫣红的樱唇,一下一下,轻轻的、柔柔的,带着入骨的眷恋和疼惜。

    他的眼神如深海漩涡,将萧幻幻的灵魂深深吸进去,原本觉得有点晕的她更加晕了,身子晃了一下,被他扶进怀里。

    在她唇上又轻吻了下,他揉揉她的发,“怎么了”

    665勾魂摄魄的美

    “头晕”他如弦乐般醇雅动听的声音里带着让人骨头酥麻的呵爱宠溺,萧幻幻觉得自己晕的更厉害了。

    “喝酒喝的。”此情此景,江逸帆舍不得再骗她了。

    “真的”萧幻幻有些惊讶。

    她完全把桃花酿当饮料喝的,没想到喝了居然还会醉。

    “是啊,桃花酿有后劲,喝多了会醉,不过不会上头,也不会有宿醉的那种难受,放心,睡一觉就好了。”他揉着她的发,无限温柔。

    “哦,那我们休息吧。”萧幻幻觉得天旋地转,如果不是江逸帆扶着她,她很有可能会摔倒。

    “好啊,我们休息。”他又在她额上吻了下,将她抱起,缓缓的放在床上,单手支着身子,另一只手轻轻抚她的发。

    萧幻幻怀疑今晚就算不喝桃花酿也会被他温柔的眼神醉倒,看着他满是眷恋疼惜的眼睛,她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侧过头去嘟囔:“别再看我了,受不了了”

    江逸帆低笑,吹灭床边摇曳的红烛。

    芙蓉帐暖,一夜春宵。

    第二天一早,萧幻幻觉得浑身懒洋洋的,一动都不想动。

    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红纱帐,意识一点一点回笼,她的一张俏脸也一点一点变的嫣红。

    readtextc;

    早就听说过,酒能乱那什么,昨晚她也不知道是被酒蛊惑,还是被江逸帆蛊惑,总之是前所未有的热情。

    江逸帆也特别的兴奋,那样子像是要把她一点一点拆掉吃了一样。

    想到昨晚的疯狂,她捂住脸。

    啊呀呀呀,没脸见人了

    她居然那么那么主动,那还是她吗

    “亲爱的,早安”

    其实江逸帆早就醒了,一直默不作声的躺着看身边的睡美人。

    见萧幻幻醒了之后,先是发呆,然后不知道想起什么,俏脸一点一点变红了,又羞又臊,最后干脆不好意思的把脸捂上了,各种表情精彩变换,又是可爱又是诱人,看的他心猿意马,实在忍不住了,凑过去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下。

    唔好香啊

    “早安。”萧幻幻往旁边挪了挪身子,不敢看他。

    “怎么了,昨晚还唔”江逸帆揶揄的笑,刚想打趣,被萧幻幻一把捂住了嘴巴。

    “不许提昨晚的事情,不然有你好看”萧幻幻捂住他的嘴,用力瞪他。

    江逸帆眼中满是笑意,乖乖点头,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兮兮样。

    萧幻幻这才松开手,江逸帆拍拍胸口,“哎呀,差点被爱妻谋杀亲夫啊”

    萧幻幻黑线。

    这人,一大早的就和她拽古文,再配上这雕梁画栋的屋子,真有那么点穿越的感觉。

    她起床去屏风后面换衣服,就听江逸帆在外面嘟囔:“哎呀桃花酿真是好东西啊今天打电话让水倾墨那小子给我送一车,我家爱妻喝了之后换了一个人一样,又可爱又热情,唔”

    他得意洋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跑回来的萧幻幻一把捂住了嘴。

    萧幻幻的脸红的像是煮透的虾子,捂着他的嘴巴跺脚,“都说了不许说昨晚的事,你讨厌死了”

    666男狐精

    江逸帆眨着眼睛笑,扒下她的手吻了一下,然后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绕着她颊边发丝,一下一下的吻她,“丫头,昨晚的你,我很喜欢”

    萧幻幻觉得脸上热的快烧着了一样,偏过头去不看他,却又不服气的鼓了股气,“那平时不喜欢”

    “怎么会”他失笑,含住她的唇,“平常的你也喜欢,不过昨晚更喜欢,昨晚的你呀”

    他偏了偏头,轻咬她的耳垂,忍不住的笑意从优美的唇间泻出来,“昨晚的你就像被狐狸精俯身一样,太诱人了,真想让人把你一口吞下去”

    “你才狐狸精呢”萧幻幻更不服气,鼓着腮帮瞪他,“你是男狐精,迷的整个亚洲的人都神魂颠倒”

    “哦,是吗”他挑起一笔秀发放在鼻端轻嗅,看着她的眼睛温柔含笑,“那我有没有迷倒你啊”

    萧幻幻看了一会儿,觉得肯定是桃花酿的酒劲儿还没过去,她又晕了。

    过了好久她才扁了扁嘴,不甘心的小声嘟囔:“有啊,当然有,不然干嘛嫁你”

    “是啊,”他叹息着笑,“我也觉得你被我迷到了,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打败那么多痴心的情圣,把你娶回家”

    “哪有什么痴心的情圣”萧幻幻又白他。

    readtextc;

    也许是从小的经历造就她的不自信,她一直觉得嫁给江逸帆是她高攀了。

    毕竟江逸帆太神奇了,他是大神也是恶魔,更是风靡全亚洲的偶像巨星,想嫁给他的女孩儿能从地球排到月球上去。

    而她虽然家世样貌也不错,也能算得上是万里挑一的,但是与江逸帆相比就逊色太多了。

    江逸帆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她心里又别扭了,捏捏她的下巴,叹息,“我真是捡了个大便宜,明明娶了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长的好、性格好、心眼儿好,什么都好,还偏偏不觉得自己哪里好,我上辈子一定积了好多好多福气,才能把你娶回家。”

    萧幻幻瞅他一眼,圈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他怀里,“你嘴巴最甜了。”

    “哪有我实话实说啊”江逸帆轻抚她乌黑靓发,轻笑,“你想啊,叶橙和栾秋末哪个是普通人两个豪门阔少都被你迷的要死要活的,你能是一般人吗”

    “不许提叶橙喜欢我的事”萧幻幻抬眸瞪他,“叶橙已经有青丝了,所以以后不许再说叶橙喜欢我”

    “好好好,不说”江逸帆笑着妥协,捏了捏她的鼻尖,扶正她的身子,“来,我给你梳发。”

    他把她按做在梳妆台前,梳妆台也是古代的样式,镜子是铜镜,不像现代的镜子照的那么清楚,不过看起来朦朦胧胧的,像是沾上了一股仙气儿。

    江逸帆扶萧幻幻在梳妆台前坐好,他站在萧幻幻身后,用梳子一下一下梳她的长发。

    一头乌黑的长发丝绸一般顺滑,还隐约带着淡淡花香,江逸帆真是爱极了她这一头乌黑顺滑的青丝。

    667闺房之乐

    因为一会儿要去上学,萧幻幻已经换了自己的衣服,也不能再用昨天的发型,江逸帆就在她脑后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马尾。

    简单的发型,却朝气蓬勃,映着茭白的小脸,说不出的漂亮,江逸帆越看越满意他家丫头真是漂亮啊,恨不得揣进兜里,又恨不得一口吞下去,不让别人看才好。

    萧幻幻端端正正的坐在梳妆台前,感受着江逸帆细长温柔的手指不断穿过她的发,有时能蹭到她的头皮,明明是最普通不过的动作,却有一股子淡淡的暧昧,不知不觉的她就红了脸。

    她正看着铜镜里的江逸帆发呆,江逸帆弯腰,一张帅脸凑到她面前,吓了她一跳,“干嘛”

    他低笑,浅浅温柔,淡淡蛊惑,“给你画眉啊”

    “嗯”

    萧幻幻愣神的功夫,江逸帆已经拿起眉笔,在她弯如新月的眉上,又描了一层淡淡的颜色。

    萧幻幻的眉形很好,眉色也浓淡适中,所以她从不画眉,江逸帆也不是为了给她涂色,而是为了享受给她画眉的乐趣。

    他一边用眉笔随着她的眉形轻轻勾勒,一边笑着说:“听说过张敞画眉的故事吧那可是才子佳人的佳话,丈夫为妻子画眉,是能白头到老的。”

    他浅笑吟吟,温热的气息扑在萧幻幻的颊上,萧幻幻脸颊越来越红,嗫嚅着问:“张敞是谁”

    她在国外长大,现代的事情还好些,古人物知道的有限。

    “张敞啊”江逸帆细细打量她的眉,专心致志的描画,“张敞是汉代的京兆尹,传说他与他的妻子是同村,小时候打架时,不小心误伤了他的妻子,长大后,听他家人说起,他的妻子因为他小时候给他妻子造成的伤疤,导致他的妻子一直不能出嫁,他就上门提亲,娶了他的妻子”

    “真的吗”萧幻幻眨眼,觉得好有趣,打架也能给自己打来一个媳妇。

    江逸帆微笑着摇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很唯美浪漫就是了,传说张敞和妻子成亲之后非常恩爱,每日为妻子画眉,他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但是恃才傲物,有点不拘小节,放荡不羁,因此得罪了不少的人,他的政敌就利用他给妻子画眉这一点,在皇上面前参了他一本,说他在家中给妻子画眉”

    萧幻幻撇嘴,“啊这是什么人啊好无聊哦,人家夫妻关系好,关别人什么事了,那人可真讨厌。”

    “是啊,”江逸帆笑着点头,“皇上向张敞求证时,张敞说,闺房之内,夫妻之间,有比描画眉毛更过分的事,描眉算什么,皇上爱惜他的才能,并没有怪罪他,但是他也没得到重用。”

    萧幻幻皱眉,“好可惜哦,所以说啊,宁得罪十君子,不得罪一小人,小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也没什么可惜的,没那个坏人参张敞一本,张敞为妻子描眉,也不会成为流传千古的四大风流韵事,凡事都是注定的,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

    readtex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