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复仇四公主之恋爱转角 > 节章节目录 第4部分阅第读
    ”

    这样的要求圣依晴玥怎么也拒绝不了,没办法落基山脉她到过的每一处都会有两个跟屁虫跟着一起去。

    revenge。整蛊圣菱四校花上

    夜里,樱蓦地醒来,才觉得寒气逼人,刺入肌骨,浑身打着颤把毯子卷得更紧些,把身子蜷起来,还是睡不着。天上闪烁的星星好象黑色幕上缀着的宝石,圆月当空。山区的月夜是如此宁静。圆月的清辉泻满园林,夜风轻吹,四周的果园微微闪着千点万点绿光。

    她这一醒来就再也无法入眠,有一股记忆蓦地涌了上来。算不算不堪回首

    赫然嘈杂的声音闯进她的耳朵里

    “不能让他跑了,快追”

    忽然一个熟悉黑影窜到了她的视线

    将她搂在怀里。他与她踉跄的转了个圈、这是什么情况。稚嫩带有一丝成熟的男声响起“他们要抓我只有你能帮我了”

    瓮声瓮气的声音越来越靠近他们,下一秒。某个可爱柔软的物体侵占了她的樱唇,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一只大手撑在她的后脑勺,塑料带从手里脱落到地上双手放在了结实的胸膛上,她和她的初吻说拜拜了。麻痹的感觉刺激着她全身的细胞,她在心里问过自己无数遍:这就是接吻的感觉么

    或许是因为两人都是第一次接吻都不知道该怎么驾驭对方、美少年笨拙的咬到了莹晓樱的唇。莹晓樱这才从思绪里走了出来。猛的推开美少年,自嘲的笑了笑。漂亮的眼眸里冰凉剔透的液体流淌下来,她哭了。伤感的垂着眸不让人看到自己的哀伤。两人就站在微弱的路灯下尴尬的气氛弥漫开来。

    美少年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少女。有点白痴的问道“你是初吻啊”

    回应他的只有安静“。。。”

    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別墅便迎来了一个温馨的晨,此时,別墅的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晨光中,道旁的柳树低垂着头,柔顺的接受着晨光地淋浴。清晨的阳光是宁静淡雅的,没有那种喧闹气息,让人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

    周末已经飞逝过去、

    “哇哇哇。迟到了的迟到了”刚被恋粗暴的吼声惊醒的李冰条件反射的觑了眼精品闹钟。很显然她是因为指针走到8点半儿尖叫。

    奔下楼却发现客厅空无一人。难道都已经走光了不成、

    “可恶啊”他们等一秒都会死啊。李冰毛躁的抓着被睡成鸡窝头的短发。猛回过神、“快点快点”整理好自己。带着清爽。高傲、出了别墅、

    她却不知还有一个人正谁在自己的卧室、醉生梦死的。

    大波点蝴蝶结立体造型兔耳朵发箍格外入眼,而它主人的纯黑色可爱短发也格外的与之搭配。她就是迟到先被班主任罚站在外的李冰同志

    她的高傲也在这时变得有一丝丝的狼狈、

    “tnnd北辰芮老娘和你无冤无仇的,你凭什么很老班告状啊”在心理默默的嘀咕了一千遍的话

    明明老班还没来,明明她可以逃过一节。明明不用这么站着。就是因为北辰芮的一句“老师,李冰同学刚刚迟到了,公平起见。必须罚站以此告诫”

    “北辰芮你给等着,让你看看老娘的厉害。”某只冰很不服气的又在絮叨

    刚一下课,班主任捧着几本教科书出来。看也不看李冰一眼就离开了一副很瞧不起李冰的样子,李冰气不过的在她身后吐舌头做鬼脸。

    “扑哧”

    一声爽朗的笑打破了李冰。

    “咦你。”

    “没想到你也有这么调皮可爱的一面啊” 深邃的眸子带着点淡淡的温柔,看得李冰微微被愣住,好漂亮的一双琥珀眼眸。

    反应过来时,慕幽杰已经转身离开了、李冰在他身后大声反驳道“是你看错了。你眼睛有病该去治治了”她咬紧下唇有点懊恼“shit怎么就是被他看见了啊。欸我那么在意他干嘛啊。真是的”

    为了掩饰住自己的尴尬索性跑回了教室、

    readtextc;

    女猪脚的别墅内

    已经快中午了、二楼滴三间卧室的门被里面的人打开。莹晓樱好似刚刚睡醒、眨巴着银色模糊不清的眼眸、

    在她看来迟到并不是什么怪事,很从容淡定的走下楼。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端坐在沙发上,抿着咖啡看了看手表、已经中午了呢、

    没有易容的她在此时此刻就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完美无缺的v字脸不再有让人心生厌恶的雀斑青春痘。衣着也是那样的优雅时尚,是那副春姑相所不能攀比的高贵气质、

    吃完饭在去圣菱也不碍事。比起李冰她更多的是成熟稳重的心态。

    琐碎的是都处理完了,她才将春姑形象换上。看着镜子里满是雀斑的自己莹晓樱有些无奈说实在谁都不喜欢丑女的对吧她亦是。总觉得自己好似还有什么忘了可就是想不起来。

    不想太麻烦,她也就这样算了。“ok。”摆了个ok的手势转身就玩大门外已准备好的txi走去。

    浴室里流理台上还放着她要戴的黑色美瞳、她把这东西落下了。

    一来到圣菱就马不停蹄的蹦向班级,却不料与过来的一个人装了个正着。

    “对不起对不起”她头也不抬的与来人道歉

    “喂,大姐姐你这样子好像保姆啊”某只辰在一旁讪笑。

    “额。”莹晓樱抬起头正对上了北宫辰无辜的眼神、

    北宫辰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狐疑的问“大姐姐,你这银色美瞳还真好看啊,不过戴在你那总衬托不出它的漂亮啊”

    莹晓樱疑惑的眨巴了一下眼眸,银色美瞳她好像只有买过黑色美瞳的。银色。。

    银色眼眸不是她的瞳色嘛,这是只有伽氏继承基因才会独有的银色眼眸。

    她这才醒悟过来今天健忘的没把黑色美瞳戴上、。真是蠢到家了、

    “对。。对。。就算银色美瞳。。”她可不能让北宫辰这小子发现这是她的真正眼眸的颜色。不然必定露出马脚。

    “奇怪,总觉得我见过这瞳色”

    北宫辰思索着在哪里好像见过。莹晓樱趁机逃也似的跑了。

    砰教室门被莹晓樱踹开。李冰被这声巨响惊到了了

    “哦买噶,你吓死我了”

    “你在干嘛呢”

    “切,她能干嘛。当然有仇必报咯”佐炫刚刚也被那一声巨响弄得不能继续睡

    “谁惹了她啊。”

    佐炫努了努嘴“自己问她咯”语毕。又想闭上眼皮睡觉去

    “樱子你来的正好,快帮我一起整蛊那个北辰芮。老娘早看她不爽了”

    “哦,嫒。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看着李冰手里的一袋东西不禁问道

    李冰看向手里的袋子,提了提“哦,你谁这个啊、这是我的秘密武器专门用来对付傲娇的千金用的”说完还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说实在她这一笑让莹晓樱打了个寒战,做事也应该考虑一下后果吧这么鲁莽

    readtextc;

    李冰的手伸进了袋子里,抓到了什么东西一拿出手来。一条小青蛇在她手上摇摆个不停。她还很乐呵呵的一点都不畏惧“浓~~你看”

    “蛇”莹晓樱僵硬的扯着一个笑。

    revenge。整蛊圣菱四校花下

    李冰清澈明亮的眼眸里,流露着狡黠的光芒、天知道她捉这些蛇是干嘛用的。

    莹晓樱嘴角微微抽搐“我驾驭不了蛇你是知道的”眼眸斜视的看着李冰手里还在吐着性子的小青蛇。

    李冰撇了撇嘴“要是我家露露的话该多好,一喷毒液她那臭女人必定死翘翘”露露是一种很稀有的小型毒蟒蛇。别看它只有手掌大小却剧毒无比对待李冰极为温顺,对于其他人便是可怕的象征。

    偷偷将手里的小青蛇放进了北辰芮的抽屉中,得逞的笑流露在脸上。一副谁叫你得罪了我,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下,我就不叫李冰的表情

    若无其事很自然的吹着口哨溜开了、然而趴在一旁的佐炫始终没有抬头的意思。

    刚去找慕幽杰的北辰芮一回来,眼眸里第一个映出来的是李冰的声影,她朝李冰咍笑着好像是在示威。

    切待会你就笑不出来了,李冰童鞋在心理暗自偷笑

    蓦地一阵天震地骇的尖叫声打破了无比和谐的教室“哇。。。”全班没有一个不用双手捂着耳朵的

    就连趴在桌上的佐炫也忍不住皱起了柳眉抬起有些疲惫的脑袋、该死的叫什么叫啊。

    “蛇蛇蛇”北辰芮被李冰的小青蛇吓的花容失色。一张脸从紫变青从青变道黑,她是有多畏惧蛇啊。

    那只蛇霸道的将北辰芮的位子占为己有。要是有谁靠近它一定不客气的扑过去、北辰芮也因此被它在手臂上咬出了两个很小的洞

    周遭的同學開始一片惊呼这下惨了全班同学不被拿去陪葬才怪。

    “怎么回事”

    教室外慕幽璃和其他两人本在回来的路上,一听到是北辰芮的声音就连忙赶了过来。

    “蛇。。。。蛇。。。。。。”北辰芮被吓的不轻就连说话时也带着颤抖。“好痛”她拧起眉扭头凝视着自己被蛇咬的伤口,整张脸因为疼痛而扭曲起来。

    莹晓樱挪着脚走近李冰,凑到她耳朵边,细语“你。玩。大。了”莹晓樱即使在这么严肃都会给人一总温暖的感觉就好比她说的每一句话里都不会带刺,也只有她脾气好的一大糊涂。

    “呵。呵。呵。我知道”当她看到北辰芮真被小青蛇咬的时候她就知道这次玩的有点过了。“我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谁知道她就被咬了啊”

    莹晓樱无奈的摇摇头好像再说“你没救了”

    “这里怎么会有蛇。”

    慕幽璃的质问飘荡在整间教室里却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出她的问题,坐在离北辰芮不远的位子上的眼睛妹像是知道些什么去想说又不敢说

    站在慕幽璃身后的千宫萧萧察觉到了身旁眼睛妹的异常急迫的扭头走到她位上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如果知道你快告诉我们”

    随之北宫殇顺四人也已经回到了班级,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刚刚。。。刚刚。。。我看看到、看到。李冰同学她把蛇放在、放在北辰芮同学的抽屉里的”说完眼睛妹连忙捂着嘴、一脸畏惧的看了看李冰

    此刻的慕幽杰一听到眼睛妹的回答也是一愣一愣的,他抬头看看李冰眼眸里流露的是满满的冰冷,他大步走到北辰芮身边大横抱起。

    在全班同学的注目礼下离开教室,经过李冰的那一刻他顿了顿又继续往医务室走去。怀里的北辰芮朝李冰得逞的一笑。

    面无表情的李冰在撞上慕幽杰冷冽的目光时心里莫名的一阵痛,咬着有些破皮的唇不再看两人离去的身影伪装高傲的扭过头一脸不屑。

    readtextc;

    也只有站在一旁和趴在位上的两人能感觉得到此刻的李冰判若两人。莹晓樱有些担心的看着李冰。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下节课我们不上出去散散心怎么样”

    很乖巧的点点头、脸上是写满了的强颜欢笑

    三人的左耳上耳钉忽闪忽闪着光,耳衅旁传出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过来接机,我在xxx机场”

    闪烁的耳钉随着少女的声音而消失变得黯淡

    不出所料某三人听到接机两个字个个瞪大起自己的双眸。慕幽玥突如其来的回国给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还愣着干什么回家换衣服去机场啊”三人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佐炫离开催促着、

    “哦对”某两女随着佐炫一起离开了教室。在同学们的注目下逃离了尴尬的现场

    revenge。突如其来的回国

    突如其来的回国

    三人的左耳上耳钉忽闪忽闪着光,耳衅旁传出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过来接机,我在xxx机场”

    闪烁的耳钉随着少女的声音而消失变得黯淡

    不出所料某三人听到接机两个字个个瞪大起自己的双眸。慕幽玥突如其来的回国给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还愣着干什么回家换衣服去机场啊”三人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佐炫离开催促着、

    “哦对”某两女随着佐炫一起离开了教室。在同学们的注目下逃离了尴尬的现场

    男扮女裝的千宫梦恋佐炫换回了原来绰约多姿的少女形象。自然伽兰樱莹晓樱也将这春姑打扮卸了下来,至于李冰就没什么需要的,只是化了些淡淡的装床上喜爱的泡泡裙准备出发、

    “你两好了没啊”难得的自己是第一次最快,当然要好好的像以前她们催自己那时摧着她们哪样得瑟。

    “恋儿你开车吧,我和樱子坐你车里”指挥的感觉就是好啊,就让她好好享受一下吧、

    仨人在混乱中准备好一切,就等着接某位小姐回国了、

    一进机场,仨人就寻视着找那久违的身影,果然依她的气质很容易找到因为她很独特就像是一颗闪耀着强烈光芒的恒心。

    李冰指着在人群中穿梭的身影,说道“啊哈,在那边”连忙扯着另两位的手朝目标奔过去、

    轻拍了一下慕幽玥的肩。“小玥儿,哦哈哟”这丫头也只会这句了吧而且现在已经不是早上了。李冰将往日的思念化成了一个温暖的拥抱。

    回抱住李冰,慕幽玥也是有很多话想和她们说却伪装的冷淡化成了一句简单的词语“谢了”

    当她说出这两个字时仿佛时间就此停止只剩下她们四人,其实她们都懂慕幽玥她只不过需要的是坚强罢了别无所求了。

    一想到她要带着傀儡的这副面具李冰的心漏下了一拍,胸口异常的蒙。她加深了对慕幽玥的这个拥抱、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呜。想死你了啦,你回来啦某人就不能拿我怎么样了”昔日伪装成高傲小姐的她在慕幽玥回归的那一刻松懈了。嘴里还说着调侃千宫梦恋的话

    一旁的千宫梦恋被李冰的话弄得嘴角抽搐,死丫头谁欺负谁啊

    “好啦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再说吧。”

    伽兰樱走上前拍了拍还在叙旧的两人的肩。催促着回家在谈。四人走向大门外的跑车前刚想坐下却被两声稚嫩的声音而停住

    readtextc;

    “四位姐姐等等我们啊。”四人转头边看见两个肉团般q的小娃娃提着行李在人群中挤着朝她们跑过去。这才追人过来

    “哇诗羽你们两兄妹怎么来啦。”李冰蹲下直视着言子睿,还手贱的捏了两把人家的小脸蛋。

    “唔。疼”可爱的言子睿被李冰捏的哇哇直叫。

    “嘿嘿,我们叫晴玥姐带我们来的。”

    “是啊是啊,在宫殿里无聊死了。姐姐对吧”可耐的小睿睿捂着被李冰捏红的小脸蛋直附和。

    众人把目光转向慕幽玥,慕幽玥只是无奈的耸耸肩。

    “你俩上车。”千宫梦恋使了个眼神让两个娃娃先上车

    “耶好棒”

    revenge。该死的反派角色

    慕幽玥回国的消息不知道是被谁捅破了,许多对她有异议的小帮派都开始有所行动起来目的只有一个都妄想坐上黑道王座成为新一届的黑道首领。

    一簇丛林到处充满了恐怖的气息,寥寥无几的人更别说有什么房屋了。唯独这里偏偏有一栋令人感觉阴森气息的黯黑色别墅

    “哥,你听说了么”

    暗黑色的别墅敞开着大门,大客厅里北宫殇顺翘着长腿坐在咖啡色真皮沙发上单手拿着ipd凝视着屏幕若有所思。

    他抬起头,性感的薄唇紧紧抿在一起,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泛着冷鹜的神情,深邃凛冽的眸子无形中让周遭的气息带上一股让人生寒的压迫感。对于刚刚北宫辰的问题他理所当然知道是什么事情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昨天居帮派小弟的可靠消息他们才知道他们唯一最强劲的对手突然回国了呢。这让他们不得不有所防备才是

    “我在想她回国是不是因为这次要和我们抢d帮要知道这次d帮帮主好不容易退位是因为我们用优越的筹码威胁他他这老狐狸才肯放手,现如今她也插这么一脚我觉得我们胜算不大了”靠在白墙的林逸枫轻挑了挑眉分析、合并d是他的本意可没想到这么多年来紫魅帮还是不放过和他们作对的机会

    不知道是从哪里掏出来的一根棒棒糖北宫辰边剥了皮边饶有兴致的调侃起林逸枫来“哈,逸枫哥你这个点是不是应该约美女姐姐约会了”

    “小子你个白痴,我怎么会认识像你这么幼稚的娃娃。嗯你和你哥是不是一母同胞”后者轻笑了声,凉薄视线从那一脸单纯无害的脸上扫过,薄唇轻扬,带着几分戏谑调侃

    坐在一旁的北宫殇顺搁下手里的ipd俊脸上却带着几分难以捉摸笑意,他淡淡插了一句。“慕幽杰人呢”

    后两人面面相觑表示不知道

    临近下午,千宫梦恋她们一直处于忙碌状态原因嘛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慕大小姐刚刚回国要处理她个人的手续太多比如说入学手续什么的

    其实慕幽玥提前回来的消息美国的那位老头子还不知道,她是趁攀山的机会才有此机会,再者老头子想要用两个小孩子看着她也太小看她的势力了吧。轻而易举的贿赂了两个娃子一起来了中过她根本不知道影魂帮收并d帮的消息纯属是他们的揣测。

    带着伽兰樱先来到了总部处理一些琐碎的事,却万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个人有了危险

    “噗~~~”殷虹色的血从慕幽玥的朱唇里吐出吓坏了在一旁整理资料的伽兰樱。刚刚一个佣人递了一杯水给慕幽玥她喝下就出事

    她夸张的瞪大了眼那杯水一定有毒这该死的反派角色居然在他们总部安插了卧底。伽兰樱急忙上前扶住俞要倒下的慕幽玥。

    “来人去抓住刚刚离开的那个佣人要是抓不到活人拿你们试问”一项警惕高的紫魅帮重来不会出现有卧底一说没想到慕幽玥一回来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还真是他们管理不周

    一两个杀手见状连忙跑去追赶刚刚离开的卧底,帮派里瞬间变得更为冷清。

    “你不会有事的,恋她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你一定挺住了”一项冷静的伽兰樱现在怎么也冷静不下来在慕幽玥出事的那一秒她的身体都僵住了

    双手颤抖的抹下慕幽玥嘴角的血渍

    readtextc;

    在千宫梦恋赶来的那时慕幽玥已经毫无知觉的晕去,一个小时即将过去千宫梦恋提着急救箱出了总部为她专门建设的医务室的大门

    咬着下唇很明显是因为慕幽玥现在的状况不是特别乐观李冰急忙上前想问个清楚,眼神中能清晰的看到她流露出的焦急和不安

    “她怎么样了”

    “已无什么大碍,就是有一种毒液体伤及到了她的声带最近不能让她说话否则会声带破裂更难处理。让她修养几天每天吃我专门定制的药就应该可以恢复过来”果然被世人堪称五毒神医的她能立马断定是什么毒在为病人接受治疗真的不愧是医学界的一大奇才

    “我想进去看看,行么”

    要知道她们四个人当中属李冰和慕幽玥最好,她自然担心她的病情才是。

    “让她休息一段时间吧,先让她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吧现在别去打扰她比较好”伽兰樱说的不无道理,也罢不急于一时所以李冰还是打消了刚刚的那个念头

    revenge。演唱会,危机

    chocolteze的演唱会好死不死的在慕幽玥失声的情况下即将要来临这让chocolteze组合的经纪人可急了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伽兰樱她们想办法

    “唔。这好让我们三个先顶着凑合着唱吧”以慕幽玥现在的状况更别说上台唱歌了现在连人都处于昏迷状态一直没有醒

    “不行,她是主唱没有她怎么进行下去”经纪人celin立马反驳了李冰的话

    “要不演唱会延后一个月吧”

    “不行和粉丝们都说好这个月的,要是言而无信那么chocolteze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他们既然说了是后天的演唱会那就没有推辞的道理这样很容易掉粉

    很明显李冰这几天烦躁的原因便是慕幽玥现在状况很糟糕,有些不耐烦的在电话里吼“这样不行那也不行的开个演唱会还真麻烦”说完便挂下电话

    窗门大胆的敞开着,一股甜蜜的馨香缓缓飘在李冰的房内;门外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李冰躺卧在床上眼睛盯着笔记本的屏幕怎么样都移不开眼

    “进来”

    “咔嚓~”房门在下一秒就被外来的力量打开了“哟,我们的阿冰什么时候这么认真了”话音的主人正是夺门而入的千宫梦恋

    一袭浅蓝色的休闲衣,乌黑透亮的长直发被扣着一顶鸭舌帽显得更带着一些男性气质前额的刘海遮住半边眸,这样的千宫梦恋看起来像是未染太多世俗尘埃英姿飒爽的美男子,出尘温柔和淡然,就连李冰见着了都清晰感觉到自己心跳漏了几拍

    知道刚刚的自己有些失态,李冰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千宫梦恋你这是在用男色向本小姐宣战么”在家里还打扮的这么男性这是在勾、引谁呢

    无视李冰带有挑衅的话语,说道“刚刚是不是celin打来的”

    某人点点脑袋

    “说的可是演唱会的事”

    再次点头

    “你现在一定很苦恼对不对”

    笨蛋冰没有再次点头,只是狐疑的眯起来眼凝视着对面的中性娃娃老觉得这个人现在怎么这么麻烦啊想让她上当直说嘛只好将计就计的配合她看看到底耍什么把戏,顿了几秒再次机械的点点头

    见她配合千宫梦恋继续道“是不是要我帮忙”

    点头x4

    “你求我、”哈哈这个呆瓜

    某人不咸不淡的白了她一眼,没空和她开什么国际玩笑摆着一副不耐烦的脸无视一旁的千宫梦恋、

    反应也太淡然了吧,以前那个活蹦乱跳的呆呆女消失了啊;这让千宫梦恋有所失望了其实她也不是存心想看她出糗的就算她不求她也一定会帮这事可是关系到她自己的能不出手嘛

    readtextc;

    “拜托,打起精神啦”她变魔术般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杯乐可可递到李冰的面前晃了晃,天知道,咱们的李冰同学最爱便是这东西了这下好了两只如猫一样锐的眼睛一直勾勾的看着千宫梦恋手里的乐可可

    伸手抓了个正着。蛊惑到了一瓶还真不容易啊,她本来是发誓不在喝乐可可的前几段时间上瘾了很得太狂导致嘴巴都臃肿的可是乐可可对她的诱惑极大害她抵抗力变弱了

    “矮油我嘞个去,你还真神速啊”她还没拿稳就被李冰这吃货给神偷偷走了

    “你快想想办法吧、亲现如今演唱会在即小玥玥还躺在床上没醒来这下该怎么办啊没有主唱这演唱会可没法进行下去”

    摘下帽子盘在上头的包子有规律的散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李冰的床上让李冰恨得牙痒痒了都“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啊。说你白痴就是白痴不会找人代替玥么”说完还很轻蔑的瞄了一眼李冰

    趴在床上的李冰一听眼睛蓦地一亮“对哎,我怎么没想到”要是你想到了那世界上就没有反应迟钝的家伙了

    revenge。代替演唱

    慕幽玥的卧室内,李冰神情柔和的用湿毛巾轻轻擦拭慕幽玥白皙却冰凉到可怕的细手;躺在床上的她宛如一朵即将凋零的蔷薇话,令人不敢触碰生怕那一碰就会完全枯萎

    呼吸微弱几乎接近听不见声

    “小玥玥撒,你快起来吧你不起来;恋她又要欺负我了”她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其实慕幽玥一直醒着听她在诉苦,当她最希望的是她一定醒着婷自己的唠叨

    门蓦地开出了一条细缝,却听到李冰在说自己坏话是有将门封闭起来。千宫梦恋在心中好好的鄙视了一番李冰,在背地里还是坏话简直小人

    “恋姐你在干嘛啊”带着霸气的味道在询问比自己大的人,这孩子以后前途无量谁都不敢把她怎么样光凭气质就和慕幽玥几乎相似了

    扭过头才看见来人的是言诗羽“诗羽你在这干嘛,差点吓到我了”还故作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

    “呜哇”楼道上传来小孩子的哭豪声

    “你把你弟晾在一边你这姐怎么当的”

    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打算给言子睿唱歌哄他睡觉来着呢,赶忙跑向抽泣的发源地

    蹲下身躯爱抚着言子睿的头,脸上是做姐姐该有的温暖。口里轻轻唱着“在街角偶遇到你愣住很久很久,你还是那么温柔却失去了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千宫梦恋看着这一幕一愣一愣的。此刻的言诗羽格外像是她的一个老熟人就是还躺在床上的慕幽玥

    仿佛有一度耀眼的光在言诗羽身上释放,眼波潋滟,清脆的声音染上了淡淡的安宁之气。身上隐隐漂浮着一总属于慕幽玥的气息,让她好像是见到了慕幽玥一般

    但两人却有更多的不同之处,他们都知道的慕幽玥盛气凛然的王者气质独一无二这是言诗羽没有的地方,慕幽玥拒人于千里之外宛如和外人间隔这一条长长的冰路

    她想到怎么挽救演唱会办法了、就让言诗羽去代替慕幽玥

    慕幽玥的门突然间被打开了,李冰拿着水壶走了出来正巧看见了千宫梦恋还有正在安慰言子睿的言诗羽。一脸疑惑

    “你们”

    胳膊莫名的被千宫梦恋扯住,好像是有话要说

    “肿么回事”搞得李冰有点莫名其妙

    凑近李冰的耳郭,千宫梦恋顿了顿说“我想到了挽救这次演唱会的办法了”

    李冰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手提起千宫梦恋将手指向了言诗羽那边“可以让,小羽代替她和我们毕竟她和我们的年龄相差不大才差个一两岁。让她带上玥常戴的面具歌迷应该看不出什么破绽的”

    现在也只能活马当死马医了,李冰很赞成的点了点头

    望着在一旁唱歌给弟弟言子睿的言诗羽,光是听她唱歌的气质就与慕幽玥相差无几。升高虽矮了那么几节,但歌迷也看不出什么猫腻来的吧

    readtextc;

    也只好这么办了

    “那我这就去打电话给celin”说完。李冰拿出手机拨通了过去

    良久后,挂下手机。道“celin说现在也只能这样办了,明天一早那边就开始动工明天晚上就来接我们去演唱会现场通知一下樱叫她也快做好准备吧”

    “诗羽”

    “你离开我的时候 一次次还在回眸、等待着简单的一句挽留 我没有开口啊”悠扬的旋律在李冰叫言诗羽的那一刻掉落在了地上“李冰姐你叫我”站起身摸了摸言子睿的额头走向了李冰

    “嗯”

    “什么事”

    抓住一旁言诗羽的右手,朝楼下走去“你跟我来就是了”

    “子睿”有些放心不下刚刚还在闹情绪的弟弟

    “放心,小睿有恋在照顾着呢”一听此话,言诗羽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安心了许多

    推开别墅旁的一个小车库,取走了李冰的爱车,两人坐上车开出了别墅几十里外。过程中言诗羽也不再追问些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窗外那一瞬间的画面

    车停在了一座建筑物前,两人也不觉得有什么新鲜之处。塑造中心匾额,四个大字被纯金镀上了一层金边,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让人望尘莫及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当然是大改造咯”

    不是言诗羽自恋,向她那种有着皇室纯正血统的女伯爵当然会比一些普通美女更有气质哪还需要去这种地方改造啊,自己本身就已经很完美了那

    也不多问,只是乖乖的和李冰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