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短篇〗台北名花 > 章节目录 第5阅部分阅读
    由于几天以来,我都和他妈妈所以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可是此时我不得不装得若无其事:「健立,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怎么还记得这位老朋友」「是啊,昨天我一回来,就听妈说你来找过我,妈一直称赞你是个乘孩子,懂规矩、有礼貌、温文典雅,她还要我谢谢你这几天抽空帮她看家,并且陪她做伴呢今天我来,是妈特地要我过来请你去吃午饭,好谢谢你这几天来对她的照顾」他神采飞扬地说。

    我放心不少地说:「也谢谢伯母,其实这也没什么」我想:好厉害的巧云伯母。

    她如此的一套说词,任谁也不会怀疑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想了一下又说:「可是,现在这么早怎么吃午饭呢何不坐坐再走呢」杨健立说:「妈说请你先过来家里待坐,因为我忙。对了,昨天本来要直接到高雄去的,因为在台北这几天我是跟着父亲去学生意的一一我知道我考不上,只好改行学生意。本来高雄的事狠急,但是离家太多天了,爸爸不放心家里,所以连夜赶了回家,回家后,听妈一说你来帮忙照顾家里之后,爸爸一大早就又走了,而我吃过饭也要赶去高雄和爸爸会合,所以我也要准备一些行李,你来先陪妈聊聊天嘛」说完硬拖着我往他家走。

    到了他家里,巧云伯母笑脸迎人。她身上穿着一件咖啡色的洋装,看到她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克成,欢迎你来,我一称赞你的乖巧,他们就放心不少,又赶着要出远门呢怎么,这几天能不能再来陪陪伯毋呢」她端装地当着她儿子面前说。

    「恐怕不行,因为明天我就要放榜了,我也要到台北去一趟,租房子或准备开学的事宜啊」「那,至少也得吃过晚餐再走,午饭是一定要吃的了」她本来有种喜悦的脸显出有点失望。

    我们随健立走进房间,健立走在最前面,巧云伯母走中间,我最后。巧云伯母竟然大胆地反手摸着我裤挡,握得我的老二暴涨在她的玉手中,直到进入健立卧室,健立准备回身至衣橱拿衣服时才放手。因为健立忙昏了头,他没发觉我裤里的东西硬撑起的鬼态。

    「好了,健立,你慢慢整理吧我要克成陪我到后面的储物室搬些东西。」她想,他大概得弄上一阵子。

    「对了,妈,你们忙你们的,等下弄好,我还得上街买些日用品,吃午饭时我才回来」健立说完转身又继续忙着。我在伯母的引导下,沿着走廊直走,跨过后花园,来到后院的储物室。我知道她的心里头怀的是什么鬼胎。

    台北名花九

    因此当她把门打开按下开关之后,我立即窜人,而反手把门给扣上。且出其不意的左手放在她的背部,右手放在她的细腰,向后一拉,自然而然地,她的玉体已落在我的怀抱。她可善体人意,一双玉手在我的脸上轻抚着,且呶起鲜红的嘴唇,对着我的嘴唇贴了上来。

    伯母伸出丁香小舌,如毒蛇吐信般的,我如获至宝的含了它,吮吸着香津,一面动手先剥掉她的裙子。之后,我伸出怪手,从她敞露的胸口探入,钻进紧绷的胸围里。那浑圆的丨乳丨房,就像打足了气的皮球般美妙。我把玩着,捏着,转着丨乳丨头,力道可是不轻。

    「哎唷」伯母皱起眉头,嘤嘤的伏在我肩上喘息。有了喘息的机会,我便趁机把她的肉色丨乳丨罩和粉红色的三角裤一把给扯了下来。当那碗型的丨乳丨房跌荡出来时,我的眼中就像喷火伯母全身上下以这里最白,最迷人,丨乳丨晕如藕色,蓓蕾就像草莓般大,正在微微颤动着,微挺在我灼热的视线之中

    「啊亲妹妹,我今天特别的需要你」我俯首吻住她,吻住了甜蜜蜜的草莓。

    「啊亲哥哥」被我的双唇一夹,血液就仿佛给加热似的,热血澎湃,她不能自制地呻吟,而她迷糊中为我脱下衣服。

    「你真好,亲妹妹」我十分孩子气的,在喉底略哦起来。

    「我再为你脱内衣裤,亲汉子」她颤声说,同时一双颤抖的玉手也正为我脱内衣裤。当我这支粗长而又硬梆梆的大鸡芭,呈现在她眼前,她的粉颊瞬间红的像三国时代的关公,想不到她也会害羞的把视线转移。此时此刻的她,情绪正在激烈地波动,欲火也正熊熊上升的燃烧着,这从她急促的呼吸,心头「咚咚」快速的跳着就能联想到。当她把视线转移时,我也趁机浏览这储物室的摆置。

    当我一眼望见左墙角边摆放着一张半新不旧的榻榻米,内心的喜悦是难以言喻的,因为要做性的游戏这是必备的。我跑过去,将榻榻米摆平,且将污垢清除,即反身躺了下。

    骤然,眼前人影一闪,当我还没有意会过来。我的嘴唇已被她的火热樱唇给堵着,胸膛上也贴住两团火球,我的手本能的往下伸,而在一层层茸茸的毛草中摸索。我摸索着小丘和绵延的狭谷,干涸的河床,本来紧紧并合,可是经过开垦,逐渐的,从河床涌出了涓涓的暖流时,她便为我热情奇妙的手指开放了。

    这时,混浊的声浪,冲击着她的声带,而发出短而急促的呐喊:「哦亲哥哥你你的手指真灵巧就好像毒蛇般地往里钻哎唷好痒喔很快活呼呼哼」声声入耳,我觉得回肠荡气,神魂皆趐激动的伯毋,把她浑圆结实的粉臀颠起来,双腿一伸一缩,立即像大蛇蠕动似的。她如醉如痴的低下头,吻着我的丨乳丨粒,爱抚着我的大腿,逐渐上移。她的手很软,力道下得很轻,让我觉得好像有千万只的毛虫在身上爬似的。

    「亲哥哥,我时时刻刻都爱你,想着你」她沙哑地低诉,饱满的下颚,轻轻枕在我的小腹上。

    「啊亲妹妹,我的可人儿,我也爱你」我激动地闭着眼,双腿绷的很直。

    「亲汉子,我要吻你」她把鲜红的嘴唇,凑了上来。她潮湿而温暖的气息,呵在我的敏感部份,阵阵的发香和扑鼻的体香,泌入我的心脾。这时,我骤然有一股要作贱她的冲动

    一瞬间,我仿佛失去了理智,恢复了原始的兽性,翻过身来,双手使劲,把她压在底下,接着用手指头拨开她的荫唇,使得七八寸长的鸡芭「滋」的一声,很轻易的插入她的洞里。也许是动作过于粗暴,或是力道用之过猛,她经不起如此的重击,倏地「哎唷」一声。这一声大叫,使我打消了原本想采取急抽猛插的念头。于是,我轻抽慢送,显得很有规律,就好像怕把她的私家花园捣毁似地。底下的她,为了使我也能感到舒服,因此她给予回报,来个粉臀也一上─下挺动,配合着大鸡芭做韵律操。

    我见她yin荡得可爱,更何况这也是我所乐意的。于是我将抽送的速度加快,就好像汽车原先是在纵贸道行驶,而现在开上了高速公路,速度从原来的六十提高到了一百。以这种速度的抽送,是每个女人所不意接受的,因为慢工插她像是隔靴抓痒,而快速就好像打蛇打七寸,正中要害。眼见,我那支七寸有余的大鸡芭,被她娇小的阴沪紧紧的含着,每当一插一插就像手摇式的抽水机似的,插进时,yin水被挤到丨穴口,和四周乌溜溜的荫毛接在一起;而抽出时,yin水自动往内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刚开始她还能咬着银牙,忍着不出声,但是十分钟一过,我大略的估计,起码已抽送了九十多来下。到了此刻,她已无法忍受了,眼看她披头散发,媚眼如丝,十个指头已如钢爪般陷入了我的肩膊。也不知她是痛快,或者是病苦,骤然间,她发出了一连串的哀号:「大鸡芭哥哥哎唷喂你你真能干我我真的服了你唔我我有生以来你你是我所遇过的最强硬的对手你你到底是学了多久玩了多少的女人啊」听了她的赞美,使我的精神分散,突感背骨酸麻,本想强忍着,但是,一想也玩够本了,就顺其自然吧

    我连连又抽送了二十多下,不由自主的打着冷颤,随着一般热呼呼的阳精,直射向花心。「啊宝贝我经不起你的夸奖,我射了」「哎唷不行,我还没有泄精,你你怎能先she精呢」她急切的喊叫,同时双手紧按着我的屁股,其意思是说,她还没有高潮,仍需要我继续抽送,可是我那有办法呢因为射了精,rou棒必然会变小而又软。

    迫于无奈,我只好安慰道:「亲妹妹,你既然还没有高潮,那我就用口把它给吸出来,这总可以吧」她听了眉头一皱,但是在无奈之下也只好如此了。于是,我爬了起来,掉个头之后再趴到她身上,现在已变成头尾相对。

    我用手把她的双腿打的更开,那阴沪便显得更突出。眼见佳果,于是我把嘴唇往阴沪贴上,先是像狗吃汤,用舌头舐荫唇。渐渐的,她的玉户又扩张了,我自然而然的把舌头从丨穴口沿肉壁往里旋转伸进去。只激了数十下,她已神魂飞扬,yin水又外流,两条腿紧夹着我的头,小丨穴直往上挺。

    readtextc;

    「唔哥哎唷你你舐的我心里都发毛我也要吃哥哥的鸡芭」说着用手握着鸡芭,往噶嘴里塞,把gui头用嘴唇含着。说也奇怪,原已变小的rou棒,经她含着瞬间又充血变大。

    「啊达令现在又变大了」她简直乐透了,因此不时用香舌舐着马眼,不住吸吮 沟。

    「亲妹妹你含着鸡芭,我也感到非常的舒服」我们相互用舌头在舐弄着,她此时,已周身乏力带酸麻,软软的躺着,两脚就好像被绑着似地,不停挣扎。

    「好哥哥我要死了哎唷唔哼」她停止舐弄鸡芭,周身紧张的不停颤抖。

    「达令我我不行了伸进去点对就是这样好好哎唷妹要快要出水了」突然间,她好像断了气,叫声停止了。

    但是,我感觉她的阴沪在一张一合的收缩着,由洞里冒出丨乳丨白的阴精,我忙将嘴唇贴的密合,「咕噜,咕噜」的把阴精全部吃了下去。她泄完了精,整个人好像又复活了,我仍把嘴唇放在荫唇上,但是,此时她推拒了。

    「达令好哥哥不能再吻了小丨穴受受不了」「用kou交,你觉得舒服吗宝贝。」「嗯」好久。「今天就到此为止,否则,待会健立回来发现我们到储物室拿东西拿了这么久,而追过来,那可会闹出笑话的。」经她一提,我倒紧张起来。随声应道:「好吧就到此」随后,我站了起来忙着穿衣服。

    待我躲在厕所里细心地修饰一番,巧云伯毋也回到卧房化好了妆,并且理过衣服出来后,刚好健立也从街上回来。而女佣也将饭菜备妥,我们愉快地有说有笑地吃了一顿美味的午餐。

    「既然克成不能陪我,那么健立,你去打个电话给你台北的大舅,请他回来几天。」她吃过饭擦了擦嘴说着:「克成,你要多保重啊我们都会想你的」「是的,伯毋,谢谢你的关心」我说。然后我发觉她挤高脚从桌底下伸过来,用脚掌按在我的棒棒上。这时健立已经起身准备到客厅打电话,他走了,饭厅只剩我们俩。

    她悄声地说:「我会永远怀念你这支好东西的,谢谢你给我尝了许多美昧,好事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今天夜起没有了你,我只能用那支假的东西了毕意健立的大舅舅是我哥哥,即使他来,也只能看看家。啊我会永远永远怀念你这个东西所带给我的好味道「她用脚尖按了按我稍微硬起的棒棒说。

    我想起了昨晚莹姊告诉我的事情。心想:「你连自己的父亲都敢勾引了,更何况是你的哥哥呢」「大舅舅说他大概晚上六、七点就会到了,」健立打完电话出来说:「至于我,一切都准备好了,可以走了。」我想我也不便再久留就道辞回家。巧云伯毋和健立虽一再挽留,我却坚持要回家去,我决心要一察究竟。

    所以入夜后约八点光景,偷偷地翻墙溜进杨家。进去后发觉院子里多了一辆车子,这大概就是她哥哥的车子吧我溜进到她房间附设的浴室窗下,发现浴室内有人嘻闹着。「不嘛,不来了,连你妹妹的身体你也要玩弄,真是十足的风流啊上次被你弄得差点裂开来不,不要嗯,不,啊嗯,嗯」浴室的窗子为了通风没关紧留了一些缝隙。

    我偷视进去看见巧云伯母和一个英俊的男人正在浴室地板上调情。她着双眼,似乎无限满意地任他的手在她赤棵裸的身上游移。「来,让我好好安慰你,好妹妹,亲妹妹,谁叫你从前趁你丈夫不在时,在我洗操时闯进来诱惑我、勾引我,挑逗得我失去理性,我们既然都做了,再来几次又何妨,来吧」那男人牵着她的玉乎握住他的棒棒说。

    她肉紧地抓住那支虽短、但是粗得惊人的棒棒朝她的阴沪塞挤进去两人终于翻覆起来,天明他们是兄妹啊我恶心地跑回家去,沮丧地坐在房里,莹姊推门进来说:「大概是你发现真相了吧要不怎么如此颓丧来吧,你要爱的人是我,我才是唯一值得你爱的人」她如小鸟依人似的依偎在我的身边,左手勾着我的脖子,右手很灵巧的卸下我的裤子。当我的大鸡芭如一尊高射炮,呈现在她眼前时,她脸颊即浮现朵朵红彩,且慢慢的扩散。

    她刻不容缓的伸出玉手握着鸡芭,而用着指甲轻轻的刮着马眼和凹沟,另一只手在我的背部,如抓痒的轻抚着。

    刚开始,我还承受的了,可是五分钟一过,我整个人就好像喝足酒,整个身子都觉得热呼呼的,且有一般热气,由丹田慢慢往下降,直达大鸡芭,使得我的肉捧格外的发涨,而呼吸也如牛般的喘着,脸上也阵阵的抽搐。这种显示,就表示我的xing欲已亢奋到极点。她是个明白人,一见到我的表情,已知我快到了冲动的地步。于是她改刮为套,纤纤的玉手一上一下的在鸡芭上猛套着。这是何等的刺激,又有几个男人能承受的了,我亦不例外。

    就在她套的起劲和轻压着我睾丸之际,我如猛虎出栏般的发出急急的怒吼,「哇」的一声。她被我这突发的吼声给愕住了,我则趁她停顿之际,把手伸到她的背后,将衣扣打开,而把拉链往下拉,在三扒两拨之下,她已赤裸裸的站在我眼前。我情不自禁地将她抱起轻放在床上,即把整个身躯扑向她的玉体,而把鸡芭顶在洞口,如石磨般的磨着,同时把那如葡萄的丨乳丨头含着嘴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本来衿持的她,嘴里已开始唱着山歌,玉体也开始颤抖,小丨穴yin液直流,且摇动着粉臀:「哥我想要快快点」一面说,一面用着玉手去拉着大鸡芭。

    我打趣道:「宝贝你要什么」「哼哥我要吃你的那支香肠」「羞羞羞,一个姑娘家,这种话也说的出口。」「哥我不来呀我难过嘛」她现在的样子,如一朵盛开的玫瑰,可真媚极了。

    我又何尝不难过呢于是我把屁股抬高,双腿打直,她也会意,立即玉手往下伸,把两片荫唇向两边拔开,我立即趁隙而入,慢慢抽送着。鸡芭已入洞,她的粉颊绽出了笑容,而为了使我更舒服、更满意,小屁股不停的配合着大鸡芭的抽送而迎合着。

    「好哥哥达令哼只有你这鸡芭才能让我爽歪歪我爱死你了」我见她yin荡得可爱,便加速抽送着。一上一下,快如奔马,七、八分钟里,连连的抽送了八十多下。

    也许久旷,因此时此刻,她的粉颊已由红转白,媚眼如丝,嘴角含春,头发散乱了,玉体也不停颤抖,声音由大而小:「达令克成我觉得特别舒服几天没有干干起来味道就是不一样哇爽死了花心痒麻麻像要泄了呀」稍后,果真热呼呼的阴精直浇向gui头,因为gui头热热地,且一进一出「卜滋卜滋」的声音响的清脆,就可以感觉出来的。

    她泄了精,我本想强忍,可是这几天来,精力透支,身体虚弱,因此我不便克制,就顺其自然。

    「唔」我突觉鸡芭现在抖个不停,我可也要she精了,说时迟,来时快,一股热呼呼的阳精如连珠炮「吱吱」的射向花心。

    她叫了起来:「啊哎唷」随后,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臀部,牢牢的我为了能多享受这温够的一刻,因此我仍压在她的玉体上,但不知不觉中却睡着了。

    第二天放榜,我果真考上台北的一所国立大学。当夜,我们就到台北,隔天一早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上好的公寓,而她也将调职的事办妥,前后不过三天就将一切都弄好。

    上成功领的那些日子,她每逢我休假总与我约在台中相见开学前,我们要北上的前夕。父亲找我去谈了许多活。原来他早就在无意中发现了我和翠莹姊姊之间的秘密,因为没有影响我的功课反而对我的身心方面都有明显的助益,所以他就装瞎。

    而母亲对我一向冷淡的原因,也有了一个交代。原来她不是我的生母,她是父亲在我妈妈生了我难产去逝后再娶的,难怪她并不真正关心我。而我心目中所谓的「祖父」就是她的爸爸。

    父亲将一笔庞大的遗产过继到我的名下,要我安心地去念书,并且要我忘掉我与翠莹之间年龄的差距,专心一致地疼爱莹姊

    我终于心安理得地充满信心,带着被祝福的心情面对将来,去开创我美好生活的前程

    readtextc;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