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骄龙荡魔 > 章节目录 第21部阅分阅读
    “是我先看上的。”

    “我是姊姊,你应该让我才对。”

    “你连妹婿都要抢,算什么姊姊。”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眼看两女吵闹下休,小鱼儿大呼吃不消的逃之夭夭。

    接连几天下来,两女依然争吵不停,小鱼儿也懒的理她们,便打包行李上路,准备返京完婚。想及后半辈子都要跟这两只母老虎相依相伴,小鱼儿的心情便开始沉重起来。

    “唉以后的日子,我该怎么过”

    有情人终成眷属。

    蝶舞公主和芙蓉公主共侍一夫的事实,对于长年斗争的东、西二宫而言,虽然不满意,却也不得不接受这种现实。

    更何况小鱼儿目前圣眷正隆,虽无官职在身,其影响力之大,甚至比左、右相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一点可由皇上在婚期前夕,接连三天单独召见小鱼儿在御书房密谈,甚至亲信内侍和守卫也被拒于门外,其他朝臣更是不得其门而入。

    敏感的人立刻联想到,久悬未决的储君人选。

    所以东、西二宫无不戒慎的探听,极力的巴结小鱼儿,形成难得一见的和乐景象。终于,小鱼儿与司徒玉娇经历坎坷的命运,婚礼终于在皇宫大内完成。此外新娘子还有蝶舞公主、芙蓉公主、独孤倩玉、独孤倩华、江芷若和南宫飞燕等七女同时嫁给小鱼儿,成为施家的媳妇儿。

    皇上高兴之余,一面举杯邀酒,一面哈哈大笑道:“今天是朕有生以来,最高兴的一天,因为朕的两位掌上明珠,同归当世第一英雄施驸马。所以朕决定在今日大喜之时,再宣布另一件喜事,以便锦上添花。”

    众人心中一动,立刻猜到储君人选即将揭晓,无不紧张的屏息以待。

    “朕决定储君人选,由建成继承,希望各位爱卿如往昔般,继续尽忠职守,报效国家。”

    此言一出,立刻语惊四座,众人意外之余,更是议论纷纷。

    东宫皇后顿时欣喜不已,情不自禁的露出喜色。

    西宫皇后却大失所望,心中叹息不已。

    皇上又道:“建明和建业各封平南王和镇北王,执掌一半兵符,共同辅佐新皇推动新政。”

    满朝文武百官纷纷恭贺不已。

    表面上看来,大家都是一副欣喜欢乐的神情,可是内心里却是各怀鬼胎。

    有的人暗自庆幸押对了宝,选中了真命天子,从此飞黄腾达,前途无量,因此暗暗得意,喜不自胜。也有人暗自懊恼选错了边,误把冯京当马凉,甚至得罪权贵,仕途不保,因此暗暗担忧,苦中作乐。

    真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突然一阵破风声传来

    正在接受大家敬酒的小鱼儿连忙惊觉,百忙中转头一看,不禁惊呼出声:“皇上小心”

    皇上刚一楞神,顿时一阵麻木,接着一阵剧痛,忍不住痛呼不已。

    满朝文武百官一阵惊呼,纷纷走避不已。

    小鱼儿一见皇上受制,真是又气又急,可是当他看清劫匪面目,又不自主的大叫道:“是你你没死”

    劫匪哈哈大笑道:“不错,老夫如果轻易就死,岂不辜负日帝威名”

    “日帝”

    readtextc;

    正想一拥而上的众侍卫,一听日帝名号,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声,合围的阵仗立刻溃散,纷纷倒退不已。

    日帝一见众人惊恐的神色,更是得意不已的狂笑:“老夫所领导的日月神教,不但威震天下,所向无敌,想不到连皇宫大内的皇家侍卫,也是闻风丧胆,真是出乎老夫的意料之外。早知如此,老夫何必劳师动众的兴兵讨伐七大门派,早该挥兵入京称帝,再结合官兵之力,扫荡武林群雄,岂不省事”

    众官兵闻言,又是气恼又是羞愧,进退失据尴尬不已。

    小鱼儿冷笑道:“只可惜日月神教早被七大门派瓦解,如今只剩下你一个漏网之鱼,你除了作白日梦之外,只有等下辈子重新投胎,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日帝脸色大变,狞声道:“不错,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今天老夫就是要找你报偷袭暗算之仇。”

    “既然如此,你何必牵连皇上”

    “哼根据老夫这一阵子的暗中观察,你这小子不仅城府极深,而且作风阴险已极,你想老夫人单势孤之下,怎能轻易放弃到手的筹码”

    “你你想怎么样”

    日帝又狂笑一声,突然在皇上身上连点数指,只见皇上闷哼一声,便昏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小鱼儿见状,不禁脸色大变:“你对皇上下了什么禁制”

    日帝阴笑道:“你放心,皇帝等于是老夫的谈判筹码,等老夫将你碎尸之后,还要靠他扶老夫一把,以便安稳坐上金銮宝座。”

    小鱼儿闻言心中一定,心知日帝暂时不会加害皇上,只要自己将日帝引开,侍卫便可以趁机抢救皇上脱险了。

    可是想及日帝所向无敌的烈阳神功,小鱼儿的心情不禁沉重起来。

    “臭小子纳命来。”

    一声怒吼,日帝终于耐不住性子,在丈外一掌吐出,一无声,二无息,像极了摆样子唬人,要儿戏似的。

    远在丈外的小鱼儿却清楚的感受到无穷的暗劲,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至,不禁脸色乍变,身形一闪而没。刹那间,灯火摇曳,潜劲陡然爆发,怒涌的气旋呼啸而过,热浪滚滚,隐隐风雷。

    满朝文武百官及侍卫都被突如其来的剧变,吓得惊呼惨叫,狼狈不堪的纷纷走避,等到惊魂稍定,才发现交手二人已移至中庭重辟战场。

    这下子他们再也不敢靠近,以免遭到池鱼之殃,连忙抢救皇上,并且调派侍卫及弓箭手重重包围戒护脱离险地。

    战场上狂风呼啸,尘土翻腾,地动天摇,声势骇人。

    “哈哈,原来你不过只有这点能耐而已,竟敢太岁头上动上,与我日月神教为敌,简直不知死活。当日如果不是老夫负伤在先,又遭你暗算于后,凭你这点功力,还不配老夫亲自动手呢”

    尘土逐渐扩散,依稀可见两人满头大汗喘息不已,只是小鱼儿衣衫却已破损,显得狼狈不堪。

    日帝这番轻蔑的话,似乎造成小鱼儿极大的冲击,只见他脸色一变,却不发一语,立刻紧咬牙关一阵猛攻。

    尽管日帝嘴巴说的轻松,面对小鱼儿的这番蛮攻,也是神色一紧,当场被逼退了五步。

    “好小子凭你这份功力,放眼当今武林足可名列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除了少林慧明秃驴之外,你可算是老夫的劲敌之一。老夫实在无法想像,以你这点年纪是如何练成这身超凡入圣的绝技假以时日,你将会成为新一代的武林枭雄,只可惜你却惹恼了老夫,胆敢与老夫为敌,这一天你是永远也等不到了。”

    “哼只怕未必。”

    “哈哈斗志可嘉,老夫实在不忍痛下杀手,只要你答应老夫一个条件,不但你可以活命,对于眼前的困境,也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岂不皆大欢喜。”

    小鱼儿闻言一楞,不禁停住了攻势,大感一尽外道:“什么条件”

    “只要你肯归顺老夫,并且拜老夫为义父,忠心辅佐老夫登上皇位的话,不但可以化解眼前的危机,将来等老夫百年归天之后,你便是下一代的新皇,你想想看这条件岂不是两全其美。”

    小鱼儿立刻断然拒绝,道:“住口施某的人格岂是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所能够瞭解的我劝你还是早日死心,不用再枉费心机了。”

    日帝大感失望,脸色立刻变得狰狞:“这么说来,你是拒绝老夫的要求了”

    readtextc;

    “不错”

    “可恶既然如此,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你既然一心找死,老夫就成全你,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了。”

    日帝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正打算痛下杀手之际,突又若有所觉,身形随之幻没,接着阴森刺骨的潜劲袭来,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声势好不惊人。

    “九阴神功”

    日帝惊呼一声,待看清来人是个中年美妇,才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喝道:“你是谁”

    九阴魔女一击不中,不禁懊恼道:“老魔头,还我兄长的命来。”

    日帝一楞道:“你兄长是谁”

    “难道你敢否认幽冥教非你所灭”

    日帝闻言,恍然大悟道:“这么说你就是修罗公子的妹妹,人称九阴魔女的独孤玉珊”

    “不错”

    日帝突然狂笑道:“太好了,当年月后那贱人串通奸夫谋害于我,使得日月神教一夕瓦解,原以为这血海深仇,随着那贱人之死已经报仇无望。想不到你即是贱人之女,而且胆敢与老夫为敌,新仇旧恨正好在今天做个了结。”

    九阴魔女眼中直欲喷火的恨声,道:“不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一声震天长啸,九阴魔女再度发动攻击,掌劲如雨般,绵绵不绝的攻向日帝,气流四溢,寒气逼人。

    小鱼儿也配合她的攻势,身形如电,八方游击,掌出无声无息,随着翻腾的气旋,掌劲所至无坚不摧,轰隆爆破声声不绝,破坏力十分骇人。

    雷火乍灭,人影重现幻没不定,战况十分惨烈。

    面对性质互异的两股阴柔神功的夹击,使得日帝的烈阳神功受到压制,一时之间竟无法发挥应有的威力。

    “可恶这是你们自找死路,怨不得老夫心狠手辣。”

    日帝受到两人的轮攻所制,终于耐不住怒吼反击了。

    突然四溢翻滚的气旋忽然停顿了一下,接着是飞扬的沙尘快速向决斗场集中

    “轰隆”一声爆炸巨响,夹带着闪烁的火花突然炸裂开来,地动山摇,飞沙走石

    闷哼声中,人影飞跌而出。

    只见小鱼儿衣衫不整,口吐鲜血,显然伤势不轻。

    日帝也是嘴角溢血,显然这一番激烈决斗下来,他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该死的东西,你究竟练了什么奇功居然柔中带刚,变化莫测,令人防不胜防,较之九阴魔功更加阴毒狠辣,以致让老夫吃了不少暗亏。”

    “哼等你死了以后,在下自会让你知道。”

    日帝傲然狂笑道:“你我之战胜负已分,在双方实力悬殊之下,你还敢妄想要取老夫性命,岂不是异想天开”

    “在下还有一击之力,相信你应该心中有数才对,一旦出手将有石破天惊,鬼哭神嚎的威力,如非遇上性命交关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在下也不愿轻易使用以免惊世骇俗。”

    日帝不禁有点动容,却不在意的冷笑道:“你有压箱底的救命绝技,难道老夫就没有吗从开战至今,老夫也不过动用了七成功力而已,就是以击溃你们两人的合击,如今只剩下你一个人而已,又能成得了什么大事”

    小鱼儿脸色一变,侧脸望着倒在一旁昏迷不醒的九阴魔女一眼,急道:“你将她怎么样了”

    “你放心好了,老夫还需要她取代月后做老夫的鼎炉,岂会伤她性命她只不过受到烈阳神功的震伤,昏迷过去罢了。”

    readtextc;

    “你你与月后毕竟是夫妻一场,怎可对她的女儿心存非份之想,这岂不是乱lun行为。”

    “哈哈老夫一生行事,只凭个人喜好,岂会在意这些世俗的观感更何况她又是月后与奸夫所出,和老夫一点关系也没有,就算老夫真的抱她上床,又怎会涉及乱lun之讥”

    “你你简直禽兽不如。”

    “哼废话少说,老夫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愿不愿意归顺老夫”

    “你休想”

    “该死的东西,这可是你自找死路,怨不得老夫以大欺小,心狠手辣了。”

    日帝话一说完,满头白发突然怒发冲冠矗起,脸上红光闪烁,衣袍随之涨起四周一片死寂,就连原先的虫鸣和风声也随之消逝,时空彷佛停止,进入九幽黄泉般,令人不寒而栗,忐忑不安的吊诡气氛,逐渐笼罩全场。

    小鱼儿首当其冲,更是压力沉重,立刻抱定死志专心一意,全神贯注的提聚功力,准备作破斧沉舟的最后一击。

    远在丈外旁观的文武百官,依然感到阵阵阴森的寒意,不断地侵袭而来

    “好冷这是怎么回事”

    “杀气”

    “罗统领你是说这股阴森之气,就是杀气”

    “启禀相国,正是杀气没错。”

    “这顾名思义,所谓的杀气,应该是指一名武者上阵对敌之时的决心斗志,属于精神方面的层面,怎么可能形诸于外,甚至远达丈外,依然令人胆颤心惊,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不错,依照常理而言,正如相国所言不假。可是,卑职曾经听家师说过,一个真正的武林绝顶高手,只要武功练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至高境界,便能达到以意杀敌,不须任何举动,只要一个眼神,甚至于无形的气氛,都足以构成杀人的条件,达到杀敌于无形的目的。”

    “什么真有这种可怕的杀人手法”

    “是的,卑职虽然听过家师如此说法,这十几年来却一直半信半疑,想不到今天居然能够亲眼目睹这一场空前绝后的至高武学之战,卑职的心情也是矛盾已极,真不知是该喜该悲”

    左、右二相闻言,不禁吓得脸色连变,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的芙蓉、蝶舞两位公主却急得哭叫道:“既然如此,罗统领快派人手协助驸马,以免驸马发生意外。”

    罗统领脸色一变,忙道:“千万不可”

    “为什么”

    “目前两人已将功力提升至最高境界,只要对方稍有疏失分神,立将引发空前猛烈的反击。相反的,只要有任何外力介入,打破了双方的平衡局面,则介入的第三者立刻首当其冲,不但要遭到双方的联手合击,不但必死无疑,对两方究竟是福是祸在最后结果出现之前,任谁也无法下定论。”

    “那你说说看究竟该怎么办”

    “这请公主恕卑职无能,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了。”

    芙蓉公主呻吟一声,立刻昏了过去。

    蝶舞公主哀鸣一声,转身便想冲向斗场。

    罗统领大吃一惊,连忙阻止。

    这一幕骚动,立刻引发众人的彷徨,正当乱成一团之际

    另一边的人丛突然传出一阵骚动,接着人丛一分,现出一顶大红花轿缓缓向斗场移去

    日帝和小鱼儿似乎受到花轿的影响,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紧张的神情

    readtextc;

    “欧阳龙”

    日帝乍听来人叫出他的姓名,不禁脸色大变。

    因为日帝威震江湖至今,从未透露他的俗家姓名,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更何况来人的声音又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刻骨铭心

    他忍不住向花轿方向望去,正好一眼看清步出花轿的白衫美妇

    “是你”他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

    小鱼儿暴吼一声,立刻一掌拍出

    日帝顿觉一股空前强大的吸力向他袭来,不但撼动了他的马步,并且难以抗拒的向对方跌飞而去

    日帝大吃一惊,这完全违反武功常理的现象,不禁令他慌了手脚,忍不住大喝一声,烈阳神功立刻全力击出

    “轰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震天巨响,雷声殷殷,火花四溅,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围观的人丛当场被突如其来的猛烈气爆震倒一片,惊叫哭嚎声声不绝,彷佛人间炼狱般惨不忍睹。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惊魂甫定,才发现大家除了受到惊吓之外,仅是一些轻微的皮肉擦伤。

    原本尘烟沸腾的斗场,随着微风的吹拂而烟消云散,只见坚硬无比的花岗地砖,不但破碎殆尽,附近的花木更是粉碎成木屑,更恐怖的是正中央位置,居然塌陷出一丈方圆的大窟窿,可见爆炸的威力是何等惊人恐怖。

    蝶舞公主被罗统领强行拉住,早就急的不知所措,好不容易等到尘埃消尽,却发现小鱼儿无声无息的倒在日帝身前,这无异青天霹雳一般,她当场嚎叫一声便昏死过去。司徒玉娇众女也是昏的昏,哭叫成一团。

    罗统领大惊失色,连忙下令禁卫军及侍卫准备发动围攻。

    白衫美妇冷静的接近斗场,低头看了小鱼儿一眼,忍不住喝道:“住手”

    罗统领楞了一下,听她又道:“他只是受了内伤昏过去而已,你们不要慌。”

    接着白衫美妇便从怀中取了药且让小鱼儿服下。

    “你你没死”

    白衫美妇感伤地看了日帝一眼,道:“是的,我的躯体虽然还活着,内心却早已心如死灰,早已看破红尘出家为尼了。”

    “什么你”

    白衫美妇举手拉下头巾,果见头顶空空如也,三千烦恼丝早已不见踪影。

    “你为什么”

    “我自觉对不起你,自责甚深,才决定出家为尼。”

    日帝闻言脸色剧变,突然口喷鲜血,便跌入白衫美妇的怀中。

    日帝见她抱住自己,立刻破口大骂道:“我不需要你来虚情假意如果你自觉负我为何刚才故意乱我元神以致害我如此下场”

    白衫美妇再也忍不住悲泣道:“因为我必须阻止你杀死自己的孙婿。”

    日帝大感惊讶的颤声,道:“你你是说”

    “当年我将你一掌劈下断崖之后,才发现自己早已怀胎一个月了,可是惨剧已经造成,我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么说九阴魔女是我的”

    “她正是你的亲生女儿。”

    readtextc;

    “你胡说她姓独孤”

    “你忘了我有房表亲姓独孤”

    “原来如此那他呢他怎肯让孩子外姓”

    白衫美妇当然知道“他”是谁如果不是为了“他”,也不会害她背叛日帝,落的出家为尼的下场。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自从他知道我怀了你的骨肉以后,便终日借酒消愁,不到两年便过世了。”

    日帝闻言,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却又脸色剧变,吐血不止。

    白衫美妇急道:“你别激动,以免伤势恶化。”

    日帝看了血中的血块一眼、凄然道:“内腑已碎我已经不行了”

    白衫美妇自责不已的泣道:“都是我害了你”

    “不你阻止的对要不然我便将铸下滔天大错”

    白衫美妇依然自责道:“不论你怎么说,我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都怪我命中带硬克夫克子,以致前后两次都害的你惨遭不幸。”

    日帝脸色突然反常的红润,显然是回光反照,已是时日无多。

    “不怪你都怪我逆天胡为才会遭到报应”

    “你振作点,我去救醒孩子,让她来见你最后一面。”

    “不千万别让她知道以免让她蒙羞”

    “这怎么可以”

    “你一定要答应我这临终的心愿”

    “好吧我答应你。”

    “很好就让这件隐密随着我一身的罪恶一起埋葬”

    日帝说到这里,便面带笑容的死去。

    白衫美妇大为悲痛的哀鸣不已,许久才稳住情绪,只见她抱起日帝的尸体,环顾众人一眼,目光停在独孤玉珊身上一会儿,似乎欲言又止,却突然纵掠而起,快逾闪电的消失在半空中。

    众人一见她幻没的身影,不禁难以置信的惊叹不已。

    罗统领脑中灵光一闪,情不自禁的大叫道:“浮光掠影我知道她是谁了。”

    众人不禁好奇惊问:“她是谁”

    “月后”

    众人又吓了一大跳,再次惊呼不已。

    是的,近一甲子以来,日帝月后虽然消失于武林,可是他们的名号依然有震撼人心的份量,只要是武林中人,又有谁忘得了威震天下的日月神教,尤其是日帝月后更是教中的灵魂主角。

    可是,日帝被小鱼儿杀死了。月后不但没有替日帝报仇,反而喂药救了小鱼儿,便默默的抱走日帝的尸体,留下了一团谜雾

    为什么任凭众人想破了脑袋也理不出头绪。

    “哎呀我受不了了,你们别再逼我了好不好”

    readtextc;

    司马玉娇忍不住嗔道:“你是受伤的人,怎么可以不吃药”

    小鱼儿苦着脸道:“我的伤势明明已经好了,你们干嘛逼我服那种苦药。”

    南宫飞燕嘟嘴道:“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哪能好的那么快要不然你也不会昏迷了三天,可把我们急死了。”

    小鱼儿扬眉道:“我有爷爷送我的天蚕宝衣护体,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内伤,只是头部没有保护,以致有点脑震荡才会昏迷了三天,根本没什么大碍,你们何必大惊小怪。”

    蝶舞公主冷哼道:“就算如此,你也才大病初愈,正好服药补身。本宫都是被人服侍惯的人,何曾像现在这样体贴的服侍过人你不肯吃本宫喂的药,实在太不给面子了。”

    芙蓉公主也叫道:“就是呀所谓良药苦口,愈苦代表愈补,本宫这瓶药可是千年人参精炼而成,除了父皇母后之外,谁也没有这种口福,你却不知好歹的推辞,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鱼儿见众女娇嗔不休,连忙陪笑道:“我的伤是真的好了嘛,不信的话,我有一个方法可以证明。”

    独孤倩玉不信道:“什么方法”

    小鱼儿突然邪笑道:“养了一个月的病,都没机会做“爱做”的事,今天难得全家到齐,正好来一场大战如何”

    说着他突然脱去衣服,胯下果然雄壮威武极为吓人。

    “哎呀色狼”

    “不要脸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