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代嫁养女 > 章节目录 第6部分分阅读
    识与身手;朝廷中人果然不可小觑

    只是,对个女人下杀手,未免有失气概。史家长老冷道:“这里没有女人说话的分让开,这是九部的私怨。”

    “米将军也是女人,可她出生入死,更是九部引以为傲的副首,此事又如何说呢”六七浑然不觉伤痛,只是直视史家长老,毫无让步的意思。

    “而且,我嫁夫随夫,翼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会让人伤害他。”

    她身后的火洵翼,又急又气地想站起,却疼的无法动作,然而当六七悄悄将手放在他身后轻轻安抚他、要他别轻举妄动,他才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现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中毒的弱处,否则六七的处境会更不利;他只能靠她的机灵来化解这危机。但他就是担心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史家长老不免有些佩服,于是笑道:“我要一刀杀你,太容易了。”她挺身护夫,口舌尖利,实非一般软弱女子。

    “但史长老若够聪明,就该知道,现在杀了我,朝廷马上会察觉九部反意而有所提防;到时战争若起,免不了两败俱伤,对九部没有好处。”

    “就算不杀你,谁能保证你不会背叛九部”

    “我既是火洵家的人,护着九部对火洵家才有好处,这需要什么保证用膝盖想也知道我如何选择。”六七态度从容,谈笑自若,缓和了场面。

    利刃至今未曾收回,史家长老有些犹豫。“听闻世子身体近来欠和;就算不反叛朝廷,趁现在杀了你们夫妻俩,成为九部新领袖,取得大权也行。”

    “长老尽管动手砍了我脑袋,瞧我夫婿是否神勇如昔但你若当真动了手,不见得能取得大权。”她轻笑,挑衅地扬起头,无一丝退缩。

    “也许只是证明我夫婿歼灭史部的神速,助长他身为怀化大将军的威名。如何呢,史长老”

    “若他无恙,为何不保护你”看穿火洵翼至今未尝动作,长老轻笑。

    “这样的小事还用不着他出面。咱们家,小事归我管,大事才依他。”她甜甜一笑,但比起先前予人娇柔的印象,现在早已多了许多截然不同的评价。

    “够了。”火洵翼移动早失去知觉的双腿立起,将手搭上六七的肩头。

    疼痛有增无减,他身后衣衫早巳让冷汗湿透,但他咬紧牙关,没让脸上泄漏任何脆弱。“你退下。”

    “夫人果然了不得。看来我是无法轻取火洵部了。”史家长老叹了口气,终于停手,将匕首收回腰间。“好,就等一年,端看朝廷是否补偿我们。”

    会谈决议后结束。至此,六七才算获得王府众人的诚服。

    火洵家原就不需要什么能歌善舞的大家闺秀当王妃,他们要的,是能够与世子并驾齐驱,统率火洵部的领袖,能不畏挑战、辅佐世子的勇敢女人。

    管她是崔六七还是崔缦舞,只要是“她”就够了。

    是夜,当其他部族的长老们踏上归途,仿佛暂时了结一场纷争;六七端着汤药进了房,躺于榻上未眠的火洵翼依旧闭目合眼,不曾开口。

    “你动怒了”相识至今,他从没这样对她不理不睬,他的异样,她也不是猜不出个中缘由。

    “我没想过要靠女人来保护我。”他的模样不像是在说笑。对她挺身而出护卫他,他只感到恼怒和挫败。“是谁允你如此冒险”

    “我也没想过要保护谁;只是见你入险,我的身子早已动作,根本不需要想。谁还管他是不是冒险”她满脸无辜,坐在床沿一角,有些可怜。

    “万一那时史家长老没及时停手,你可会命丧当场呀。”与其说他气她,不如说他自责竟然没能护卫她;就算他中毒、手脚受困也不能当借口。

    “至少我保护了你,死又何惧。”那是她的真心话。

    这个该打的丫头火洵翼早已弄不清,胸中这股突然窜出烧疼他心窝的烈焰,是因为她不懂爱惜自己,抑或是感受到她真心回应的热情

    “答应我,绝不再冒险。”他只是摸索着,拉过她的手紧紧扣住。“我无法承受失去你的伤痛。今生,你不许比我先死。”

    她愣了一愣,语气哽咽。思及他身上的毒性未解,时间仅余四日,她不禁心急了。“这不公平,难道我就承受的了失去你吗”万一当真没有解药

    “六七,别担心,为了你,我不能死我死了谁来保护你”

    readtextc;

    眼角盈泪,六七没再多言。还不到放弃的时候她不能认输。

    又过两日,火洵翼更连下榻的力气也没有,所有火洵王府大小事,理该由米缪或打理;但目前天长老们离开后,米缪或也跟着下落不明。

    就在前天夜里,她才接获密报,说是米家长老带了不少兵力来到火洵家边境,那时就隐约有股沉重的不祥感,在她心头盘旋不去。

    翼陷入昏迷,醒醒睡睡,她除了交代众将小心镇守外,也没别的对策。

    时至午夜,不得已挑起王府诸事重责的六七,好不容易处理完所有琐碎细项,一接到米将军回府的消息,立刻奔去马厩见她。

    “米将军,难道你去见你父亲了”

    “要救世子,这是惟一的办法。今夜再不拿回解药,救不了世子。九日断魂,今夜是关键。所以我从父亲那儿带回解药了。”

    米缪或的神色也不似寻常冷静。

    听闻米缪或得到解药,不知怎的,六七一颗心跳的飞快,但无法欣喜。

    “你早就确定你父亲有解药为何你会以为是今天按理,九日断魂,该还有两日才对”

    “对,这是九日断魂,但并非旧昭武城那时流传的潜藏性毒药,而是经重新密炼的毒药,自中毒日起,不多不少,九日断魂。这毒,我太了解。”

    “了解可大夫说你怎么会比那大夫更清楚这毒药莫非是”六七倒退数步,难以置信眼前这位绝色佳人竟有如此狠心。“你下的毒”

    “没错,我事前放出风声,叫世子要我与他同行前往刺探戍地部,就是为了获得机会刺杀他。”

    “为什么你不是也喜欢他吗怎么下的了手”看他承受毒药折磨,她多想以身代替他受苦,可米缪或竟然毫不在乎,冷眼旁观

    “如果你不出现的话,我是喜欢他的。可你一来,他变了。变的手下留情,变的优柔寡断;明明应该起身反抗朝廷打压九部,可他却轻信太子诺言,不辨利害关系。他动了情,就不再是那位令人尊敬欣赏的勇猛果断大将军。”

    米缪或极力故作无动于衷,眼中却隐隐透露着一丝心痛与愤怒。

    “我待在世子身边多年,只为父亲下令,要我学习世子的一切功夫,倘若世子坚决不答应反叛,就杀了他,以确保将来不会成为我的劲敌。”

    相处久了,总有感情,杀了世子,米缪或当真不心疼吗她也不明白。

    “我一直都相信我父亲所言,对九部最好的不是依附朝廷,而是能自立自主,但,也许时代变了,也许九部可以走向比战争更理想的道路。”

    她打小为了九部兴衰而活,这是她惟一生存目标。她曾经判断,惟有叛离才是帮助九部脱离困境的路,即使与世子意见相左,她也会不择手段去做。

    但见了六七后,米缪或动摇了。

    “既然要杀他,又何必救他”六七颤声问道。

    “没办法,世子就是世子,是独一无二的九部领袖,比起我,他更适合。他有统领人心的魅力,就连你,也心甘情愿为他卖命。我想再赌一次。”

    接过米缪或手中的白玉瓶解药,六七捧在心口,不知该感谢,还是该怨恨米缪或。对米缪或而言,追着火洵翼,从来就不是为了什么儿女情长,米缪或追的,是自诩崇高的理想与抱负

    “如果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世子你在火洵家将无立足之地。这样也没关系吗”六七只想如道,米缪或究竟在盘算什么。

    “也许世子早知道了。他曾怀疑过有内奸,只是没点明是我。”

    翻身上马,米缪或已毫无留恋。

    “我没打算回火洵家,我要回米家劝阻我父亲。日后,我会看着世子到底怎么履行承诺。如果他没能取回九部的尊严,我随时会成为他的敌人。”

    “米将军你”实在是个特立独行的女人哪

    “我走了。世子就拜托你了”

    readtextc;

    当夜天色未明,崔六七半坐卧着,看着榻上呼吸渐趋平缓的火洵翼,她以脸颊轻轻摩挲他生了些胡渣、更显剽悍野性的英挺脸庞,确认他总算得救。

    “我怎么了”清醒过来的火洵翼,有些弄不清楚状况。

    “你睡了很久。”六七轻诉着,她想笑,更想哭。喜极而泣。

    他们两人曾有过的快乐光景,竟是建立在如此动荡不安的局面。他一路走来,究竟费了多少心思,不让她察觉地腥风血雨的战争岁月。

    所以,他在她面前,戏要她、逗弄她,也是因为惟有面对她时,他才能暂时远离那些是是非非吧。

    “似乎让你耽心了。”他慢慢想起一切,想起这些日子的情形。

    “不会,只要你醒来就好。”她轻吻他额际,下定决心。

    “是米缪或拿出解药的吗”他问,像是心中有了谱。他与米缪或一同长大,对九部理念的歧异,他不会没感觉。

    但,始终不愿相信,米缪或会下的了手。果然,他还是太小看女人了。

    她无语,而后点了头。“别怪她。她也是为了九部好。”

    他望向她,眼中有些许讶异。她能明白吗

    “你”她越来越坚强,越来越聪慧,超乎他所想。

    “我能学,也能懂。没有她,你还有我。”她告诉他。

    “我不求能代替你对她的期待,我也做不到如她一样厉害,可至少我绝不背叛你。”

    “你不用代替她,也不用超越她,只要是你就够了。可是九部的纷争不会结束,也许有天,我会比今日更令你担心。你受的住吗”

    “你现在才想不要我,已经太迟了,世子,我说过,你得负责到底。”她轻笑着,吻上他。“谁让你先纠缠我现在换我了。这一生,你甩不掉我的。”

    两人指掌交叠,心跳互击,脉动逐渐合为同样的韵律。

    庭外曙光乍现,旭日东升,一扫夜寒,暖意正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