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短篇〗峡谷冰飞之一:天下第一拍 > 节章节目录 第3部部分阅读
    今晚的主菜如何」

    少女月月笑道:「谨尊主人之命,我和秋月妹妹保证让主人满意。」说罢便 跟在一名家丁后面远去。

    白发渔樵,追雅客和仁娇小姐围桌而坐,家人前来问道:「不知今天需要做 几样菜肴,请主人吩咐。」

    白发渔樵笑道:「二位佳人皆难得之上品,随便做成的菜怕是会糟蹋了好物, 我看不如现割现煮,吃一顿火锅如何」

    追雅客说:「我是客,客随主便。不知仁娇小姐意下如何」

    「不错,将美女洗净端上来,现割现煮,新鲜而水嫩。就这么办吧。」

    「既然二位没有意见,我这就准备。」白发渔樵说完伸出一手指在桌子中间 慢慢划了一个圆圈,然后用力一拍,一块桌子面板应声而落,出现了一个圆圆的 大洞。

    原来他已经用内力生生切断了木板,惊得追雅客连叫好都忘了。

    仁娇小姐仿佛不以为然,淡淡的说:「想不到生意人也有如此内功,小女子 佩服。」

    家人捧来一火炉置于桌下,上面放一大铁锅,再加入清水和佐料,一个标准 的火锅就这样制成了。

    三人默默喝了一杯闲茶,谁都没有再开口。直到两名家丁将两只大木盆端入 凉亭里。

    不用说,木盆里坐着的正是少女月月和秋月,两名少女身上早已经不着寸缕, 洁白的肌肤一尘不染,小丨穴处轻微红肿,想必是荫毛拔得仓促所至,却更显得娇 嫩异常。长长的黑发拢在头顶,标致无比。

    追雅客不由想起那句「宝结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的古句来。

    可惜的是,现在这里没有风雅,有的似乎只是一场血腥的宰杀。只不过被主 人美化了而已。

    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杀两名少女下酒,看白发渔樵和仁娇小姐的样子似乎 不象是在开玩笑。

    两名家丁把木盆放在边上一小长桌上,退在一旁。仁娇小姐笑道:「看样子 是很不错的好菜,多谢主人慷慨。现在锅中汤水已沸腾,烦劳主人先割点没肉下 来做锅底之用。」

    白发渔樵笑道:「最好的锅底是美女的小嫩蹄子,我这就准备。」

    少女月月笑道:「主人请不必烦劳,小女子自己动手就是。」

    仁娇小姐拍手道:「如此甚妙。」说着从桌子上拿出一把匕首扔给少女月月, 月月敏捷的接住,看样子功夫还不错。

    白发渔樵笑道:「月月姑娘的玉足虽然白嫩精美,可就这样切割未免有点美 中不足。但如果在情欲亢奋时切割,就会鲜活无比,美味异常。看样子,只好请 雅客兄代劳了。」

    追雅客忙回道:「不可不可,在下乃龌龊之身,岂能如此蹂躏佳品。」

    白发渔樵哈哈笑道:「看来雅客兄不想在这里做有伤风雅的事,只好用别的 东西代替了。」

    说完,拍掌两下,一名家丁飞奔而去,顷刻就扛来一根三尺长的木棍,木棍 一头安置一块五寸长三寸宽的木板,木板上安置两根小木棍,五寸来长,上面隆 起大大小小的疙瘩,做成男人的尘根摸样,两头向中间倾斜,分明是用来让女人 泄欲的「角先生」。

    白发渔樵从边上长桌下取出一根细长的布绳子,让少女月月将自己的长发在 头顶牢牢拴住。然后,把绳子饶过亭边的横梁,向下一拉,少女月月就被提着头 发吊了起来,家人马上将木棍装有「角先生」的一头放到少女月月的裆部,让两 根木制棒棒分别插入少女的菊门和嫩丨穴中。

    这样,少女月月就骑做在木棍上了。因为木棍下端并没有固定,少女的身子 摇晃时,木棍也就跟着摇荡,深浅,节奏,以及摇晃的幅度可以自行调节。实在 是个绝妙之物。

    「好了,现在月月姑娘可以自己摆动,自得其乐了。」白发渔樵笑着说,显 然是为自己的发明而得意。

    追雅客不由惊叹着,如此玩弄女人,简直是个天才。虽然他尽力保持着绅士 风度,可惜的是,他身下的rou棍早就坚硬如铁,蠢蠢欲动了。

    果然,少女月月在木棍上仅仅晃动了几次,便欲火上升,娇喘吁吁。两只柔 嫩的小手一会抓住自己的两只坚挺的玉丨乳丨摸捏揉戳,一会又伸到裆下摇动木棍, 一会又伸到头顶拉拉绳子,减少头发的承重量,一时忙过不停。小嘴里发出痛苦 又快乐的呻吟,让人春心搏动。

    「小姐,这法子真好,比我们用的还好。呜我要丢了爽 死了」少女月月快活得浪叫起来。

    仁娇小姐笑道:「小贱人,今天不美死你才怪呢。别忘了,我们还等你的嫩 蹄子作锅底呢。」

    「不会忘的,我这就开始切割。」少女月月说着,将两条修长的嫩腿抬起来, 拿过家丁递过来的细布绳将自己的小腿紧紧扎牢,然后用左手抓稳自己的一只嫩 足,右手再次接过那把锋利的匕首,一下就在踝关节处划了下去。

    readtextc;

    嫩嫩的皮肤马上出现了一条血槽,很清楚的看见了里面的白骨。少女月月边 使劲摇晃,边三两下就将自己的一只玉足切割下来,手法居然很熟练,似乎轻车 熟路似的,让追雅客惊诧不已。

    停顿片刻,她继续如法炮制,将另一只小嫩蹄子割下,一起扔进锅中,成了 汤中之物。

    「啊好痛,也好舒服我要死了」少女月月忍不住大声浪叫, 摇摆的动作更加疯狂。

    坐在另一只盆里的少女秋月看到,不由霞飞双腮,一对玉手也开始在胸前摸 捏,在身下小丨穴里挖掘,显然已经情不自禁了。

    「呜这东西还有么让我也这样快活一下好么」

    白发渔樵笑道:「不好意思,此物只有一只。再说你们两只主菜有一个现割 现煮就可以了,秋月姑娘最好能挂到火锅上面来,让我们三个自行割取。流下的 血水还可以补充一下锅里被蒸发的水分。不知秋月姑娘意下如何」

    「只要主人开心,小女子怎么做都行。那就让我来表演一场空中舞蹈吧。」

    少女秋月呻吟道。

    「那就有劳秋月姑娘了。」

    白发渔樵很快就在亭子正中横梁上做成一绞索,少女秋月不再说话,从木盆 里飞身跃起,很准确的抓住绳索,将自己的漂亮脑袋套入其中,然后慢慢将手松 开。苗条的玉体就垂挂下来,嫩嫩的足尖距离锅面只三寸左右,腾腾的蒸汽,蒸 得她不自觉的张开了那双嫩腿。

    于是,一场精彩的空中舞蹈就开始了。

    起初,秋月还不时的用手拉拉绳索,让自己喘息两下,后来就放弃了,双手 在一对玉丨乳丨上游离,又不自觉的伸到两腿根部,将自己的小丨穴抓挠得鲜血淋漓, 显然已经到了情欲的高潮。

    yin水伴着血水不停的流进火锅里,更增添了一股奇特的香味。

    「妙极,妙极如此极品佐料天下少有,还请秋月姑娘多多赐予。」白发渔 樵哈哈大笑,欣喜异常。

    少女秋月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卖力的晃荡。

    如此美艳绝伦的舞姿让追雅客惊叹得说不出话了,只是傻傻的呆看着。有心 作诗文,却不知从何说起。

    也难怪,美到极处,已经非言语所能形容。

    后来,追雅客回忆起今天的美妙景象,还真做出了两首诗,虽然不足道尽其 中美景,也还能说明一二,那诗文是这样的:

    玲珑嫩藕亭中悬,柔肢腰身诸色全,无风摇柳乐无穷,欲死欲仙叹有缘。

    又云:

    玉人肢体翻飞勤,软语娇喘渐无声,舞罢香水次第溢。

    古来悬梁最消魂。

    一语道尽吊死之香艳快活。据说后来,此诗被广为流传,朝廷也格外开恩, 除了十恶不释极端罪女,一般都赐予三尺白绫,让其自缢,在极度的快感中荣登 极乐,也算是一种人道吧。

    终于,少女秋月的苗条玉体停止了挣扎,玲珑的娇躯在桌子上方摇荡,那一 对小嫩蹄子也被蒸汽熏得泛着迷人的油光。可能少女体内被彻底清洗过,仅仅有 少许的尿液顺着瓷白的长腿,悠悠的流入锅中,无疑成了除去腥味的最好材料。

    另一边,少女月月已经将自己一双嫩腿上的肉一条条割下来扔进火锅里,再 依次被三人吃进腹中,在赞美声中,她开始剖开了自己的腹部,将肠子慢慢拉出 来,割成一截截的扔进锅里。

    追雅客不得不惊叹于她的耐力和意志。

    然后,少女月月在惨叫声中,竟然从腹腔里挖出了自己的荫道,小巧的子宫 和卵巢,同样一股脑的扔进锅里蒸煮。追雅客,仁娇小姐和白发渔樵更是心花怒 放,将风度收起,一阵抢食。

    好在家人在一边不停的擦拭少女月月身上的血迹,所以她看起来一直都是那 么的洁白动人。直到她将自己的两只饱满的丨乳丨房切割下来,才惨叫两声,双臂垂 下,没了声息。

    一边的家丁接过刀子,继续在少女月月残缺的肢体上切割,直到宴罢。

    三个人居然食欲大增,吃到最后几尽疯狂。争相动手,将悬挂在桌子上的少 女秋月也切割得七零八落。

    readtextc;

    也不知喝了多少,过了多久,追雅客终于不甚酒力,醉死过去。如果不是几 声惨呼,他怕是要睡上三天才醒。

    等他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时,四周似乎没什么异样,少女月月的美人头依然 被吊住头发在亭边摇晃,而少女秋月的残缺躯体也还在桌子上方荡漾。

    几名家丁已经死在院中的石头上,头颅大部分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脖子,恐怖 而诡异。石枚仁娇小姐已不知去向,白发渔樵脸色苍白的倒在椅子上呻吟。

    「发生什么事了谁杀了他们」

    白发渔樵苦笑道:「你说呢」

    「是仁娇小姐」

    「如果我告诉你她是当今圣上的新月公主,你就不会奇怪了。」

    「什么她就是新月公主」

    「不错。」

    「难怪她这么关心崆峒堡的那群反王,原来是要消灭他们。」

    「是的。如果我再告诉你,程笑小姐是崆峒堡堡主的长女,而玉躅姑娘是程 笑小姐的妹妹,你就明白今天的拍卖会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如此,她们姐妹被官兵追杀,无处可逃,才让你出头。」

    「不错。玉躅姑娘武功低微,已经没有逃脱的希望,所以才会被杀。而程笑 小姐一人虽可以离开,可要将那封各地起义的名单安全送到崆峒堡,却没十足的 把握,所以才会将她拍卖,让一个高手和她一起去。」

    「明白了。飞冰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虽然程笑小姐在途中肯定会死,但那 封名单一定会安全的送达。」

    「可惜的是,现在朝廷已经分派了好几路人马阻截,看来他们凶多吉少。」

    「有飞冰在,应该没有问题。可仁娇公主为什么会让两个丫鬟白白牺牲呢

    她昨天就完全可以杀了我们的。「

    「第一,昨天只有坚思仁一个高手,他们没办法当场动手抓人。第二,她想 从我这里得到更多的消息,第三,她昨天还没有杀我的能力,必须先稳住我,等 待援兵。」

    「看来她的援兵已经到了。」

    「应该说已经完成任务走了。」

    「那他们怎么没杀我。」

    「没杀你,是因为你还有利用的价值。因为你一旦知道了这些,就会下山, 而山下那些江湖人并没有这么快就走,一定还在客栈里享用美味。如此盛会,他 们不会不去。」

    「那他们怎么没杀你」

    「他们已经杀了我。」白发渔樵苦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递给追雅客: 「看来,明年的拍卖会将由你来主持了。」

    说完这句话,白发渔憔的身子猛地一倒,追雅客骇然的看见一把匕首正插在 他的后心,直没至柄。

    「既然知道这样,你为什么不走」

    「如果我能做,怎么能享用到这么绝品的美味。」白发渔樵笑着说完这句话 就将头一歪,很快气绝。

    欲知后事,请看峡谷冰飞之二危险的旅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