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查理九世镜落苍穹 > 章节目节录 第4部分阅阅读
    化成了一只狐狸的形状,令人惊奇的是,那只狐狸有九条绝美的尾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外来的力量打散了那片云。狐狸散了,九条尾巴分别向着九个方向飞走了。

    “之后没过了多久,音铃就出生了。呵呵,忘了说了,那时我听见一阵笛子的声音,堪比天籁。所以我为刚出生的宝贝女儿取名为音铃。或许你们会觉得不可思议,我也是回了族地的时候才知道,好多好多年前音铃就跟奥菲斯有联系了。不过,音铃戾气太重,这一点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多亚望着窗外,碧绿色的眸子看似无波无纹,实际隐隐藏着担忧,作为母亲的担忧。

    “谢谢。”清甜的嗓音从梦铃旁边传过来。那扇门出现在梦铃旁边,门开了,音铃走了出来。

    现在的音铃有很多地方改变了,但是更多的是没有变化的:比如那个傲娇的本性,比如脸上那抹淡淡的笑容这些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对于忽然出现的音铃,除了安菲特里特和多亚外,其他人都是没有任何反应的。比如梦铃,比如洛基梦铃懒懒地伸了一个腰,捏捏音铃的脸,皮笑肉不笑地挑挑眉:“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音铃打掉梦铃的爪子,淡淡地说:“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洛基。

    唐晓翼的手机响了,一看,愣了。

    “死亡游戏开始了。鬼影迷踪,卢孜锋。”

    “你说什么”

    第十五章不存在于世间的飞机

    乘坐飞机的人啊,你们即将迎接死神的到来;

    没头没骨没肉啊,要吸光你们的血换来永生;

    请汝帮帮我们啊,请汝将尔等之血赐予吾们

    音铃发誓自己真的是脑抽了。比如说,现在她正在一架“不存在于世间”的飞机上,就因为卢孜锋那个莫名其妙的的挑战信

    回想起一个小时前

    唐晓翼的手机响了,一看,愣了。

    “死亡游戏开始了。鬼影迷踪,卢孜锋。”亚瑟一字一顿地念出短信上的内容。

    “你说什么”梦铃瞪大了眼睛。

    之后根据短信上莫名其妙的的提示,几人两只吸血鬼,四条人鱼,一个人类外加一只狼在一个莫名其妙的的售票员姐姐那里买了几张票,而接机人

    音铃脸色古怪地看着那个除头以外浑身都是骨架眼睛是纽扣贼似电影鬼妈妈里那个鬼妈妈的接机人真的是正常人类么

    艾玛,作者大姐别逗了,你那点莫名其妙的想象力还真是很好很强大。

    接机人似乎感受到了音铃的目光,回头嫣然一笑,音铃默默转过头

    “这里面有很多乘客诶。”多亚显然是很久没有来过人类世界了,好奇地左顾右盼。“不,他们不是乘客,应该说,他们不是人类。”安菲特里特抱着孩子,不无警惕地说。

    她没有眼睛,并不代表她看不见。

    “嗨我们现在是不是处于在危险处”多亚也发现了这其中的不对劲,失望地说。“小心行事,切勿惹他们。”唐晓翼一改以前的玩世不恭,神情少有的严肃。

    “哎呀。”梦铃不知道踩了什么,直接摔了一跤。

    “不好意思啊。”旁边那个裹在斗篷里的乘客歉意地挠挠头,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

    透着微弱的光,梦铃看见那个乘客捡起一根腿骨安在自己的腿上。

    音铃眼疾手快地捂着梦铃的嘴巴,把她拖到一边。

    readtextc;

    一个纽扣眼睛的骷髅乘客扣住音铃的手:“凭什么你们可以拥有着这么好的皮肤。凭什么我们根本就没有皮肤,这不公平。来,同伴们,我们把他们的脸挖下来吧。”

    “这是一个好主意。”乘客们。

    “有打火机吗亡灵怕火。”音铃冷静地说。“有”唐晓翼拿出了几根打火棒,亚瑟拿出几个打火机。梦铃眼睛亮了亮,接过打火棒和火机动作娴熟地点火。

    所有亡灵乘客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几个不甘心也不怕死的玩背后偷袭。“饮血”哗啦一声,那些亡灵就像玩坏了的布偶一样,被音铃的镰刀瞬间秒杀了。火光中,音铃那张脸堪比修罗。

    “接着。”梦铃把打火棒扔给多亚,召唤出破魔刃义无反顾地投入战斗。她可是红莲皇朝的吸血鬼公主,同时也是整个狱界的政摄亲王即辅助帝,之前是因为怕自己真实的一面暴露出来会引起多多他们的厌恶,但是,骨子里的好战分子告诉她,压制自己的本性,不可能

    “啪、啪、啪。”所有亡灵乘客让出一条路,一个少年带着邪魅的笑走了过来。

    音铃梦铃面面相看,异口同声道:“卢孜锋”

    “你们现在在地狱里。ok”卢孜锋摆摆手。“准备接受死神的邀请吧。”

    “现在,马上下飞机。”卢孜锋打开舱门。

    “这,这里是。”音铃的瞳孔猛地一收缩。“没错,几十年前,你的父亲就是,

    死在这里的”

    第十六章八尾

    “殿音铃,其实一切不幸的源头就是你”音铃捂住嘴巴跪坐在地上,瞳孔剧烈收缩着,泛着一片血红。那个杀了查理的女人穿着华丽的红色宫装,一步一步从暗处走出来站在音铃面前。

    她伸出骨节分明的手,狠狠地捏住音铃的下巴,逼迫音铃抬起头来。“呐,音铃,看着我的眼睛。”舒缓的声音冰冷而刺骨,仿佛受到这声音的蛊惑,音铃不由自主地看向那双眼睛。

    老天,那是一双多么漂亮的眼睛呀。酒红色的眼瞳,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可却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幽潭,淡漠,冷静,忧伤,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她眼中,叫人移不开视线。

    “呐,吾名八尾。是一只八条尾巴的狐狸,也是你九尾的前身,当初的九尾真是虔诚,把自己的血腥内心狠狠地压在灵魂深处。可是她太单纯了,哪怕有着一个悲天悯人的圣洁外表,仍掩饰不了双手沾满的血腥,可她仍然毫无知觉。就像日本的巫女服一样,白色的慈悲外表,红色的血腥内心。

    “传说世间的一切生灵皆可修炼成仙,而狐狸自然在其中。每修炼二十年,狐就会多长出一条尾巴,等到有九条尾巴的时候,就算功德圆满了,连天上的神仙都要敬让三分。

    “可是,这第九条尾巴却是极难修到的,当狐修炼到第八条尾巴时,会得到一个提示,帮助它的主人实现一个愿望,心愿完成后,会长出一条新的尾巴,但是从前的尾巴也会脱落一条,仍是八尾。这看起来是个奇怪的死循环,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修炼到九条尾巴。

    “有一只很虔诚的狐,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几百年,也不知道帮多少人实现了愿望,但仍然是八条尾巴,它向佛祖抱怨,这样下去如何才能修炼得道佛祖只是笑而不答,它只得继续修炼。

    “在那只八尾狐快要坚持不下去,另外那个血腥的一面渐渐占上风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有一天当白色八尾在暴风雨中回到它藏身的村庄,遇到一个少年被狼群围攻,以它的造化,当然不费吹灰之力地赶走了狼群,救下了这个少年,之后发现这个少年是它第一位主人的后代。按照规矩,它需要帮少年实现一个愿望,然后脱落一条尾巴再长出一条新的尾巴,继续它的死循环。

    “少年当然是欣喜若狂,九尾狐的传说在当地不知流传了多少年,而自己何其有幸,竟然成为了八尾狐的主人,还有一个不论多奢侈都能够实现的愿望八尾狐问少年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时之间竟回答不出来,于是在之后的几天里,少年小心翼翼地与八尾相处,发现它的眼神里除了看透世事的淡然以外,竟然还有些许悲哀。当他得知了死循环的秘密之后,竟然对这只神通广大的狐狸产生了怜悯。

    “终于有一天,八尾狐问少年到底有什么愿望。少年想了想,问,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吗少年接着一字一顿地说,那么,我的愿望就是,你能有九条尾巴。

    “狐狸愣住了,眼睛里充满了疑惑,随后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感恩眼神。它俯下身,舔了下少年的手,很温暖。于是,八尾狐长出了华丽的第九条尾巴,变成了真正的九尾狐。

    “就这样,我被九尾抛弃了。当我得知九尾这个无聊的家伙想给帮助过她的人认认真真说一声谢谢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机会来了,现在,九尾的债该由你来还了,音铃。”

    “可是,”音铃挣开八尾的手,看着她的脸一字一顿平静地说,“我不是九尾,哪怕我是她的转世。而且,唯一可以让我作为九尾的,就是欠一个人一声谢谢,仅此而已。”

    第十七章九条尾巴

    八尾后退一步,酒红色的眼睛犹如一面镜子,清楚地印出音铃毫无表情的脸。

    音铃一笑,以极快的速度在一瞬间闪到了八尾身后。夜风毫不知情依然冷冷地吹着,撩起两人的长发,一银白一银灰融洽地交jio织在一起,极美,也极诡异。

    冰冷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里渗出来的,在风中应和着:“你还不懂吗不管我前世是怎么样的,那都只是在前世所发生的事情。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确定我见过九尾,她、比、你、强、多、了”

    readtextc;

    一条银白的尾巴从音铃身后伸了出来,音铃微微一笑,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地看见,音铃的脸上满是裂痕,不断有鲜红的血顺着她的脸,从她的下巴,一滴滴地落到地上。

    “不管我的前世是不是九尾,我已经作为我,作为音铃诞生了。什么前世今生,九尾不信佛教,我也不信。纵然九尾已经投胎转世成为了我,可以说是从某种意义上活了下来,但是说实际上的,九尾已经死了,死了一百多年了,活着的是殿音铃”音铃一步步走向八尾。

    九尾已经死了,死了一百多年了,活着的是殿音铃八尾猛地抬起头,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打量着殿音铃。但是越打量越心寒,不对,不对

    静静地站着,音铃毫不忌讳地迎上八尾打量的目光。她知道八尾只是在透过自己看昔日的九尾。勾起嘴角不屑地笑了,笑得自信而且张狂。纵然她殿音铃跟九尾会有相同的地方,但是更多的是不同。

    因为,九尾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殿音铃。

    一个血红色的法阵从失控的八尾脚下蔓延开来。音铃眉头皱了皱,当机立断地下令:“亚瑟,唐晓翼,带安菲特里特公主以及我妈离开。一定要小心一点,梦铃,卢孜锋就交给你了。”

    “殿下,您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夜莫霖从一边的阴影处走了出来。“我日,你这个死妹控,来得还真是天杀他妈的适时。”看到夜莫霖的出现,梦铃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莫名其妙地想到网上有个热词叫妹控,可是梦铃现在怎么看夜莫霖都是个死妹控。

    听到梦铃的吐槽,夜莫霖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而另一边的八尾情况并不好。音铃定定地看着八尾,做了一个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她伸开双臂,平静地看着八尾。

    “呐,八尾。不管你是怎么样的,还是谢谢。不然我也不会知道我为什么而出现在这个本不属于我的遗失空间里。呐,八尾,我想青鸟他们了。”八尾笑笑,身形一点一点地化为灰烬落入苍穹。只留下一声空灵澄澈飘渺虚无的叹息,“是呀,我也想他们了,只是我再也回不去了”

    “八尾这个没用的废物”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音铃转身,九条尾巴在她的身后晃动。细若针尖的眼瞳充血一片,平静地映出一张狰狞扭曲的脸。“法西路,好久不见,你快死了哈。”

    没错,出现的那个人正是已死的血王法西路,他的身后是一大群吸血鬼。准确来说,是一群死了的吸血鬼。其中几只还分别抓着墨多多、尧婷婷、虎鲨还有扶幽。以及狱界长老殿的七个长老。

    “殿音铃,放下武器,否则,你的朋友性命不保”卢孜锋走过去,一把刀子架在婷婷脖子上。

    音铃沉默了半晌,默默把镰刀扔在地上。

    九条尾巴的颜色越来越深。

    第十八章风花雪月

    “公主殿下,请问,血族的信仰是什么”

    “冰冷如机械的声音淡淡地落在众人耳边。不同的是安菲特里特、多亚以及亚瑟只有疑惑。这个声音,不是奥菲斯的吗当初在海底城亚特兰蒂斯奥菲斯智能计算机不是能源枯竭了吗

    不断有血珠从音铃脸上的伤痕渗出来,顺着她的下巴落到地上。原本还算祥和的夜空充斥着血一般红色,整个邱枫镇都陷入了深度休眠,但是不包括“战场”上的所有人。

    “信仰呀。是我。血族的信仰一直都是纯血之君。”

    音铃没有说错。血族的信仰一直是伟大的“纯血之君”,也就是纯血吸血鬼。而这个世界上唯一存在的一只纯血吸血鬼,就是音铃。只是她一直不想面对这个身份而已。

    “没错,那么公主殿下,水,又是什么呢”奥菲斯继续问。

    音铃一阵失神,毫无知觉地说:“水,永远不会让人看透。”

    “是,同时水也具有洗净一切的能力。”奥菲斯平淡的话音刚落,潮湿的空气中显现出无数的水珠,迅速袭向那群死了的吸血鬼大军。“水是无形的,却能给人致命的打击。水,永远不会令人看透,因为它一开始就是干净的,所有人都能令它改变颜色。水能洗净一切,包括扭曲的心”

    水珠落到吸血鬼大军身上,那群吸血鬼迅速风华。

    音铃心神领会,念起了地藏菩萨本愿经有关超度的内容:“若未来世有诸人等,衣食不足,求者乖愿,或多病疾,或多凶衰,家宅不安,眷属分散,或诸横事,多来忤身,睡梦之间,多有惊怖。如是人等,闻地藏名,见地藏形,至心恭敬,念满万遍,是诸不如意事,渐渐消灭,即得安乐,衣食丰溢。乃至睡梦中悉皆安乐。是人更能三七日中,一心瞻礼地藏形象,念其名字,满于万遍,当得菩萨现无边身,具告是人眷属生界;或于梦中,菩萨现大神力,亲领是人,于诸世界,见诸眷属。更能每日念菩萨名千遍,至于千日,是人当得菩萨遣所在土地鬼神,终身卫护,现世衣食丰益,无诸疾苦,乃至横事不入其门,何况及身。是人毕竟得菩萨摩顶授记。复次普广,若未来世中,阎浮提内,刹利、婆罗门、长者、居士、一切人等,及异姓种族,有新产者,或男或女。七日之中,早与读诵此不思议经典,更为念菩萨名,可满万遍。是新生子,或男或女,宿有殃报,便得解脱,安乐易养,寿命增长。若是承福生者,转增安乐,及与寿命。若未来世众生等,或梦或寐,见诸鬼神乃及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叹,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过去父母,男女姊妹,夫妻眷属,在于恶趣,未得出离,无处希望福力救拔,当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愿离恶道。汝以神力,遣是眷属,令对诸佛菩萨像前,专心自读此经,或请人读,其数三遍或七遍,如是恶道眷属,经声毕是遍数,当得解脱。乃至梦寐之中,永不复见。”

    一团团灵魂之火飞向苍穹,在那里,一扇往生之门开启着。

    “不,不,回来,你们这群蠢货”法西路气急败坏地跺着脚。忽然,他看见那个原本消失了的血红色法阵出现在他和卢孜锋的脚下。音铃漠不关己地说:“由于你逆改天命,召唤亡灵。为此要付出代价。

    “这是万劫地狱的入口,你要在那里待足一千年。”话音刚落,法西路和卢孜锋就莫入地上了。

    “呐,现在我们该离开了,最后的十只吸血鬼。”音铃疲倦地笑了笑,一扇门开在她的身后。“呐,多多,婷婷,虎鲨,扶幽,把你们卷进这件事情。只有所有吸血鬼离开这个世界。这个时间段就会崩塌,你们会回到认识我之前,那么一切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我也不会出现了。”

    readtextc;

    梦铃来到唐晓翼面前,抓起他的手腕咬了一口,干脆利落地说:“契约解除。”

    夜莫霖领着长老殿的七个长老走进门里。音铃是最后一个进去的,她回过头,深深地鞠了一躬:“呐,小亚,谢谢还有,对不起”

    透过亚瑟,音铃似乎看见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心地善良,给予她第九条的孩子,以及几十年前那个问她会不会哭的朋友小亚“以前的答案改一下,不是不会哭,只是哭在心里,没有人看得见。”

    “嗯,一路走好,我的朋友。”

    眼睛红了红,音铃故作淡定地说:“婷婷,再唱一下风花雪月吧。”

    婷婷擦了擦眼泪,轻轻地唱:“

    风 和风 和风起 吹落一地繁花

    尝 不完 五味陈杂

    唱 不出 多少岁月喑哑

    伤心笑 开心泪 正相反

    如真面假

    花 繁花 繁花落 落尽尘世繁华

    听 不懂 世事沧桑

    看 不完 锦绣江山如画

    前世忧 今生愁 再回首

    历尽风华

    数不清多少呜咽

    说不清几回思恋

    生生世世轮回月圆月缺

    江枫渔火对愁眠

    孤舟陪残月

    数千帆 一岁又一年

    笑叹往事随风飘远 幻灭

    昨日耳边私语 都作烟云散

    多少尘世流年 都付水东去

    侧卧孤舟枕水而入眠

    夜半寒风冷阙惊人眠

    雪 绒雪 绒雪落 屏掩多少呜咽

    说 不尽 诺言难辨

    哭 不完 怎奈人生苦短

    readtextc;

    难回首 莫叹惋 惜流年

    莫愁聚散

    月 残月 残月升 勾起多少思念

    闻 暗香 亦真亦幻

    笑 不完 人世几番戏谑

    千帆尽 残灯灭 空等候

    多少流年

    数不清几回呜咽”在婷婷嘶哑的歌声中,音铃转身走进门里,门关上后,消失了。

    音铃在黑暗中不断往前走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混着血落到地上。一个人抓住她的手腕,“音铃,走吧。”“来了,姐姐。”

    九尾第九尾,是记忆。那首风花雪月可以算是记忆的写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