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芽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神对决杀破天 > 章节目录 第12部分阅1读
    ,尽都叫嚣着一个声音,欢唱着同一首歌:奶奶的,我们八个集团。这回长洋盘,长大发了

    两位迷得死天地的妖精,则是满脸的笑意,满脸的酸涩与痛苦一心的难受与委屈心里暗暗叫嚣道:这好的男性难追啊尤其是有前途,又逆天的男性,更难追啊妈妈的我还得装傻,卖笑,卖给送丧的队伍

    在他们一行,把脸都要笑烂,身体笑僵,心都笑碎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个硕大的峡谷边。只见十六位抬丧的超神,将巨大的红木棺材,万分谦恭的从肩上,慢慢的放了下来。随后谦恭的一礼,向后齐步退了回去。

    所有重神孝子,一脸的张狂喜气,来到棺材的面前。大声喝道:“一二三齐”运起神力伸手就是一拳,将整个棺材,连同那棺材里的死者。击打得碎块满天,尸骨横飞,对着那硕大的峡谷底,急飞而去

    欲坚持一行立马傻眼他们早就见过对父母,万分忤逆,亿分不敬的家伙。可是没见过,这么的禽兽,这么逆天的大不敬啊父亲死了,把他办成喜事还弄上几位脱衣露货的魔女,站在棺材上,大发性骚全体送丧的队伍,一齐高声合唱:用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销魂随后尽然是身为重神的孝子,一齐努力,将自己的父亲碎尸荒野让那些低级的野狗野猫,啃尸噬骨

    欲坚持惊愕欲死蜈蚣们惊愕欲死两美女妖孽惊愕欲死食神巨鸟亦惊愕欲死食神巨鸟,心里骚狂的叫嚣道:奶奶的熊这就是最孝道,喜庆的葬礼啊如果不是因为,欲坚持有任务在身。老子今天就结果了,你们这群没心没肺,没脸没皮的狗东西

    喜神,喜滋滋与他的兄弟们,哈哈大笑万分的高兴同喜悦随即整个队伍,都欢天喜地的跳起了舞蹈像盛大的结婚现场,一样的热闹

    喜滋滋,将头转向欲坚持一行,满面喜色的笑问道:“兄弟不用惊慌恐惧我们这是对父亲,最大的孝道了这八千万年以来,还没有谁的死亡,具备这样的规模与喜气呢

    欲坚持的心里滴血欲死:老子只有抽死他都死了还讲什么喜庆啊规模啊热闹啊嘴上却只能配合着说道:“是啊是啊这是你们莫大的荣幸也是他老,莫大的荣幸啊”心里却叫嚣着:荣幸个屁奶奶的熊都让你们这些兔崽子,碎尸万段了还荣幸

    喜滋滋,用手一拍欲坚持的肩膀,嘴里喜悦的说道:“兄弟,要不我们,也去参加参加,那脱衣的舞蹈”

    欲坚持,用眼一扫,那骚狂乱性的喜庆舞蹈。心里不寒而栗,奶奶的熊难怪那些老者,用脚踹着棺材会说:死得好啊死得好啊死得活该死的喜庆啊这种场面哪里还有,吊念哀思死者的味道真他奶奶的,活该喜庆啊欲坚持嘴里却真诚的说道:“哥哥这舞,我就不跳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有要事在身啊”

    喜滋滋,立马认真起来,喜悦的问道:“兄弟有何要事尽管开口。”

    欲坚持将自己,受恐惧系的主管重神,恐万物所托一事尽数说了。将那块妖孽惊艳的翡翠,递于喜滋滋。

    喜滋滋运起神力,注入神意。那块翡翠竟然浑身闪耀起了,喜气洋洋的神情随后他神意一收,递还给欲坚持。嘴里喜悦爽快说道:“兄弟,你虽然有要事在身,但是也不妨碍我们,到那场子里去戏耍一番吧”

    欲坚持,急欲离开这个,诡异又难受的葬礼嘴里极是认真的说道:“哥哥,今后你我,还有很多戏耍玩弄的机会可现在毁灭系的家伙,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让自己的兄弟姐妹们等死吧”

    喜滋滋,见他急欲履行大义,也不好勉强于他。手上抱拳,嘴里说道:“那好兄弟,我们以后再见”

    欲坚持也是抱拳回礼:“嗯以后再见”随行的众位神魔,也客气又爽快的抱拳说道:“以后再见”立马他们一行,转身迈开大步,飞快的逃去心里都大松一口恶气:奶奶的终于解脱了

    喜滋滋,看着他们一行,那急匆匆的样子。肯定的点着脑袋,嘴里赞叹着说道:“嗯这群家伙,好生的大义,了得啊

    -----

    欲坚持一行经过不停的飞赶,三天以后来到了一个集镇。看到街上的神魔们,尽都怒形于色的看着自己一行,心里面都很不是个滋味

    他们忽然,看着一个年少的孩子,从家里面将父亲殴打到了街上父亲嘴里却连连鼓励着孩子,大声的叫嚣道:“打啊往死里打啊你打得越狠毒,我们家里的荣耀,就越响亮”

    那少年果真又聚起神力,猛然一拳打在了,自己父亲的身上那父亲立时就像断线的风筝,向后猛飞

    父亲撞倒在一颗魔树之上,“轰”的一声落地用手一擦嘴角的鲜血,嘴里任然怒气冲冲的叫嚣道:“来啊打我啊打不死我,你就不是我的儿子”

    那少年一咬牙,狠下心来猛扑上去,抡起拳头聚起神力对着他的父亲,又惨痛的挥下了杀手那少年是越打越猛,越打下手越是狠毒

    四周围观的神魔,一片连连的叫好:“打得好使劲的打啊往死里打啊”“好好打得好再狠一点再狠一点”

    食神巨鸟心里一怒,急欲上前出手阻止。欲坚持猛一拉他,嘴里说道:“我的鸟哥哥啊你先看看再说”

    旁边一位母亲,指着场中殴打父亲的少年。很是认真的教导着孩子:“儿啊你打,你的父亲时。也一定要像他一样,死下狠手啊不然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的啊”

    欲坚持一行一听这话,立时傻眼欲坚持心里骚狂的叫嚣着:“妈呀有这样子,教导孩子的母亲吗我还不死,更待何时”

    第七章 :撒野野怒为情

    食神巨鸟原本很是愤怒的情绪,受这母亲的话一凉心里终于承受不住,这诡异又恐怖的世界折磨,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他一泄气立时之间,十几位神魔全都瘫倒在了地上

    欲坚持,一见全体熄火歇菜心里的坚强防线,也顿时土崩瓦解。“唉”的一声哀叹,朝后四肢向天的,就倒了下去

    readtextc;

    周围那些路过的神魔,愤怒的看了一眼他们。又漠不关心的,继续去走他们的路,看他们的热闹

    食神巨鸟哀叹道:“唉欲坚持兄弟啊你说就他们这些怂货,我们为什么还要,紧赶慢赶的为他们奔波呢”

    欲坚持凄苦地一笑,无赖的说道:“哥哥啊你想一想吧他们诡异古怪,那是他们自身的事情。如果他们无知,我们也不管不理。那么这个世界,早晚都会成为毁灭系,那些冷血的家伙们,杀戮生灵的屠宰场的你我可以无所谓的活着,那我们的家眷亲友们呢他们将永远生活在,那些恶魔的屠刀之下我们的子孙后代,将永无安宁之日”

    食神巨鸟一愣,嘴里喃喃的说道:“难怪老子,在九级重神上面,呆了接近三千万年,总是成不了幻神原来老子一直悟不出,精神上的道道,脑袋里面少了几根筋啊”

    欲坚持哈哈一笑:“天底下,少筋的家伙,多了却咯又不多你一只鸟鸟”欲坚持的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在叫嚣:成就大家,才能成就自家啊你懂个屁

    两位妖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八条蜈蚣也一脸的得瑟巨鸟将头一昂,十分不屑的说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你们瞧瞧,你们那个怂样只不过就是八个小超神,两个小主神还没有一个,入得了重神的范呢老子当重神,都当了,五千来万年了你们觉得好笑得很么连一只鸟鸟都不如”

    神鼠听到食神巨鸟,说鸟鸟。立刻回到:“妈妈我要撒尿尿”

    “哈哈哈哈哈哈”瞬时之间,欲坚持与两妖精及八条蜈蚣,扑倒在了街上滚扫着大街,往死里的大笑

    食神巨鸟二白眼一翻,向后“轰隆”一声倒下,努声说道:“奶奶的熊老子晕死丢了那个去啊你还真会找时间”

    神鼠不理众位神魔,跑到一栋豪宅的门口旁。掏出家伙事,使劲的撒起了欢就在此时,一位怒声怒气的看门大神,猛然的向神鼠飞扑而去嘴里惊慌失措的大声吼叫着:“干嘛干嘛这里不是撒尿的地方”嘴里说着伸手就是一拳

    欲坚持一行,没有想到,会有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再加上距离又远,根本就来不及救援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神鼠,被那位看门的大神,猛的一拳击打在胸口之上。“啊”神鼠就像那一片风中的落叶,向身后惨叫着,横飞而去

    欲坚持立时惊恐万分,飞快的翻身激射而起,像一道残影划过街道极快的伸手一抓,将神鼠所受的拳风神力,消去了一半

    食神巨鸟刚刚还气得,想一手捏死神鼠的现在一见那看门的大神,竟然敢对自己的神鼠兄弟,痛下毒手心里一股父爱,竟然莫名其妙的升腾而起全身怒火中烧,双眼惊恐的睁大,一声惊天的怒吼:“给老子纳命过来”

    食神巨鸟的这一声怒吼,直将空气炸得粉碎,向千万里的远方横冲直撞而去两妖精主神,立马脸色一白浑身颤栗八条蜈蚣也是脸色突变

    那位大神,立马就被这声剧烈的猛吼,给震飞了起来猛然张嘴狂喷鲜血。将那院墙横扫而塌,向后狂飞激射

    “轰隆轰隆”天地间不停的乱响似乎整个天地都在回应着,食神巨鸟的愤怒与张狂

    欲坚持,在食神巨鸟猛喝爆炸的瞬间,运起神力将数字神鼠,一下子保护了起来。

    随着巨鸟的怒喝声刚停,一个威严的声音,怒气冲冲的飞快传来:“何方神圣在我怒魔,怒为情的地盘上撒野”声音未落,一位一千来里的重神,从天而降用一双五六十里大的巨眼,喷得出火的怒视着,现场所有的神魔

    食神巨鸟一听对方,说他撒野,怒气未消恶念又起,张狂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你巨鸟爷爷,就在这里撒野了你能把我怎么的吧”

    怒魔,怒为情立马愤怒的,还击着说道:“哈哈哈你以为,你一个重神九级半的鸟鸟,能够随意在我,怒为情的地盘上撒野么”

    食神巨鸟张狂的大笑道:“奶奶的熊说那么多干什么手底下见真章。”

    怒为情张狂的怒道:“好好”随即聚起了神意,全身怒火中烧。只见那火焰,瞬时间将他包在了中间,冲天而起竟有一两千里来高

    食神巨鸟也不甘示弱,在这同一的瞬时里,身体暴涨而起,也有一千五六百里来高

    欲坚持,一见巨鸟又要开始,不分青红皂白的干仗。立马护住神鼠大声的喝道:“怒为情哥哥,还请停手在下欲望之魔,欲坚持在这里给哥哥行礼了”

    怒为情一愣,怒声怒气的说道:“你就是,欲坚持老弟”

    欲坚持回道:“正是在下”食神巨鸟一见欲坚持出来发话,嘴里轻哼一声,心里想道:奶奶的熊这架又打不成了这日子活得憋屈啊

    怒为情怒声说道:“你与我的事情,待会再说。等我收拾了,这张狂撒野的呆鸟再说”

    欲坚持,打着哈哈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好笑啊好笑”

    怒为情,不明就里的问道:“兄弟,你笑什么”

    欲坚持笑道:“我笑,你一个主管重神,是何等的英明神武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与一位奴仆动手”

    readtextc;

    怒为情,立时散了燃烧的怒火,怒声问道:“我又怎么,不分青红皂白了”

    欲坚持接道:“你都不知道,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你就同我的奴仆,要对干起来了这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又会是什么”

    怒为情觉得自己,似乎确实有点冲动,随即怒声怒气的问道:“那你说说,刚才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欲坚持说道:“我们刚才看见,你们这里有个父亲,吼叫着,喊儿子打他的事。一时好奇,就走过去观看去了谁知我怀里的这个傻孩子,一时内急,趁我们不备,跑到墙角撒了泡尿结果被你们这里的,一个看门的大神,给一拳就打飞了起来要不是兄弟眼急手快的话,我这位白痴小兄弟,今天不死也得残废了”

    怒为情哈哈一笑,怒声怒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呢”

    欲坚持张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直笑得怒为情心里发毛

    怒为情难受的问道:“你笑那么张狂,干什么”

    欲坚持,刻意又笑了一会,觉得把怒为情笑傻了,方才接道:“你认为我欲坚持,现在身为欲成魔,欲霸天的三弟。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同你撒谎”

    怒为情,只能淡淡的怒声说道:“这个不大可能”

    欲坚持接道:“那么你认为,一个能将死沉沉杀死的欲坚持,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同你撒谎”

    怒为情立马蔫菜了,但他作为,怒魔系144444号区域的主管重神。那能随便就低头,说自己错了的呢今后他还怎么,厮混得下去呢随即将话题一转,不知兄弟此次,来到哥哥这里所为何事”

    欲坚持于是将,恐万物所托一事一说。

    怒为情,怒声怒气的看着欲坚持说道:“这件事情,好办得很嘛既然你来到了,哥哥的地盘上了。你总得赏个薄面,让哥哥尽一下地主之谊吧不然他们还以为哥哥,吝啬得很呢”

    欲坚持见推脱不过,何况刚才与他,产生了一点摩擦。将来这些家伙,对我来说,可还有大大的利用机会啊接触接触也好于是双手一恭,将头一点,爽快的笑道:“哈哈哈哥哥扯远了哥哥扯远了怒魔系好客,那是出了盛名的了好啊好啊兄弟我,正是求之不得咧哈哈哈”

    两神魔竟然对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只是欲坚持笑得爽朗,酣畅怒为情笑得愤怒痛快虽然他们笑得并不融合

    巨鸟无赖的将头一摆,心里想道:奶奶的熊刚才要同他打架干仗,现在倒好,还得到他家里去吃饭就餐这个家伙别憋着什么坏屁,给老子摆什么,什么鸟,宴席吧”

    第八章  :儿子的出息

    两个迷得死天地的妖精,一见欲坚持又搞定了,一位区域重神。心里那个美啊是臭美至极

    龙蛇女心里想道:嘿嘿嘿看来选择逆天的家伙做老公,就是好啊让我销魂心痒不说,还可以风光无限荣耀连连呢杂交就杂交了吧反正老妈都是这样子的,我靠奶奶的熊谁怕谁呢咋学着那呆鸟说鸟语了呢嘿嘿嘿管她呢爽快舒心就好只是这该死的狐狸精,哼太讨厌了

    火狐狸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家伙,好让我迷情难拔啊操又痒了不是,又痒了不是咋老想同他,干那事呢我就真的那么骚么哎呀咧没法啊没法啊这该死的的欲望,让我身不由己啊该死的,死蛇,同我抢老公靠

    两妖精竟然互相仇视的,对望了几眼。都是一副,想要干死对方的表情

    巨鸟对于两妖精,互相之间的那点事情,并不在意。他年青的时候,那多风流啊妻妾成群啊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子孙后代了呢那天弄死那龙灵蛇,也就是发现他有,吃鸟鸟的举动而已心里想着还没当上幻神,本来就难受。看着他那长相又不顺眼,就把他干掉了谁知道,他老妈嫁的龙族,那么牛逼呢管她的呢反正那事,欲坚持兄弟给老子摆平了

    七条蜈蚣心里乐开了花:哈哈哈又受到主管重神的邀请了跟着这逆天的家伙,就是风光啊长洋盘啊唯有蜈蚣老三,嫉妒的瞥了一眼欲坚持随后又花花痴痴的,偷偷瞟着,两个迷得死天地的妖精去了

    怒为情恭手一礼,愤怒的说道:“兄弟请”

    欲坚持客套的回了一礼:“哥哥请”

    怒为情竟然走到那,垮塌的豪宅门口。将手一礼,做了一个里面请的手势,率先走了进去

    食神鸟立马惊呆了心里胡乱的想道:奶奶的熊这也太冤家路窄了嘛他要是对我们不利,还好说。要是他根本就不想,报复我了那我这老脸,咋能进去嘛待会还得在他家里,成为座上宾,喝酒吃菜这这也也他奶奶的,太囧迫了嘛我这倒霉催的唉

    欲坚持一见,怒为情向那垮塌的豪宅里行去。心里一下子,就乐开了花:嘿嘿嘿我这头脾气暴躁的鸟鸟。这回又把事情,弄得有趣好玩了吧待会我看,你那张亿年老脸往哪里搁啊哈哈哈欲坚持刻意不理巨鸟,领先走了进去。

    两个迷得死天地的妖精,冲着巨鸟幸灾乐祸的一笑,转身挤抢着,向欲坚持的屁股后面追去

    七条蜈蚣,看到巨鸟站在那里犹豫,不敢率先而行。只好礼貌的站在门口,刻意的等着巨鸟。蜈蚣老三心慌意乱的,被老大抓住一只胳膊,强行的站在老大身边

    readtextc;

    食神巨鸟将胆气一提:奶奶的熊死都不怕,还怕丢脸么再怎么不济,老子也不能,被这八个小撇三,给小瞧了啊狠狠的一咬老嘴,死硬着头皮,也走了进去

    待到巨鸟走到里间,只见被他吼飞的那位大神,颤颤抖抖的爬了起来。

    怒为情对着他,万分怒气的说道:“你小子,以后回家去吧我这里太小,用不起你这么大的,大神尽给老子,添乱惹祸”

    大神死低着脑袋,颤颤抖抖的回道:“是是”说着,转身走了

    欲坚持,用十分佩服的口气说道:“难道哥哥,你就不问一下他,刚才事情的经过了么”

    怒为情爽朗的一笑:“哈哈哈你做的事情,都是些逆天,惊得死神魔的事情哥哥,难道还不能相信你么”

    欲坚持诚挚的一笑,非常敬重的说道:“看来哥哥也是一位,很有智慧的重神啊”

    怒为情,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喜色:“哈哈哈兄弟过奖了兄弟过奖了哥哥,哪里去找什么智慧啊”

    欲坚持,更加的敬重说道:“要是没有智慧哥哥,又怎么可能当上,这144444号区域,的主管重神呢哥哥,谦虚了哥哥,谦虚了”

    怒为情心里乐开了花:哈哈哈同这个家伙在一起,咋就觉得,这么的开心呢这也是个,有智慧的家伙啊他又逆天,以后看来,还得多多的交流交流啊

    食神巨鸟看着两个家伙,互相的恭维着,心里想道:奶奶的熊又在打官腔了又在打官腔了虚伪啊虚伪啊做作啊做作啊

    龙色女眼里放着精光,一脸的笑意,望着欲坚持。心里想道:这才是应酬的高手啊

    火狐狸刻意的对着欲坚持,迷情的笑着,心里想道:难怪,我的菊儿妹妹痒得难受他这家伙,又性又色,又有智慧男性的经典诱惑版本啊

    随后欲坚持与怒为情,在席间东说南山西说海的,胡乱闲扯了一些,不要不紧的话总之欲坚持尽量往,怒为情喜欢的话题上去,瞎扯胡吹怒为情也十分的配合着,往欲坚持喜欢的话题里钻真的是酣畅不虞,主客爽朗啊

    两个家伙大有相见恨晚,久别重逢的意味时不时的站起来大声的吼着:“来兄弟,把这杯干了”“好哥哥,来吧这杯干了”两个迷得死天地的妖精,只能心痛的看着欲坚持。一杯一杯的将那,三里来大的酒杯疯狂的往嘴边送去

    随后经过半天的对决豪饮,两个酒疯子,喝得爽快了怒为情借着酒意说道:“兄弟你还不知道,我们这里什么是爷们吧走,今天哥哥就带你,去见识见识爷们去”

    欲坚持,也借着酒意,酒话连篇的接道:“爷们嘿嘿嘿我喜欢我就是爷们哥哥,你也是爷们”

    怒为情一听这话,一下子,就感动了。满是怒意的脸上,双眼里却噙满了泪花激动哽咽的说道:“兄弟你你这个弟弟哥哥我我要定了”

    欲坚持立马一本正经的,看着怒为情的双眼说道:“好你这个哥哥,我也要定了”

    “哈哈哈哈哈哈”两神魔对视着,哈哈大笑一股生死相托的情谊,在两个酒疯子之间传递将整个硕大的客厅,都萦绕在了里面十几位陪坐的怒魔系重神,也把欲坚持一行,当着了生死兄弟三十来位神魔,尽皆爽朗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随即怒为情吩咐道:“难得我兄弟来到了,我们这里那个:爷们金腰带比赛就提前在今天开始了你们去通知,准备一下”

    立即那几位重神,对着怒为情同欲坚持,抱拳一恭,转身退下安排去了

    怒为情同欲坚持,上完厕所,随意收拾了一下。随后等着,两位迷得死天地的妖精,啰啰嗦嗦的打扮停当。他们一行二十几位神魔,分别坐上十来辆,由四百来里高大的神马兽,拉着七八百里到一千来里,大小不一的华丽豪车。

    欲坚持与两妖精,一齐坐在一架车里。三神魔有点尴尬,有点暧昧的眼光,闪来闪去马车快如闪电的,向城镇中心疾驰去

    来到城镇中心的广场上时,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只见那广场上,搭着无数的高台。那些高台上已经站立着,一对对的父子。

    欲坚持心里一惊:难道他们待会,真的会像今天早上一样。做出那等忤逆的,儿子暴打父亲的行径不成只有打得越狠,这儿子才会越有出息这种天诛地灭的行为,难道还成为了,这数万亿计的神魔们地,一种无尚荣耀了么这也太他奶奶的,诡异变态了吧”

    随着怒为情的到来,整个广场所有的神魔,都一齐恐怖的叫嚣着:“怒啊怒啊怒啊”

    怒为情领着欲坚持一行,下了神马拉着的豪车,来到了一个高高的看台之上。一位主事的重神,看着这行神魔就坐好了。嘴里立刻大声的嚎叫道:“怒魔系:爷们杯,金腰带决赛,现在开始”

    第九章 :无尚荣第耀

    广场上的所有神魔,竟然奇迹般的,立时安静了下来

    readtextc;

    那些站在高台上的父子,竟然正如欲坚持所料想的一样

    所有的儿子都聚起了神力,祭起了拳兽而所有的父亲,都没有一点反抗的准备,只是嘴里大声的嚎叫着:“儿子来啊来打老子啊往死里打啊打不死我,你就不是我的儿啊”

    “来啊来啊我就是,你的仇敌啊你打不死我,你就是怂货脓包啊”儿子你不是想扬眉吐气吗你不是想光宗耀祖吗来啊来打你爸爸啊”

    瞬时之间,整个广场上都是父亲,大声嚎叫着,鼓励儿子挥拳狠凑自己的声音说得快的父亲,还能将整句话给说了出来说得慢的父亲,话才说了一半。他的儿子已经挥拳。将他击打得,临空飞舞了起来

    整个广场上立时之间,全是父亲的哀痛惨嚎之声“啊”“哦”嗯”

    现场观看的神魔,一脸的兴奋激动怒声怒气的神色,万分爽快的在脸上,不停的飞舞似乎,台上的不是同类的父子,在哀嚎蹂躏。而是那漠不相干的野兽,在残杀着同类

    这倒并不会,让欲坚持惊愕恐惧。最让欲坚持,无法理解同恐惧的是:在那高高的比赛台旁,还设置了不少稍微低矮一点的看台。而就在那些看台上,竟然就是那些,正在比赛中的父子的家属,清一色的女性儿子的母亲高声的叫道:“打啊往死里的打啊打死了他我们母子,就好过了啊”“我的好孙子打啊打死了他,你就光宗耀祖了啊”

    欲坚持,坐在怒为情的旁边,万分难以理解的问道:“哥哥啊你们这里怎么会,时兴起这么诡异的比赛呢”

    怒为情,怒声怒气的淡淡回道:“这种比赛,哪里是现在时兴起来的呢那是七千万年以前,欲望系的私欲幻神,欲为私。将我们整片区域,所拥有的那个善良之光,偷走干掉了所以我们这里的神魔,受到创造善良之光的,先神地诅咒。从那时候开始,心里的良知越来越少心里的私欲越来越浓,不到一天的时间心里变态,性格扭曲没过几年,就时兴起了这种:爷们金腰带比赛了”

    欲坚持十分好奇的问道:“那么当年,看守善良之光的,究竟有那些神魔呢”

    怒为情回忆着,淡淡的怒说道:“听我祖上,传说下来。当年看守,善良之光的七情系神魔,他们分别是:喜神系,悲情系,怒魔系,爱神系所以受到先神诅咒最深的,也是我们这四个分系喜神犯的是傻喜悲情犯的是心乱怒魔犯的是憨私爱神犯的是呆美”

    欲坚持有些糊涂,刨根问底的问道:“能不能讲详细点”

    怒为情,怒意纷纷的说道:“喜神之所以喜,是因为他们傻足悲情之所以悲,是因为他们心紧怒魔之所以怒,是因为我们私观爱神之所以爱,是因为他们呆想”

    欲坚持,用自己的理解说道:“哥哥,你看兄弟这样,将你刚才的意思阐述一下,不知对与不对不对的地方,还请哥哥,多多的指教啊”

    怒为情,怒形于色的看着欲坚持,点了点头。

    欲坚持接着说道:“傻足则生喜悦心紧放不开,则生悲情私己之观念,用以对他,则生愤怒呆滞痴想则生爱慕”

    怒为情,鼓着手掌,愤怒的赞叹着说道:“说得好啊说得好啊看来弟弟的思想境界,很高啊”

    欲坚持心里一美,嘴上却说道:“哪里哪里与哥哥比较起来,还差一些,还差一些”

    食神鸟,听着欲坚持嘴里说着:还差一些,还差一些。很是迷糊为什么欲坚持,他不说还差得远呢差得远,才是口头上,常用的顺口话啊

    火狐狸心里却想着:哎呀咧我这老公,好智慧啊奶奶的,痒死了痒死了心痒肺痒,浑身都痒啊尤其是,唉痒得要命啊

    龙蛇女却不大关心,这些事情。她关心的是,台上那些被儿子暴打得,七窍出血的父亲她的心里在哀痛,在流泪,在伤感,在滴血她的父亲,老早就死翘翘的抛下了,他们那些儿女。她从懂事起,就没有了父爱所以父亲这个代名词,对于她来说,太沉重了是她心中永远的伤痛

    龙蛇女突然“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坐在看台上的所有神魔,都本能的向她看了过去欲坚持见她双手紧抓,浑身惊愕恐怖的颤抖着用牙紧紧的咬住嘴唇,直咬得血水四溢。双眼里噙满了泪花,面皮死白,一脸痉挛的变态

    欲坚持,对着食神巨鸟说道:“鸟哥哥,你把龙蛇妹妹,带到场地外面去透会起吧”

    食神巨鸟,认真的一点脑袋。心里想道:奶奶的熊要不是因为你欲坚持,与这怒为情这王八蛋,称兄道弟的话老子在他们一动手,暴打他们父亲时,就已经出手阻止了现在叫老子出去,老子求之不得呢反正是眼不见心不烦嘛

    食神巨鸟,来到龙蛇女的眼前,淡淡的说道:“龙蛇妹妹,你欲坚持哥哥,叫我带你到场地外面去,透会气呢”

    龙蛇女一见巨鸟,将自己的视线挡住了,方才慢慢的回过神来流着泪,哽咽着说道:“可是可是他们还在暴打他们的父亲呢”

    食神鸟,很是沉稳淡定的说道:“妹子难道还不相信欲坚持兄弟,能把这件事情摆平的么他小子有的是办法呢”

    龙蛇女一脸的凄苦,期望眼神看着欲坚持。欲坚持对她很是自信的,点一点头。龙蛇女随即,心有余悸的。慢慢爬上食神鸟的背上,搂着他的脖子,瞬时间,消失在那遥远的天边。

    火狐狸虽然看见龙蛇女,一脸的难受,心里乐开了花但她是狐狸家族的成员。她可知道在这种时候,千万要站在。欲坚持的心理角度去想问题。不然,讨不了好,还会被欲坚持埋怨冷落的所以她也是泪流满面,一脸的恐惧与害怕

    欲坚持看她,比龙蛇女的情绪,要稍微稳定一些。随即对她微微招了,招手。示意她,到他的旁边就坐。欲坚持可不希望,这两个情敌被巨鸟带到一块去。就凭巨鸟的智慧,他还真的不大放心她们能和谐的相处呢

    readtextc;

    火狐狸一见,欲坚持叫她,到他的旁边就坐。心里那个美啊是浑身舒爽,恶痒难堪虽然她想扑过去,就将他当众干掉但是她可是很有智慧的家伙哦她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她任然,强迫的死压住自己的销魂欲望。满脸泪珠盈盈,凄苦无比的向欲坚持走去哽哽咽咽的哭诉道:“他们打自己的父亲打得我的心好痛哦”

    欲坚持一听她那个,销魂迷情的哦子,心里一颤。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关切无比的说道:“好了好了我亲爱的小宝贝哥哥,待会就想法子,让他们都停歇下来”

    火狐狸瘫在欲坚持的怀里,更是恶痒难堪但她任然克制住,自己的欲望。用万分信任的眼光,楚楚动情的点了点头,嘴里万分销魂的:“嗯嗯”吟承了两声

    直把欲坚持,下面的东西,挑逗得胡乱的颤抖要弄死欲坚持的是,火狐狸瘫在他的怀里。感觉到了他的东西地位置,还刻意的在上面,不停的摩擦撒欢

    欲坚持强忍住自己的冲动,心里颤颠颠的叫嚣着:奶奶的熊你要弄死老子啊这是大庭广众呢但他又实在,舍不得将她推开只能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来。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对着怒为情问道:“哥哥。难道你就没有法子,阻止他们这种,忤逆残忍的行为么”

    怒为情,怒意翻翻的接道:“当一种行为,成为了一种习惯,成为了信念变成了信仰你想改变它,是相当困难的我要是强行的阻止,他们这种,忤逆的恶习的话,我当不成主管重神我也活不到今天”

    欲坚持心里一凉

    怒为情突然哽咽了起来哆嗦着嘴唇说道:“我的爷爷,就将他的父亲打死了我的爸爸,也将他的父亲打死了而我还是将我的父亲打死了所以我才具有这无上荣耀的今天”